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王莽:朕要封十五个单于!

(2019-05-27 00:28:46)
标签:

王莽

匈奴

改名

新匈奴单于章

汉匈关系

分类: 读《资治通鉴》

衣赐履按:今天讲一下王莽是怎么把跟匈奴的关系搞掰的。

我们先回顾一下匈奴的情况,从咱们最熟悉的王昭君的第一个老公呼韩邪单于讲起。为什么说是第一个老公?因为呼韩邪死了之后,王昭君又嫁给了呼韩邪的儿子复株累若鞮读如滴单于

【读通鉴】王莽:朕要封十五个单于!
【呼韩邪来朝】

51年,呼韩邪单于到长安朝觐汉宣帝刘病已,正式向汉朝臣服(详见拙文《匈奴没落之单于来朝)。前33年,呼韩邪又一次来到长安,此时宣帝刘病已逝世,元帝刘奭在位。呼韩邪表示要当刘奭的女婿,刘奭就挑了个宫女嫁给了呼韩邪,这个宫女就是王昭君,为呼韩邪生了个儿子叫伊屠智牙师。

31年,呼韩邪去世,儿子栾提雕陶莫皋(单于家姓栾提,呼韩邪单于名叫栾提稽侯珊)继位,是为复株累若鞮单于复株累若鞮单于继承了老爹的位子、权力、财产,也继承了王昭君,王昭君给他生了俩闺女,大的叫须卜居次,小的叫当于居次(居次是公主的意思)。

衣赐履说:呼韩邪单于归附汉朝之后,匈奴对汉朝是从骨子里仰慕,汉朝以孝治天下,故皇帝的尊号里,除了高皇帝刘邦,都带一个“孝”字,如孝惠帝、孝武帝、孝宣帝,单于非常羡慕,匈奴人称“孝”为“若鞮”,就在自己的封号里加了“若鞮”二字。

20年,复株累若鞮单于去世,老弟栾提且糜胥继位,是为搜谐若鞮单于。

12年,搜谐若鞮单于去世,老弟栾提且莫车继位,是为车牙若鞮单于

8年,车牙若鞮单于去世,老弟栾提囊知牙斯继位,是为乌珠留若鞮单于。

公元13年,乌珠留若鞮单于去世,老弟栾提咸继位,是为乌累留若鞮单于。

公元18年,乌累留若鞮单于去世,老弟栾提舆继位,是为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直到公元46年才去世,由儿子栾提乌达鞮侯继位。

呼韩邪单于有六个儿子当了单于,真当得“英雄父亲”这个称号!

衣赐履说:不知大家注意没有,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们继承单于大位,基本上是兄终弟及,王昭君不是跟呼韩邪生了个儿子伊屠智牙斯吗?他跑哪儿去了?伊屠智牙斯大约是呼韩邪的小儿子,据说九哥栾提舆当单于当得过瘾,想把位子传给儿子,干脆把老弟伊屠智牙斯给做了。

公元2年,平帝刘箕子时期,王莽任大司马,发起了一个改名运动,他不但要求汉朝人都改为一个字的名字,同时派人到匈奴,暗示乌珠留若鞮单于,只要他上书表示仰慕天朝文化,改成一个字的名字,朝廷必有厚赏。匈奴人连后妈都能娶了当老婆,改名字实在是无所谓的事,而且能从汉朝得到很多好处,乌珠留若鞮单于眼都没眨一下,就把自己的名字从囊知牙斯改为“知”,王莽大为高兴,认为这是匈奴受到中华文化的礼教洗礼,是自己抚平四夷的一个重大胜利,派使节前往匈奴,对单于赏赐无数详见拙文《西羌部落:俺们那嘎达禾苗一丈高!

衣赐履说:栾提知是呼韩邪单于第五个儿子,他之后,老六叫咸,老七叫乐,老九叫舆,伊屠智牙斯大约是最小的一个,我们不由想问,他的那些哥哥们可都是匈奴纯爷们儿,他们都把名字改为单字的了,而伊屠智牙斯身为半个汉族人,为什么反而没有改名?史书上记载他是被九哥栾提舆干掉的,也许需要打个问号,没准儿他早在王莽要求匈奴改名之前就死了,栾提舆干掉的可能是另外一个兄弟。

公元9年,大新朝成立,王莽为了向全天下证明新朝兴起合于天道,于当年天任命了十二个五威将,让他们带队到四面八方宣扬各种符命神秘文件”。

衣赐履说:这些符命分为三大类四十二条,多是哪里出现黄龙、哪里雌鸡变为雄鸡、谁谁献上金匮册书之类的事情,都可通过某种方式推导出汉室当败、新室当兴

每个五威将设左、右、前、后、中五个帅,称五威帅。东方的到达玄菟辽宁省沈阳市、乐浪郡(朝*鲜*平*壤*市、高句骊王国(首都国内城,吉林省集安市和夫馀王国(大兴安岭东东北平原)。赴南方的越过边境,途经益州郡(云南省晋宁县东晋城镇,将句町王云南省广南县贬为句町赴西方的抵达西域新疆及中亚东部,将各国国王,全改为

赴北方的五威将王骏等六人抵达匈奴,向单于栾提知黄金、丝绸等贵重礼物,说明新朝接受天命取代汉朝的情况,并更换汉朝颁发给单于印信。原来的印文是匈奴单于玺,王莽更改后的印文是新匈奴单于章。五威将宣读诏书要求收回汉朝旧印信授给栾提知印信。栾提知拜了两拜,接受诏书。翻译官上前,栾提知身上取下旧印信,栾提知抬起手臂配合解印站在一旁的匈奴左姑夕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对栾提知老大,咱还没看到新印的印文,就这么把旧印交了不妥吧?栾提知想想也对,就放下手臂,不准翻译官解绶带。

当晚,栾提知宴请五威将一行,向王骏敬酒祝寿。王骏表示旧印信还是交还给我们吧

栾提知就让翻译官把印信解下来了

左姑夕侯再提醒说老大,我们还没看见印文诶!

栾提知你就别瞎担心了,印文怎么会变!

栾提知接收新印后,也没打开查看就张罗着和五威将帅们喝起来,一直喝到半夜才散,宾主尽欢回到歇息处,五威右帅陈饶对大家说刚才姑夕侯怀疑印文,差点就让单于拒绝交印,如果他们查看新印,发现印文变肯定要索旧印,到时咱恐怕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怼回去的,如果旧印已经到手而又失去,传出去可就丢大人了,不如直接砸碎,以绝后患

五威将王骏和其他五威帅们还在犹豫,陈饶是燕地(所谓“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那个“燕”)人,果然暴脾气,见这帮货都不吭声,抄起一把斧子就把旧印砸个稀巴烂

第二天,栾提知果然派右骨都侯来索取旧印,表示汉朝的印信称,不称,而且印文中(匈奴单于玺没有这个字,王以下的印才有字,”,如今,单于的改成,又加上新匈奴单于章搞得单于之间没有分别。

王骏等人就已砸碎的旧印拿给右骨都侯看,解释说新朝顺应天命,制定新的印信所以旧印由我们自行销毁,单于应该接受上天旨意,奉行新朝制度!

右骨都侯没办法,只好回去报告栾提知。栾提知见事已至此,而且又得到很多新朝的赏赐,便派弟右贤王栾提舆带着进贡的马牛,随五威将帅前往新朝致谢,同时上书新朝,要求重用旧印。五威将帅回国途中,经过左犁污王栾提栾提知的弟弟,栾提舆的哥哥的地,看到很多乌桓内蒙古西辽河上游人,栾提是怎么回事。

原来,王莽当权后,曾经向匈奴颁布了关于处理降人的四项条例规定汉人逃亡匈奴的,乌孙人逃亡匈奴的,西域诸国接受朝廷任命印信的官员逃亡匈奴的,乌桓人逃亡匈奴的,这四种人,匈奴一概不许接收。后来,护乌桓使者乌桓保安司令,汉朝所置通告乌桓部落,不要再向匈奴进贡兽皮布匹。乌桓向匈奴进贡已经持续了百多年,突然拒绝进贡,匈奴大怒,直接派人抓了乌桓部落酋长,捆吧捆吧大头儿冲下挂了起来。酋长的兄弟勃然大怒,击杀匈奴使者。单于从上下文看,此单于为栾提知的可能性比较大听说左贤王攻入乌桓,一顿杀戮之后掳掠妇女儿童近千人而去,安置到东部地区,告诉乌桓说,拿牛马、兽皮和布匹来赎!乌桓人带着财物牲畜去赎俘虏,匈奴收下,但却不俘虏还给人家

五威将帅看到的,就是这批被掳掠来的乌桓人。

栾提向五威将帅说明情况后,五威将帅说从前,中国对匈奴有四项约束,其中一项就是不可以接受逃亡投降的乌桓人,赶紧把他们回去!

栾提咸说这个事儿我做不了主,得请示单于。

栾提知得到消息,就让栾提咸问五威将帅,应当从塞内遣返他还是从塞外遣

五威将帅不敢决定,上报王莽。

王莽答复从塞外遣返。

五威将帅回到常安(长安)后,王莽把五威将为子爵,五威帅封为男爵。只有陈饶,因为砸毁匈奴旧印有功,虽然是五威右帅,但与五威将同等待遇,封为威德子。

栾提知虽然面儿上接受了王莽的印信,但是对印文的改变十分不爽,既然王莽要求遣返乌桓人,栾提知就派右大且渠西部军区总监蒲呼卢訾等十余人,率领一万多骑兵,以护送乌桓俘虏回国的名义,屯军于朔方郡内蒙古杭锦旗北黄河南岸边塞之外。朔方太守连忙奏报朝廷。

衣赐履说:五威将出使四方是在公元9年秋季,回到常安可能已经到了公元10年,从上下文不好判断。

公元10年,王莽任命广新公甄丰右伯西中国总督出使西域。车师后王国国王新疆吉木萨尔县南须置离听到这个消息,对于送往迎来的庞大开支心有余悸,连国王都不想做了,打算逃入匈奴。西域都护汉朝设置的西域总督,都护府设乌垒城,新疆轮台县东北但钦召来须置离,一刀砍了。须置离的哥哥辅国侯狐兰支,率领须置离部众二千余人,逃入匈奴归降。栾提知受降,派兵与狐兰支联合攻击车师,斩杀车师后王国后城长王城司令,击伤西域都护司马,然后返回。

【读通鉴】王莽:朕要封十五个单于!
【西域督护府】

衣赐履说:听说汉朝要派使节出使西域,恐怕迎来送往开支巨大,须置离就吓得连国王都不做了,这不是骗鬼呢吗?车师后国位于乌鲁木齐附近,在西域的中部偏北,在它与中国之间,还隔着数十个国家,要说担心接待费太高而投降匈奴,哪儿轮得到他啊!实际上,车师与西域都护府所在地距离不远(车师在乌市东边一点,都护府在南边偏西一点),我推测,但钦可能与须置离有矛盾,于是杀了须置离,找个理由罢了。

同一时期,戊校尉汉朝官名,掌管西域屯田事务,为屯田区最高长官刁护身体不适,戊校尉史(指挥部秘书陈良、终带司马丞参谋部秘书韩玄右曲侯(西部防卫官任商共同商议说西域各国多有背叛,匈奴大举侵袭,我们随时都可能性命不保不如杀掉校尉,率领众人投降匈奴。

于是,这帮家伙刁护跟他的儿子、兄弟,裹胁戊己校尉全部文武官员,及眷属男女,约二千余人,投奔匈奴。栾提知任命陈良、终带同为乌贲都将军,把他俩留在身边,时不时请过来喝酒,以示关爱。

公元11王莽派中郎将皇家警卫指挥官蔺苞、副校尉副指挥官戴级率兵一万,携带大量金银财宝前往云中郡(内蒙古托克托县边塞,打算引诱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们,把匈奴土地分为十五块,依照顺序封十五个单于呼韩邪具有强大的生殖能力,他都死了四十多年了,在世的儿子居然至少还有十五个之多。蔺苞、戴级派翻译出塞,将左犁污王栾提咸,以及栾提咸的儿子栾提登、栾提助等三人,诱骗到云中。他们到达后,一番连哄带吓,就把栾提咸为孝单于,栾提助为顺单于孝顺单于,真有莽哥的,呵呵),都给重赏,然后把栾提登、栾提助送到安。王莽封蔺苞为宣威公拜为虎牙将军封戴级为扬威公拜为虎贲将军。

衣赐履说:《汉书》原文为“使译出塞诱呼左犁污王咸、咸子登、助三人”,一般认为翻译官诱骗了栾提咸,以及他的儿子栾提登和栾提助,我认为这么译是错误的。从上下文看,王莽本来是要封十五个呼韩邪单于的儿子为单于的,骗过来仨,却只封了栾提咸和栾提助,而没有封栾提登,说明,咸和助是哥儿俩,都是呼韩邪的儿子,栾提登是呼韩邪的孙子,所以不能封单于。古文简练,一至于斯,真让我等头大。

栾提知听说王莽突然给自己的俩弟弟也封为单于了,这个气啊,咆哮说我老爹受过汉宣帝的恩惠,我们当然不能辜负王莽是什么东西,他凭什么坐上皇帝宝座!

于是派出部队进攻云中郡,大肆屠杀中国官民随后,栾提知下令左右部都尉东西两大军区司令、沿边亲王,随时入侵中国边塞攻掠,规模大时有一万余人,中等规模有数千人,规模小时则数百人。他们击杀雁门郡(山西省右玉县太守、朔方郡(内蒙古杭锦旗北黄河南岸太守,及这两郡的都尉,掳掠官吏百姓、牲畜财产,不可胜数,沿边一带郡县顿成焦土

这还了得!莽哥下令,向匈奴开战!

衣赐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国与匈奴,迟早要干仗,只不过,从前51年呼韩邪单于朝觐汉朝以来的六十多年,的确是汉匈之间的蜜月期,栾提知与汉朝、新朝间还没有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王莽耍些小聪明小把戏,重新点燃与匈奴的战火,既很无谓,也有些无厘头。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王莽:朕要封十五个单于!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