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读通鉴】韩信战无不胜的必杀秘技:胯下之辱

204年,郦食其(读如力义基)劝刘邦夺下大粮仓敖仓(河南省荥阳市北敖山粮仓),刘邦深以为然。之后,郦食其又说,燕、赵等地已经完全平定(韩信平定),但齐国(齐王田广)尚未屈服,我想老大你给我一道命令,让我去齐国游说,我保证让田广臣服。

刘邦说,好!

于是,郦食其颠儿颠儿地奔齐国去了。见到齐王田广,郦食其鼓唇摇舌,有的没有的,一顿忽悠,把齐王田广整个儿说晕了,马上表示,我田广,生,是汉王的人,死,是汉王的死人!本来,韩信灭赵收燕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齐国,这事儿全天下人都知道,田广早就派了重兵布防。然而此翻被郦食其一顿忽悠,决定归顺刘邦,那就和韩信是一家人了,还防备个茄子?于是,田广解除了驻军的戒备,天天跟郦食其喝酒吹牛,好不快活。

【读通鉴】韩信战无不胜的必杀秘技:胯下之辱
【老汉死得真是很冤】

韩信领兵东进,听说郦食其已经劝降齐国,便打算停止前进。智囊蒯彻说,将军啊,你是受汉王诏命去攻打齐国的,现在汉王下令让你停止进攻了吗?

韩信说,那倒没有。不过现在田广已经归降,再去打他有点说不过去吧?

蒯彻说,哥啊,你傻啊!郦食其就是个大忽悠,到齐国,一阵白活,便降服了齐国七十多个城邑。而将军你带着兄弟们冲锋陷阵、出生入死,用了一年多,才攻下赵国五十余城。我靠,将军你打仗几年,还不如一个耍嘴皮子的功劳大!

韩信一听,觉得蒯彻说的也不无道理啊,管不了那么多了,挥军攻齐。

衣赐履说:蒯彻,秦末著名策士,最初,在故赵王武臣手下当差,曾经向武臣献计,一封书信招降燕赵故地三十多座城市(详见拙文《张楚政权: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此时,做了韩信的幕僚。蒯彻这样的人,颇有远见,而且,这样的人,只怕天下不乱

203年,十月(岁首),韩信到达历下(山东省济南市),大破齐军,长驱直入,直逼临淄(齐首都。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齐王田广这个气啊,说你郦食其什么东西,你这边刚诓老子解除防备,那边就让韩信这个王八蛋来打老子,你这是要玩儿死我啊!大喝一声,来人,把郦食其给我煮了!

衣赐履说:郦食其是真冤啊!

田广逃到高密(山东省高密市),派使节到楚国求救。宰相田横逃奔博阳(山东省泰安市)。

衣赐履说:此处,应了那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田广是齐王田荣的儿子,前205年,田荣被项羽打败身死,田横即立田广为齐王,现在可好,项羽和田广又成了盟友了,呵呵。

韩信占领临淄,继续向东追击田广。项羽很给力,派出手下最彪悍的大将龙且,号称率二十万大军,援救齐国,在高密与田广会师。

有人向龙且建议说,汉军远离本土,拼死战斗,锋芒锐利,勇不可当。而齐、楚两军在自家门口作战,士兵容易逃散。因此不如修筑深沟高垒,固守营地,让齐王田广派遣心腹大臣去招抚已经丢失的城邑。那些被汉军攻陷的城邑,一旦听说齐王还活着,而且楚军已经来救援了,必定都会反叛汉军,如此一来,汉军势必无处取得粮草,一定不战而降。

【读通鉴】韩信战无不胜的必杀秘技:胯下之辱
【这个龙且也太丑了吧!】

龙且摇了摇头,笑了,说,你们不必多言,韩信是个什么货色,我比你们清楚。当初,这家伙连自己的养不活,老着脸皮到处蹭吃蹭喝,还曾经钻过别人的裤裆,这种胆小鬼,还用害怕他吗?况且,我们援救齐国,一仗不打,只知防守,即使最后韩信投降,我有什么功劳可言?如今,我一仗把韩信干翻,那至少可以分半个齐国啊

衣赐履说:此时,韩信已灭了代、赵两国,收服了燕国,又把齐国军队打得望风逃窜,这样的战斗力,龙且还是如此轻敌,我想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龙且和项羽一样,打仗以勇猛见长,估计不大瞧得起韩信这样的智谋型将领;二是韩信的“胯下之辱”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别说这些身经百战的大将们,就算从没上过战场的菜鸟,一听说对手钻过别人裤裆,恐怕也会豪气冲天吧?因此,像龙且这样的骁将,恐怕觉得韩信打了几个胜仗只是运气好吧。由此,我大胆推测一下,韩信受过胯下之辱这件事,没准是韩信自己广为散播的,就是要起到“必杀秘技”的作用。否则,淮阴一个破落子弟钻过人裤裆的破事,又怎么能够闹得天下皆知?

当然,龙且想跟韩信打场硬仗,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他想封王。还记得项羽为什么要赶走范增吗?是陈平摆了一道反间计啊,当时陈平对刘邦说,项羽手下,就范增、龙且、钟离昧、周殷等几个人有点本事,但这些人立了很多功,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封赏。龙且这次来,是奔着封王来的,目标是至少“半个齐国”。那为什么非要打仗,按下属建议深沟厚垒,坚守不出,完全可以战胜韩信,那不是一样吗?恐怕不太一样。以前我们讲过,秦尚首功制,个人晋爵,以斩敌人首级多少计功;将军论功,按敌我双方伤亡“净值”算(详见拙文《白起活埋四十万赵卒原来是为了给兄弟们谋福祉?》。因此,我猜,楚汉争霸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摒弃秦的计功方法,在战场上干掉韩信,可能比韩信投降,在封王上加分更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史记》中樊哙、灌婴等大将的传,里面对他们斩首的数目,精确到个位诶!

十一月,齐、楚两国军队隔潍水(潍水流经高密故城之西)摆开阵势。韩信命人连夜赶做了一万多个布袋子,装满沙土,投堵潍水的上游,然后率领一半部队渡河去袭击龙且,随即假装败逃。龙且大喜,说,我就说嘛,韩信那家伙果真胆小如鼠!于是渡潍水追击韩信。韩信派人挖开上游沙袋,滔天大水奔泻而下,楚军大部分没能渡过河去。韩信迅速组织反击,斩杀龙且,楚军崩溃,生擒田广,平定齐地。齐相田横逃奔彭越。

此时,刘邦驻扎在广武(河南省荥阳市北)与项羽对峙。韩信派人向刘邦上书说,齐国人伪诈多变,反复无常,且它的南边又与楚国相邻,请准许我暂时代理齐王,便于镇抚。

刘邦打开书信一看,火就不打一处来,骂道,老子被困在这里,天天盼着你过来救我,你却想要自立为王!

张良、陈平立即轻踢刘邦,耳语说,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哪能阻止韩信称王?现在他既然开口了,不如借坡下驴,封他为王,厚厚待他,至少让他保持中立,不然的话,万一韩信反叛,我们如之奈何?

刘邦立即醒悟,改口骂道,韩信这个挼货(挼音rua,阳平,意指没出息)!平定诸侯,当然要正式封王,代理个屁啊!

春季,二月,汉王即派张良带着印信去封韩信为齐王,并征调他的部队去攻打楚军。

【读通鉴】韩信战无不胜的必杀秘技:胯下之辱
【韩信讨封之后,就难逃一死】

衣赐履说:陈平六出奇计,劝刘邦封韩信为齐王为第三计。韩信要当齐王,已经犯了忌了,后来汉楚决战,刘邦让韩信出兵,韩信不理,直到刘邦许诺加大封赏才挥师南下。在我看来,从韩信与刘邦讨价还价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到时,我们详细分析。

另外,郦食其游说得来的齐国,和韩信打下来的齐国,在含金量上是不一样的。当初,韩信一纸书信收服了燕王臧荼,而魏、代、赵、齐都是打下来的。过后,魏、代、赵、齐都没有再出乱子,只有燕王臧荼反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虽然武力收复齐国成本很高,但是稳定度也高;而纯以口舌收复的,就不一定。齐王田广,包括齐相田横,都不是省油的灯,很难说会不会再叛。


如果喜欢,请扫描关注我的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通鉴】韩信战无不胜的必杀秘技:胯下之辱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