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漫
散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895
  • 关注人气:5,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苏黎世】十分钟远

(2014-09-29 21:08:10)

一篇因种种原因修改了的旧文,见见日光。

【苏黎世】十分钟远
苏黎世湖边的山坡上经了一场早来的雪和数日阴冷之后,十月末的这些天,太阳摆出“打一巴掌揉三揉”的歉意和恩惠,天气出奇的晴暖。车无目的开在湖畔路上,一个个路牌从眼前闪过,同一个方向,还有那么多不熟悉的出口,那么多选择。原来那里那里就在这里,远或者近,不走到出口地方,哪能知道?

【苏黎世】十分钟远

这时节,正赶上湖边阳坡的葡萄田到了收割的季节。捋着湖边,一片园子一片园子的走,景色雷同却不觉得眼睛生腻,看来我是真喜欢“这样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是我妈常说的“乡下”。苏黎世的湖边,除了市中心巴掌大的那一块,哪儿哪儿都可以算乡下了。其实即便是市中心,在中国也不过算个小县城的规模。 见惯了大场面的游客们,来了不免遗憾“不过如此”,“没啥看头”。

【苏黎世】十分钟远
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我接待过不知多少,通常他们一到瑞士都提出几个“必游景点”,通常也不用他们提出,我就早已知道哪些才是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必游”之处。那时候,我基本上和一个对工作没什么热情也没什么见地的地陪导游无大差别,只当极个别兴趣相投的朋友来的时候才能例外。

【苏黎世】十分钟远
“当旅游指南对一个景点赞赏有加时,它无形中会产生一种压力,迫使读者接受其权威性,缔造一股热忱......”我相信这世界上有许多人都热爱并必备千篇一律的旅游指南,心无旁骛的追逐那些书中提到的地方,在到达后极度吻合地念出或写出与书上印的形容词汇无二致的感叹,叙今怀古,愉悦或是忧伤,绵长旷远......


【苏黎世】十分钟远



 

【苏黎世】十分钟远
上周末拼了几张秋天田野的手机图发在网上,朋友看到说“美”,问我“在哪?离家多远?P了没有?我答:“湖边山坡。开车十分钟吧。手机原图”。后来就没了后来。没什么好解释,这是住在“乡下”的人,拔腿儿就能走近地头田陇的便利。至于路左边是电影广场,路右边是美食广场,招手踏上计程车,还是先去1公里外的名店城更合我心 ; 又或者深夜穿着睡衣彶着鞋,就可以从楼下的小店里买回啤酒毛豆糟鸡爪子,这是另一种便利,鱼和熊掌,不能抱怨。

【苏黎世】十分钟远
在风景面前,偶尔我会抒发点小情怀,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无语和词穷有次我在一个巷口的石头台阶上不知觉地呆坐了好久,愣愣看着对面一扇被岁月浸得乌褐油润的老木头院门和门口的陶土花盆。老城凹凸的地面上被踩了几百年的小方石块反射着阳光,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是某一个故事里的主人,想不出原因,可能只因为十年前身为游客从这扇门口路过且拍了照片,如今它纹丝未变。

 若不是生活在欧洲这块多雨的土地上,我一定永远都会相信那些谈论天气的句子只是外文课本上莫名其妙的范例。可如今我不再困惑欧洲人会坐在深秋全无暖意的阳光下野餐,或者躺在烤盘一般的沙滩上暴晒的心情了。更何况这样明亮宁静的田园,葡萄和枝叶闪着不同色度的红和绿的半透明的光,天空和湖水里都蓝白分明的下午。除了带着或不带着孩子遛个弯儿,牵着或不牵着狗骑个车,跑个步,还能做些什么?


【苏黎世】十分钟远
我举起手里的相机,思想家说:拍摄是内心意欲对“美”的占有,而绘画是与“美”的交流。可我不擅绘画啊!尽管我常呆愣愣的看着云影湖光,每一个细节,每一道水纹,时间长得能画出一幅水彩,可我还是不能绘画!甚至不能说话。我也奇怪为什么自己在山水清秀动人的地方就变得这么嘴拙。

一次和朋友在湖边坐了一下午,时而聊天,时而沉默,然后只说一句“真美”。就两个字,然后继续沉默。后来她忍不住,提醒我已经说过四次“真美”。还说她有个朋友和我类似,唯一不同是那个朋友说四个字“死这得了!”,然后也是沉默。



【苏黎世】十分钟远
⑩ 在苏黎世这个谈不上繁华却也寸土寸金的地方,种葡萄肯定没有盖房子赚钱,但肯定比盖房子好看。辛苦了一年到了收割季节,远近的街坊聚过来,一起吃个饭,然后一起挥汗收葡萄,最后酿点不出名的酒,送给或卖给街坊们喝了,也是乐趣。

 

【苏黎世】十分钟远
继续走, 绕过一户人家,好象还未满一岁的小狗沿篱笆追着我们狂吠,他听不懂中文。这时候葡萄园里的一条窄路正朝向我们打开,露出窄路上的一张长桌和一丛人。


【苏黎世】十分钟远
比起法国和意大利连绵铺展的葡萄酒产区,瑞士的阳光太少,瑞士的葡萄酒横竖是没名气的。但这不拦着世代种葡萄的瑞士人继续在葡萄园里劳作生活。到了收割季节,请远近的街坊们聚过来,一起吃个饭,然后一起挥汗收葡萄,再然后酿点不出名的酒,送给或卖给街坊们喝了,都是乐趣。我家附近有处葡萄园,刚好是我们买房子时候那个销售员家里的祖产,传了好几代,最后因为人丁不旺,才把园子借给镇里的街坊种植,每年到头收几十瓶葡萄酒,自家土地上一整年的阳光都浸在里面了,别的,也不计算。

 此处已非桃花源,外人纷沓,湖边的房子这几年也越盖越多,住宅区和田园的交界线沿着山坡越升越高。所幸尚有度和规矩。在苏黎世这块谈不上繁华却也寸土寸金的地方,种葡萄肯定没有盖房子赚钱,但肯定比盖房子好看。

【苏黎世】十分钟远
这十多年里,我早都习惯了朋友们的来来走走,这种“十分钟远”的平淡小景色和“能听得见安静”的安静,不是谁都能厮守一生。有人说“大凡最好的地方,若被自己的步履趟平了,也就会觉得兴味索然 ......”。世事人生难得不变,那一天街口殷勤的笑,那一季窗前萦绕的槐花香,等到没了齿,白了头,人是楼非,相思或思乡都没有一点点相似场景可以安放回去,熟悉的地方不再熟悉,空念别人的风景。       


【苏黎世】十分钟远

【苏黎世】十分钟远


【苏黎世】十分钟远


【苏黎世】十分钟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