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愁阿莹
莫愁阿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945
  • 关注人气: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备份一】爱你,就许你不快乐

(2015-08-26 15:23:45)
标签:

情感

自我觉察

亲密关系

分类: 备份的旧文

 

【旧文备份一】爱你,就许你不快乐

 

爱你,就许你不快乐

赵莹

 

 

公婆回老家了,年幼的儿子没人带,她只好喊身体一直不太好的母亲来帮忙。本以为是个母女相处的好机会,烦恼却由此而生。

母亲一贯麻利细致、大包大揽,这些让她享受过许多年,却忘了她曾多么害怕母亲的唠叨。母亲紧锁的眉头,仿佛重重的两条黑杠,自她童年的开端划到少年时代的终点。母亲的台词总是“怎么又弄糟了”“说了多少遍呐”“跟了你们我真是”,要不就是各种咏叹“唉”“哎呀”之类。

母亲再次出现,几乎遗忘的气息汹涌而来。母亲的不快从早至晚延续,像微弱燃烧又持久的小火苗,一旦有谁走过,撩起一阵风(例如父亲把菜烧咸了,比如外孙不情愿做作业了),火苗便会呼啦窜上来,闹得她心惊肉跳。

 

 

有趣的是,面对母亲频繁的批评要求,她的父亲和儿子倒不像她那么难忍。旁观的她却忍不住插嘴,劝母亲别发脾气。母亲赌气说什么都不管了。她转而自责:母亲不开心是真情流露,自己干嘛干涉?

一面真心受不了,害怕母亲情绪的风吹草动,一面努力想理解母亲,不指手画脚。她纠结而焦躁地想:母亲为什么不能放开那些枝枝节节,轻松一点生活?

希望母亲开心,好像出于关爱。又因母亲不开心而有情绪,滋味有点复杂。她想了好半天,对我说:其实,对她冲击最大的是母亲抱怨的脸色。她看着就闹心气堵,就感觉对母亲而言,活着多么令人抑郁沮丧。她恨不能远远躲开,跳出这个糟心的圈子,好卸下心头莫名其妙的负累。

“很想对母亲嚷嚷,你不能快乐点嘛?!这样我就好受了!”激动地喊出这句之后,她又想起另一段往事,“也有人对我这样吼过。”

 

 

那是一段纠结的恋爱。两人明明很爱的样子,到一起却撞得钢花四溅。

那男人最喜欢说“你要开心”。起初她觉得被在乎,挺甜蜜。可后来发现,这关爱像根绳,紧紧捆住了她。只要她有心事、情绪低落,他就神色不安,竭力逗她开心。她内疚地想:依然乐不起来,岂不是辜负了他的努力?

可她的笑容假装不出来,他白费了力,懊恼于失败,转而责备她“太容易不高兴”。她化愧疚为愤怒:开心怎么就成了义务?干嘛为了你开心?

现在想来,她做了和那男人同样的事——面对亲密的人,不自觉背上“我要为你负责,我要让你快乐”的担子。遗憾的是,别人不快乐有他的缘故,与另一个人是否努力没关系。在错误的方向上努力,只能收获挫败与愤怒。

 

 

为什么会背上这样的担子?她忆起当年的自己——那个女孩,在她小小的世界里,母亲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这世界的天。天空的阴郁,深深倒映在她眼底,她也随之愁苦起来。她学会了小心地看母亲的脸色,揣度母亲的心意,听话顺从,以为这样努力,自己的天空便会澄澈,晴空下的她将变得幸福。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多年来,心中都埋藏着一种无助悲苦——尽力想令母亲满意却做不到。

其实,对他人时时失望、感觉人生不够畅意,那都是母亲握在手心暂时不愿放下的。但她可以选择放下,允许母亲失望,允许母亲不快乐。这样,她们都可以按照自己所想,轻松地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