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在贝加尔湖放羊的苏武同志回来啦!

(2018-09-11 01:17:27)
标签:

资治通鉴

苏武

李陵

归汉

把妹

分类: 读《资治通鉴》

衣赐履按:前100年,苏武同志出使匈奴,被卷入一场匈奴的政变之中,被扣留,往贝加尔湖一扔,放羊去吧(详见拙文《这一年,苏武开始在贝加尔湖畔放羊!如今武帝刘彻已去世,昭帝刘弗陵都登基好几年了,咱把别的内容往后放放,先把苏武同志接回来吧,呵呵。

100年,苏武被匈奴扔到北海(贝加尔湖)边之后,匈奴后勤保障很不给力,三天两头断顿。老苏是真不含糊,生命力不是一般地强,他就寻找野鼠洞穴,挖开后把老鼠预备过冬的食物用来充饥(不知道他吃不吃老鼠肉,原文为“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老苏手持汉朝的符节放羊,无论睡卧还是起身都带着,以致符节上的毛缨都掉光了。

【读通鉴】在贝加尔湖放羊的苏武同志回来啦!
【符节上的毛,看来还没掉光呢】

老苏在汉朝时,跟李陵是同事,都是侍中(宫中随从),俩人关系铁磁。正因为此,李陵投降匈奴后,实在不好意思求见苏武(老苏是前100年被扣留,李陵是前99年兵败投降)。很久之后,单于(应为狐鹿姑单于)派李陵到北海拜会苏武。

李陵摆下酒筵,还准备了乐队在一旁助兴。

李陵说,单于听说咱俩情谊深厚,所以派我来劝你,诚心诚意相待。你想回汉朝是不可能了,一个人在这蛮荒之地受苦,你的信义节操,又有谁看到呢!你的两个兄弟,先前已都因罪自杀(大弟苏嘉为奉车都尉【御车总监】,随刘彻到雍县【陕西省凤翔县】,一不小心跌倒,撞坏了车盖支柱和车辕,犯“大不敬”罪,自杀。小弟苏贤当骑都尉【骑兵总监】,随刘彻到河东郡【山西省夏县】祭祀,一位骑马的宦官跟黄门附马【禁宫侍从管马官】争夺船只,骑马的宦官把黄门附马推到黄河里淹死了,逃亡。刘彻下令苏贤追捕,得不到凶手。苏贤恐惧,服毒自杀)。我来匈奴时,你母亲也已不幸去世。你的夫人还年轻,听说已经改嫁别人了。家里只剩下两个妹妹、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他们是否还在人世,不得而知。人的一生,短如朝露,你又何必如此自苦!我刚投降匈奴时,一会儿恍惚,一会儿痴呆,痛恨自己辜负汉朝,还连累老母被下大狱。你不愿归降匈奴的心情,不见得会超过我。况且皇上年事已高,反复无常,大臣无罪而被诛族的有数十家,安危只在一念之间。子卿(苏武的字),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谁呢?

苏武说,我父子既无才德,也无功绩(苏武的老爹苏建,以前我们讲过,跟着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因功封平陵侯,还以将军身份建造朔方城。苏武说父子无才无功,当是自谦的说法),幸得皇上栽培,才得以身居高位,与列侯、将军并列,而且,我们兄弟能够亲近皇上,所以我常常希望能够有机会肝脑涂地,报答皇上的大恩。如今得以杀身报效皇上,即使是斧钺加身,汤锅烹煮,我也心甘情愿!为臣的侍奉君王,就如同儿子侍奉父亲一般,儿子为父亲去死,没有遗憾。希望你不要再说了。

见苏武如此坚决,李陵不再劝说,只谈交情,不论政事。两人一连饮酒数日,李陵说,子卿,请再听我一言。

苏武说,我自己料想必死已经很久了,大王(李陵为匈奴右校王)你一定要我苏武投降,就请结束今日的欢聚,让我死在你的面前!

【读通鉴】在贝加尔湖放羊的苏武同志回来啦!
【没找到两人喝酒的图片】

李陵见苏武一片至诚,长叹道,唉!你真是义士!我与卫律(投降匈奴的匈奴人,详见拙文《这一年,苏武开始在贝加尔湖畔放羊)的罪过,上通于天!

李陵洒泪而去,给苏武留下数十头牛羊。

衣赐履说:武帝刘彻于前87年2月逝世,匈奴距长安路途遥远,估计得到刘彻死讯,也得在数月之后。李陵于前99年投降匈奴,其自己说已过了十多年,与苏武见面时,李陵并没有得到刘彻逝世的消息,那么,这次见面时间当在前89年至前87年之间。

后来,李陵再次来到北海边,告诉苏武刘彻已然去世。苏武一连数月,每天早晚面对南方号啕痛哭,经常哭到吐血。

85年,狐鹿姑单于去世,壶衍鞮(读如低)单于继位。由于其母大阏氏行为乖张,国内分崩离析,非常担心汉军趁机来袭。于是采纳卫律的建议,再次向汉朝要求和解。汉使来到匈奴,要求放苏武等人回国,匈奴回答说苏武已死。

81年,汉朝再派使节前往匈奴,常惠(与苏武一起出使匈奴被扣留的汉朝使节团成员)暗中面见汉使,告诉使者,苏武还活着,教使者见到单于时就说,大汉天子在上林苑打猎,射下一只大雁,雁脚上系着一块绸缎,上面写着苏武现在北海蛮荒之地,请求汉朝救援。

使者大喜,按常惠之言责问单于。单于大吃一惊,向汉使道歉说,苏武确实还活着。于是,将苏武、马宏等人放还。马宏是汉朝派往西域的使者,光禄大夫(特级国务官)王忠的副使,因受到匈奴军队的拦截,王忠战死,马宏被俘,不肯投降,也被囚禁。所以匈奴这次将苏武、马宏二人放回,向汉朝表示诚意。

李陵听说后,摆设酒筵为苏武饯行,说,子卿啊,如今你返回大汉,名声传遍匈奴,功劳显扬于汉朝,既使是史籍所记载、丹青所描画的人物,也没办法与你相比。我虽然愚笨怯懦,假如当年汉朝能宽恕我的罪过,保全我的老母,使我能够忍辱负重,春秋时曹沫劫持齐桓公于柯盟的壮举,又怎知我做不到呢(齐桓公时代,鲁国跟齐国作战,三战三败。前681年,鲁齐两国在柯邑【山东省阳谷县东阿城镇】会盟,鲁国大将曹沫劫持齐桓公,索还被侵的土地,《史记·刺客列传》中有记载。曹沫,即《曹刿论战》里的曹刿),谁知朝廷竟将我家满门抄斩,这是当世最残酷的杀戮,我还能再顾念什么呢!如今一切都已过去,现在不过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罢了!

李陵、苏武泣不成声,互道珍重,从此永诀。

衣赐履说:有人说,司马迁写史心存私念,特别在李陵身上,倾注太多个人感情因素,极力为李陵洗白。王夫之说,白布掉进了墨池,岂能恢复白色?一下子将李陵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此处李陵的心声,自当是苏武回到汉朝后转述的,司马迁已去世多年,显然,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对李陵投降匈奴可能另有企图的推测,似当属实。总之,让人嗟叹。

单于召集当年随苏武前来的汉朝官员及随从,除已归降匈奴和去世的以外,共有九人与苏武一同回到汉朝。苏武一行回到长安后,昭帝刘弗陵诏令苏武用牛、羊、猪各一头,以最隆重的仪式祭拜刘彻的陵庙,封苏武为典属国(移民区总监),中二千石,并赏赐苏武钱二百万、公田二顷(二百亩)、住宅一栋。苏武被扣留匈奴共十九年,去时正当壮年,归来时须发皆白。

霍光、上官桀当年都在宫中任事,都与李陵相善,所以特派李陵的旧友陇西(甘肃省临洮县)人任立政等三人,前往匈奴劝说李陵回国。李陵说,回去容易,但我已受过一次羞辱,不能再次受到羞辱!于是老死于匈奴。

衣赐履说:苏武回汉朝之后,与李陵有过书信往来,李陵有封信,后世称《答苏武书》,对自己最初与匈奴作战到后来投降匈奴,整个心路历程都有所描述,信的末尾写了一句“足下胤子无恙,勿以为念”,胤子,就是子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在匈奴生的儿子很好,我会替你照顾,不用挂念。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一是匈奴对扣押的汉使,也有人性化的措施,基本上都配个媳妇儿,包括之前的张骞,也在匈奴娶妻生子;二是苏武回汉,不带匈奴妻子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孩子都不带回来呢?是觉得丢人吗?

张骞、苏武,在匈奴把妹生子,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英雄气概和光辉形象,刘强东在美国把了一回妹,似乎一夜之间变成道德沦丧的无耻淫棍,我只能说,东哥啊,时代已经变了,纵情有风险,把妹需谨慎,呵呵。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在贝加尔湖放羊的苏武同志回来啦!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