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赵充国平西羌之老将当仁不让

(2018-11-09 00:11:01)
标签:

赵充国

汉宣帝刘病已

西羌

平定资治通鉴

分类: 读《资治通鉴》

衣赐履按:宣帝刘病已是西汉中兴之帝,文治武功颇为了得。从今天起,讲刘病已的武功。第一个讲老将赵充国。在写这一段时,我数次被赵老爷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的功绩,我个人感觉应该是比不了之前的卫青、霍去病,甚至也比不了之后的陈汤,但老爷子的英雄豪壮之气,不但勃发于战场,而且光耀于朝堂!可以说,在对待如何平定西羌问题上,赵老爷子以一人之力,征服整个朝廷,特别是与皇帝之间的你来我往争论交锋,着实让人替他揪心——每一道奏书都可能招来灭门之祸;然又让人为之血热——每一道奏书上都是满满的报国之心,每一句话都散发着浩然正气。

【读通鉴】赵充国平西羌之老将当仁不让
【古稀老将赵充国】

赵充国,字翁孙,陇西(甘肃省临洮县)上邽(甘肃省天水市)人,后来迁移到金城郡(甘肃省兰州市)令居(甘肃省永登县西)。赵充国资格很老,早在前99年,他就以假司马(副军政官)的身份,随贰师将军李广利从酒泉郡(甘肃省酒泉市)出塞,进击驻守天山(新疆东北部)的匈奴右贤王。起初战事顺利,格杀及俘虏匈奴一万余人,但在退兵时陷入匈奴包围。李广利缺粮,将士伤亡惨重。幸亏赵充国率敢死队一百余人,将匈奴包围圈冲出一个口子,李广利率大军紧跟其后,得以逃脱。此役,汉军阵亡十之六七,赵充国受伤二十余处。李广利上奏朝廷,刘彻专门召见赵充国,一边抚摸他的伤疤,一边发出叹息,封为中郎(皇家警卫官)。

之后,赵充国平定氐(读如低)人造反,俘获匈奴西祁王,辅助大将军霍光尊立宣帝刘病已,一步一步做到后将军、少府(宫廷供应部长),封营平侯。

赵充国功劳很多,但通鉴和《汉书》上只重点记述了平西羌,这为他壮烈的一生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初,武帝刘彻开辟河西(河西走廊,甘肃省中西部)四郡(酒泉郡,甘肃省酒泉市;张掖郡,甘肃省张掖市;敦煌郡,甘肃省敦煌市;武威郡,甘肃省武威市),切断了羌人与匈奴的联系,驱逐羌人各部,不让他们居住在湟中地区(湟水,青海省东北部一条重要河流,发源于青海湖东北,向东南流,又称西宁河。在甘肃省永靖县北,注入黄河。湟中,指湟水流域,也就是青海湖至黄河跟湟水入口之间约四万平方公里地区。土地肥沃,一向是西羌诸部落居住地,西羌既被逐出故土,遂向西及西南迁徙,生活十分困难)。

刘病已继位后,派光禄大夫(特级国务官)义渠安国(义渠,复姓。春秋、战国时期的义渠部落【甘肃省西峰市】后裔。比较有名的是跟秦国宣太后芈八子生了两个私生子的义渠王)巡查羌人各部。羌人中的先零部落首领对义渠安国说,我们的人民生活贫困,居住的地方水草也不好,希望大人能允许我们偶尔北渡湟水放牧,我们肯定不会践踏农田的,这一点请大人放心。义渠安国表示同意,并奏报朝廷。

赵充国听说后,立即弹劾义渠安国擅作主张,但已经来不及了。羌人以汉使曾经许诺为借口,大批渡过湟水,各郡县根本挡不住。

西羌部落很多,各种各样的大小首领二三百个。前62年,最大的先零部落与其他部落的二百多个首领达成协议,互相不再仇视,彼此交换人质,结立盟誓。

衣赐履说:我理解,西羌是汉朝对居住在青海一带的少数民族的统称,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同族的,也有不同族的,先零部落,以及后面要提到的罕部落、开部落等,都是势力比较大的部落。

刘病已就西羌事询问赵充国的看法。

赵充国说,以前,羌人之所以容易控制,是因为大小部落林立,谁也不服谁,不用我们动手,他们自己就打得满头狗血,就如一盘散沙。三十多年前,西羌曾经背叛朝廷,也和这次一样,先是在内部化解仇怨,然后联合起来进攻令居(甘肃省永登县西),朝廷出动大军,历时五六年才平定(112年,西羌十万人反叛,前111年就被平复,到前62年恰好五十年。老赵记错了)。之后,匈奴多次引诱羌人,企图与他们联合进攻张掖、酒泉地区,并让羌人在那里定居。近年来,匈奴西部地区受到困扰(71年,匈奴被乌孙国击败。匈奴事我们后面会专门讲),我怀疑这回羌人的行动,还是与匈奴有关,目前看不出什么动向,但下一步很可能会有大动作,我们应提前做好准备。

几个月后,羌人首领、羌侯狼何(仍留在河西走廊的小月氏族群,位于甘肃省敦煌市阳关西南)果然派使者到匈奴去借兵,企图进攻鄯善国(原楼兰国,新疆若羌县)和汉朝的敦煌郡,隔断汉朝通往西域的道路。

赵充国认为,狼何,是小月氏族,不可能独自订出这个策略,当是匈奴使者已到羌中展开策反活动,西羌诸部落中的先零部落(青海湖东畔)、罕部落、开部落(开读如尖。罕、开二部落同在今青海省同仁县以西)已经和解,订立盟约。等到秋季,粮多马肥,必然有变。此时,应派出使臣,巡视边塞防御情况,该挑拨挑拨,该分化分化,目的是不能让西羌各部落化解仇恨,充分利用部落间的矛盾掌握他们的阴谋。

赵充国建议由酒泉(甘肃省酒泉市)太守辛武贤巡视羌人,刘病已与朝臣商议后,还是派义渠安国去了解各部落的情况。

61年,义渠安国到达羌中(青海东北部),召集先零部落大小头目三四十余人,将其中最为桀骜不逊的当场格杀,又对先零部落发起突然袭击,斩杀一千余人。这下子,羌人诸部落大为震惊,那些本来没打算反叛的部落,以及被汉朝封为归义侯的首领杨玉等,认为平白遭到汉朝屠杀,干脆扯起造反大旗,全体叛变,联合其他种族部落,攻打城池,杀戳官吏。义渠安国也火儿了,以骑都尉(骑兵总监)身分率领二千骑兵进至浩亹(甘肃省永登县西南河桥镇。亹读如门)备战,结果遭到羌人突袭,损失大量车马辎重武器。义渠安国狼狈逃窜,退到令居(甘肃省永登县西),奏闻朝廷。

刘病已收到奏书,就让御史大夫丙吉征求赵充国的意见,看谁带兵出征合适。赵老爷子已经七十多岁了,来了一句,谁也不如我合适

刘病已不好意思打击老头儿的积极性,就又派人旁敲侧击问他说,你估计羌人下步会怎么行动?我们应当派多少人去征讨?

老赵说,百闻不如一见,行兵打仗的事难以遥测,我愿赶到金城,先了解情况,然后向陛下奏报方略。羌人在蛮夷中算是小种,他们逆天背叛,蹦跶不了多久,此事交给老臣,陛下不必担忧。

刘病已笑了,说,之前我还真没注意电视剧里的“诺”是从哪里来的)。

于是调发大军前往金城。四月,派赵充国率领金城军队进攻西羌。

衣赐履说:老将赵充国一出场,就让人有一种血热的感觉。此处,老赵给我们留下一条成语:百闻不如一见

老赵来到金城,等骑兵集结到一万人时,打算西渡黄河,为防止羌军拦截,就在夜晚派出三名军校(指挥官)带人先行偷渡,渡河后立即设立营垒,天色放亮后,大军依次全部渡过黄河。羌军约百名骑兵出现在汉军附近,赵充国说,我军现在兵马劳乏,不能奔驰追击,这都是敌人的精锐骑兵,不易制服,而且有可能是诱兵。我们此战,务将敌军全部消灭,不能贪图小利!

于是,下令全军,不准出击。

老赵派人到四望峡(青海省乐都县西)侦察,发现峡中并无敌兵。于是,又于夜间穿过四望峡,抵达落都山(青海省乐都县)。老赵说,羌人的确不懂用兵之法,假如他们派兵数千,堵住四望峡,我们怎么进得去呢!

老赵带兵,广撒斥候(侦察兵),行军时一定做好战斗准备,扎营时一定使营垒坚固,作战必有作战计划,绝不心存侥幸(又让我想起飞将军李广)。大军从落都继续向西挺进,到达西部都尉府(西部民兵司令部)所在(青海省湟源县)。老赵对军中伙食非常重视,将士们每天吃得饱,没事干,都盼着出去打仗,羌军多次挑战,老赵始终不搭理,战士们憋得嗷嗷叫。

老赵虽然拒不开战,但抓了不少羌军俘虏。俘虏说,各部落首领现在已经吵翻了天了,相互责备扯皮,很多人都说,告诉你们不要造反,如今天子派赵将军率军前来,赵将军已然快一百岁了,用兵如神,现在我们就是想一战而死,都办不到!

最初,罕部落、开部落的一个大佬靡当,派老弟雕库向西部都尉报告先零部落打算造反。没过几天,先零果然造反。而雕库所属的月氏族人,跟羌族的先零部落混居一处,西部都尉就把雕库扣押为人质。赵充国认为雕库无罪,便将其放回,让他转告羌人各部首领,天朝大军,只杀有罪之人,天子要我告诉各部羌人,犯法者只要能主动捕杀同党,就可免罪,按功劳大小赏赐,斩大首领一人,赏钱四十万;中层首领十五万;小头目二万;斩女人跟老弱的,一个一千;并将捕杀之人的妻子儿女和财物全部赐给他。

老赵打算以威信招降罕、开两部落,以及被裹胁反叛的部落,瓦解羌人同盟,破坏反叛计划,等到他们疲惫不堪时,再一鼓歼之。

此时,朝廷已征发内地郡国的军队,加上武威、张掖、酒泉等边郡人马,有六万人。酒泉(甘肃省酒泉市)太守辛武贤上奏说:

各郡军队都屯扎在南山(祁连山),使北部(祁连山以北)空虚,恐怕难以长久。如今羌人日夜不停地进行侵扰,当地气候寒冷,我军马匹不能过冬,我们在武威、张掖、酒泉的军马超过一万匹,绝大多数都很瘦弱。我认为,可以现在多加马料,七月上旬,携带三十日粮,自张掖、酒泉分两路出兵,合击鲜水(青海湖)之畔的罕、开两部羌人。虽未必能够全部剿灭,但可夺其畜产,掳其妻子儿女,然后退兵,到冬天再次进攻。大军频繁出击,羌人必定被吓破胆。

衣赐履说:老赵的战略是分化招降罕、开部落,主要攻击先零;辛武贤主张先扫外围,把先零的小兄弟罕、开等部落干掉,最后再收拾先零。两种主张的冲突,成为后面赵充国与整个朝廷交锋的焦点。

刘病已将辛武贤的奏章发给老赵,听取他的意见。老赵见到辛武贤的奏章,大吃一惊,立即上奏说,辛武贤打算率领万骑分两路出兵,道路迂回远达千里。每匹马载负三十日的马粮,需要米二斛四斗,麦八斛,再加上行装、武器,行动迟缓,根本无法追击敌人。羌人则能够计算出我军进退的时间,或骚扰,或急退,追逐水草,深入山林。我军一旦随之深入,他们立即占据前方险要,扼守后方通路,断绝我军粮道,到时我军进退不能,被夷狄之人包了饺子,这将成为永远洗不掉的千年笑柄啊!而辛武贤认为可以掳夺羌人的畜产、妻子儿女等,只怕是一派空话诶。此外,武威县、张掖的日勒县都是北边要塞,我担心匈奴与羌人有阴谋,可能会大规模进犯,妄想占据张掖、酒泉,断绝我们和西域的通道,因此,动哪里的兵,都不能动张掖、酒泉的兵。先零为叛逆祸首,其他部落多被其胁迫,所以,我的策略是,暂不纠结于罕、开两部落的过失,首先讨伐先零,震慑诸羌部落,他们自会悔过,立场动摇。然后,我们再趁势宣布宽大政策,该赦免的赦免,该减罪的减罪。再挑选了解羌人风俗的干练官员,前往安抚和解。这才是既能保全部队,又能获取胜利、保证边疆安定的策略。

刘病已将赵充国的奏章交给公卿大臣们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先零兵力强大,又有罕、开部落支援,如果不先击破罕、开部落,就不能进攻先零。

衣赐履说:孰对孰错?之后,老赵与整个朝廷展开艰苦斗争,我们后面慢慢讲。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赵充国平西羌之老将当仁不让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