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金屋藏娇:始于童话,终于梦魇

(2018-07-11 00:58:35)
标签:

资治通鉴

金屋藏娇

宫斗

巫术

汉武帝刘彻

分类: 读《资治通鉴》

衣赐履按:前151年前后,馆陶公主刘嫖把五岁的刘彻抱到膝头,指着旁边自己的女儿陈娇,问,小子,姑妈把阿娇嫁给你做媳妇,可好?刘彻说,好诶!阿娇嫁给我,我就盖个金房子请她住。

这段可能是小说家言,有个童话般的名字,叫,金屋藏娇。

然而,这个童话,并没有走“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路子,而是有个梦魇般的结局。

【读通鉴】金屋藏娇:始于童话,终于梦魇
【阿娇啊,皇后要会弹钢琴,得让后宫协调配合,不能就你大拇哥儿自己猛摁哪!】

馆陶公主刘嫖,是景帝刘启的姐姐,姐弟两个感情一直很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刘嫖几十年如一日地给刘启踅(读如学)摸美女,源源不断送到宫里。前153年,刘启立宠妃栗姬的儿子刘荣为太子。刘嫖有个闺女叫陈娇,至迟到前151年,刘嫖找到栗姬,想把陈娇嫁给太子刘荣。栗姬看到这个整天给老公拉皮条的大姑子,火就不打一处来,一口回绝。刘嫖碰了一鼻灰,一扭身来到刘彻的老娘王娡住处,提议结为亲家。王娡二话没说,立即应了这门亲事,当时,刘彻五岁。之后,刘启废了太子刘荣,立王娡为皇后,立刘彻为太子(详见拙文《太后是怎样炼成的之三:二婚头王太后)。

衣赐履说:之后,就有了那个童话般的“金屋藏娇”,这个故事出自一本魏晋时期的志怪小说《汉武故事》,正史上并无记载。不过,不妨碍我们把它当成真事儿,至少,挺有趣。

141年,正月十七,刘彻行加冠礼(西汉王朝,男子十六岁便算成年,戴上成年人的帽子)。正月二十七日,景帝逝世,刘彻继位,陈娇由太子妃升格为皇后。

馆陶公主刘嫖,自恃力挺刘彻继承帝位有功,无休无止地请求赏赐、干预国政,刘彻对她很不满。皇后陈娇,应该改名为“陈骄”,骄横嫉妒,对别的嫔妃严防死守,妄图独霸刘彻,不过,始终未能生育。刘彻对陈娇越来越冷淡,陈娇心中有气,就找老娘馆陶公主刘嫖哭诉。

刘嫖于是开始敲边鼓,多次找到刘彻的姐姐平阳公主,说,皇上如果没有我的帮助,岂能即位?现在,当了皇上了,竟然抛弃我的女儿,他怎么能这样呢?

平阳公主说,姑姑,你别生气,我猜可能是由于阿娇没生儿子的缘故吧。

于是,皇后陈娇为了能生儿子,求医问药,花费了九千万之多,然而终于啥也没生出来。

139年的一天,皇太后王娡找到刘彻,说,你做皇帝还没几天,既没根子,大臣也没有归附你,前向,你要兴建明堂,太皇太后(此时,窦太后还健在)已经很恼怒了,现在又得罪了你姑妈,小心有你好看的!儿啊,为娘劝你一句,女人是很容易高兴的,但要看你怎么去哄她们,你得当成个事儿,慎重对待!

衣赐履说:诸位男同胞,王太后的叮嘱,可谓普世真理:女人是很容易高兴的,但要看你怎么去哄。切记切记,呵呵。

刘彻一点就通,下了点功夫补救和刘嫖、陈娇母女俩的关系,基本上说得过去。

过了没多久,刘彻到灞上举行除恶消灾祭祀,回宫途中,去看望姐姐平阳公主。平阳公主对弟弟刘彻,就跟馆陶公主对景帝刘启一样,极尽拉皮条之能事,把家里美女都拉出来,在刘彻面前排了一溜,刘彻一个也没看上。饮宴的时候,有个歌姬进来唱曲儿助兴,刘彻的眼睛立即直了。平阳公主心说,就是她了。刘彻是性情中人,当即在院子里马车上就宠幸了歌姬。刘彻走后,平阳公主立即把歌姬送到宫中,没过多久,儿子、女儿生了一串,更加受到宠幸。这个歌姬,叫卫子夫,后来成为皇后。他有个弟弟,就是大将军卫青。

【读通鉴】金屋藏娇:始于童话,终于梦魇
【王珞丹版的卫子夫,我很怀疑能否钓得上刘彻】

一个人有了执念之后,若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很容易魔怔。陈娇花了九千万治病求子,毛也没生出一根儿来,眼看着刘彻对卫子夫越发宠幸,几乎气死。陈娇想尽办法,不但挽不回刘彻的心,反而让刘彻越来越烦自己。到了前130年(可以想像,阿娇皇后从前141年到前130年,是怎么煎熬过来的),有人向陈娇推荐了一个叫楚服的女巫师,说是神通广大,可以用法术干掉其他女人。陈娇大喜,就跟着楚服学习各种“技艺”,一个是祭神祈祷,再一个是念咒语咒死情敌(当然是卫子夫),还一个是女人的媚术(不大好想像,呵呵),企图恢复刘彻对她的宠爱。可能动静儿搞大了,事情败露,有人报告刘彻。于是,刘彻指派御史张汤(著名的酷吏)彻底查处。查案是张汤的看家本领,很快查完,相互牵联和被处死的有三百多人,巫师楚服被当街斩首,头颅高悬示众。七月,刘彻赐给陈娇一份册书,收回了皇后的印玺,废去尊号,贬入长门宫。

【读通鉴】金屋藏娇:始于童话,终于梦魇
【这特么要能扎死人,川普早死一万回了!】

刘嫖羞惭恐惧,向自己的亲侄子叩头请罪。刘彻说,阿娇的行为,实在违反道义,不得不把她废黜。姑姑你要相信我,不要听那些闲言碎语,反而疑虑恐惧。阿娇虽然罢黜,待遇仍按照法度供应,居住在长门宫还是正宫,并无区别。

衣赐履说:刘彻至少说了一句实话,就是陈娇住哪都没啥区别,反正都是独守空房。

这段故事,表面看,不过就是一场有点狗血的宫斗戏,似乎与其他朝代没什么不同。但,它却预示了武帝朝的一个独有特色,一股诡异的力量悄然登场,它就像菟丝子,不能单独存在,但一旦与其他政治势力结合起来,以“跳大神”“扎小人”“念咒语”为武器,立即形成核弹般的破坏力,甚至危及政权。它就是,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读历史,品品美食。

【读通鉴】金屋藏娇:始于童话,终于梦魇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