加载中…

【三国】高平陵事变始末之曹爽的温柔一刀

2022-01-09 23:26:14评论 高平陵事变 曹爽 司马懿 夺权 太傅

【三国】高平陵事变始末之曹爽的温柔一刀

衣赐履按:从这一回开始,我们高平陵事变的前因后果。高平陵事变,是司马取代曹氏的标志性事件,司马懿一举诛杀大将军曹爽及其党羽,之后,司马懿完成了历史使命,放心地闭上了双眼。司马懿究竟什么时候开始琢磨着灭掉曹家的?司马黑们大多认为从入仕那天开始,就琢磨这个事儿了。这是鬼扯。依我的判断,司马懿产生这种想法,并逐步实施,应该始自魏明帝曹叡托孤。前不一定没想过,但不现实,毕竟,曹叡才三十来岁,司马懿已经年届六十了。但是,曹叡英年早逝,接班的曹芳,八岁;而首辅曹爽,与司马懿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那么,只要司马懿身子骨还硬朗,想不产生取曹而代之的想法,都难。

我们在《魏明帝曹叡托孤司马懿之谜(下)一文中,曾经作出推论,曹爽之所以能够出任首辅,是因为他与司马懿、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孙资结成了政治同盟,一起搞废了大将军燕王曹宇及其同伙,照理,曹爽和司马懿应该还处在你侬我侬的蜜月期。然而,那个被普遍认为是庸凡之辈的曹爽,竟然刚刚辅政,就率先向司马懿挥出了温柔一刀

公元239年,正月,魏明帝曹叡去世,太子曹芳即位,时年八岁。大赦天下。尊郭皇后为皇太后,给曹爽、司马懿加封侍中官职,授符节、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各处修建宫殿的劳役,都以曹叡遗诏的名义罢除。

曹爽、司马懿各自领兵三千人轮流在宫内宿卫曹爽因司马懿年长,又德高望重,以子侄辈侍奉司马懿,重要事项,一定会征求司马懿的意见,不敢独断专行。

衣赐履说:以上是《通鉴》上的说法,与《三国志》和《晋书》略有不同。

《三国志·曹爽传》载,明帝曹叡临死前,把曹爽叫到身边,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与太尉司马宣王并受遗诏辅少主。曹叡去世后,齐王曹芳即位,加封曹爽为侍中,改封武安侯,万二千户,特准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

晋书·宣帝纪》载,(司马懿与大将军曹爽并受遗诏少主。齐王即帝位司马懿迁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与曹爽各统兵三千人,共执朝政,更直殿中,乘舆入殿……入殿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嫁娶丧葬都由公家负责,嫡长子司马师任散骑常侍,子弟三人为列侯,四人为骑都尉。司马懿坚决没有接受子弟

衣赐履说:两处记载显示,两人的各种待遇基本相当,曹爽可以假节钺司马懿则没有。另外,司马懿的各种待遇,都是曹芳即位之后才取得的,司马师的官职,以及其他子弟的封赏,都是曹爽一手操办的,显示了两人之间的“革命友谊”。然而,这份“友谊”并不长久。

最初,并州刺史东平国(山东省东平县西南)人毕轨,以及邓飏、李胜、何晏、丁谧等人,都是朝野共知的才子,但是,他们心浮气躁,趋炎附势,急于谋取财富和官位。明帝曹叡在世时,认为这帮家伙都是“浮华”之徒,十分厌恶,全都压制不用。曹爽一直与这些人关系很好,掌权辅政之后立即引荐提升,作为自己的心腹。何晏东汉末年大将军何进的孙子丁谧是丁斐之子(丁斐在潼关战役中,纵放牛马以救曹操;毕轨、邓飏、李胜,也都出身官宦世家

何晏等人为曹爽着想,认为大权不可旁落,必须紧紧攥在自己手里。丁则建议曹爽上奏皇帝,将司马懿的职务由太尉改为太傅,这样,司马懿虽得了一个尊贵的职位,却失了实际权力。以后尚书奏报情况时,都先呈报曹爽过目,以便控制轻重缓急曹爽同意

衣赐履说:史称,毕、何晏等人,受到曹叡的压制,涉及明帝曹叡时代魏国的一桩公案,即,浮华案,我们以后会详细分析。

另,上面的记述给我们一种感觉,即,曹爽一上任,就用了一批奸佞小人,这些人不断撺掇曹爽打压司马懿,导致曹爽从辅政伊始就开始算计、“欺负”司马懿,这就给司马氏最终篡权披上了一件“相对合理”或者“防守反击”的外衣。

那么,曹爽力主司马懿为太傅,究竟夺了司马懿的权没有呢?

《三国志·曹爽传》裴松之注引《魏书》载,曹爽让弟曹羲拟制了一道奏书,大意是说:

我的父亲曹真,奉事三朝(曹操、曹丕、曹叡),在朝则为冢宰(冢宰是朝的官名为六卿之首,亦称太宰。这里主要是突出曹真在朝廷的地位),出征则为上将。虽然我没什么才能,也没什么功勋,但先帝看在我爹的份儿上,重用了我。先帝病重之时,我虽然也忙前忙后,侍疾尝药,但确实没有想到,能够与太尉司马懿一道受遗诏,非常惭愧,我作为首辅,实在诚惶诚恐天下有道之士,要看三个方面,一是德行,二是爵位,三是资历(年龄)。司马懿高明中正,在三个方面值得称道:一是位列三公,声名卓著,足以服众;大义处事,足以领率部下。二是怀大略,既能治国,又善带兵,功勋等身。三是万里回师,接受遗诏(指曹叡临终前特将还在征讨辽东回军路上的司马懿召回接受托孤),辅佐皇上,众望所归总之,历史上的辅政名臣,都没有能赶得上司马懿的我只有一个空名,却在司马懿之上,这让天下人都认为,朝廷不是重用才人,而是宗室为亲。我并非不知进退之辈陛下聪明仁圣,如果觉得我说得还有道理,应该任命司马懿为太傅、大司马这样,上则彰显陛下任用贤才之明,中则让司马才尽其用,使愚臣免遭讪谤讥笑

魏帝曹芳于是让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孙资下诏,大概意思是

先帝一直认为太尉司马懿忠诚能干,早就应该加封。如今,大将军曹爽推荐太尉为大司马,既合先帝本,又显示曹爽的谦逊美德曹爽和司马懿实在是相得益彰,即使是辅佐周成王的周公旦、召公奭等人,也比不上他俩啊但是呢,考虑到柏人彭亡的事,特任命太尉司马懿为太傅。

衣赐履说:曹爽建议任命司马懿为太傅、大司马,但魏帝曹芳只批准司马懿为太傅,并未加封大司马,为什么?


那么,太傅与太尉,哪个权力大呢?

我们以前多次讲过,东汉的三公,地位尊崇,大略上,太尉主军事,司徒主行政,司空主监察,但实际上,在权力运行中,这老几位往往是插不上手的,说什么都不算。东汉政府的权力核心在尚书省(有时候在中书省),所有政务都通过尚书上传下达。如果三公加封了“录尚书事”,也即,有“掌握宫廷机要”的权力,那么,尚书事务就要向他们汇报,由他们作出处理;如果没有加封“录尚书事”,则三公基本上就相当于是虚职

也就是说,太尉这个职务,本身并没有实质性的权力。

而太傅的地位,比三公还要高,但也是个虚职,有没有实际权力,也要看他有什么加封,特别是,有没有“录尚书事”。太傅录尚书事的先例还是不少的,比如,汉章帝刘炟去世后,他媳妇儿窦皇后升格为窦太后,任命前太尉邓彪为太傅,录尚书事,百官各统己职,听命于太傅。再如,东汉末年,大将军何进主政,任命袁绍的叔父袁隗为太傅,录尚书事。

因此,司马懿是不是被夺了权力,要看他有没有“录尚书事”,他是太尉还是太傅,毛关系都没有。

《三国志·三少帝纪》载,二月二十一日魏帝曹芳下诏说:

太尉司马懿体道正直,尽忠三世,南擒孟达,西破蜀虏,东灭公孙渊,功盖海内。现提升他为太傅,持节统兵都督诸军事如故

曹爽并没有把司马懿撸得一干二净,虽然用太傅这个尊贵头衔换走了“录尚书事”的权力,但还是给司马懿保留了“持节”和“统兵都督诸军事”的权力。

于是,曹芳任命司马懿太傅,曹爽的几个老曹羲担任中领军,曹训担任武卫将军,曹彦担任散骑常侍、侍讲,其余兄弟都以列侯身分侍从,出入宫廷禁地,尊贵宠信一时无双

衣赐履说:通鉴里,把“持节统兵都督诸军事如故”这句话删掉了,给人感觉司马懿已经完全被架空,是不准确的。但是,我们可以判断,从这次任命开始,曹爽派和司马派就明着暗着开始杠起来了。只要都对权力还有觊觎之心,还想说了算,那势必要争斗,而且,必须争出个你死我活,方能结束。

之后,曹爽对待司马懿,表面上依然恭敬有礼,但很多决策不再征求司马懿的意见。曹爽讨厌吏部尚书卢毓,就把他升任为尚书仆射,而让何晏取代卢毓任命邓飏、丁谧担任尚书,毕轨担任司隶校尉何晏等人仗着曹爽宠爱,大肆弄权,凡迎合他们的人就提拔使用,凡违抗他们的就罢黜斥退,朝里的干部都看风向行事,不敢违抗他们的意旨。

黄门侍郎傅嘏(读如古)对曹爽的弟曹羲说:

何晏这个人,表面上温文尔雅,但内心浮躁,喜欢耍小聪明,占小便宜,而不追求正道大义,我担心不断迷惑你们兄弟,这将导致真正的人才离你们而去,朝政也就随之荒废了。

何晏等人听说之后,对傅嘏怀恨在心,找个由头儿免了他的官职。

不久,曹爽把尚书仆射卢毓调出尚书省,担任廷尉。紧接着,毕轨上奏诬告,卢毓被免官,朝廷干部为卢毓冤,只好又任命他为光禄勋。

大将军长史孙礼耿直不屈,曹爽觉得他很讨厌,把他外放为扬州刺史

衣赐履说:曹爽一朝大权在握,立即开始享受行使权力的快感,但是丝毫没有体会到权力可能带来的反噬。他就像一个手持利刃的孩子,切瓜砍菜,好不快活。但是,司马懿既不是瓜,也不是菜,而是恶狼,而是猛虎,你割下了他一撮毛,他就会要了你的命。而且,司马懿会团结你打击的每一个人,联合起来,给你致命的一击。


我的音频版《衣赐履读通鉴》已经上线喜马拉雅平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二维码订阅收听。


【三国】高平陵事变始末之曹爽的温柔一刀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三国】高平陵事变始末之曹爽的温柔一刀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