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7,277
  • 关注人气: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日三秋》

(2021-11-27 06:47:38)
标签:

读书

杂谈

分类: 读书笔记
作者:刘震云

好久没读过小说了,前一阵儿,子健曾经给我推荐了一部他喜欢的长篇小说——《雪中悍刀行》,告诉我“雪中之后再无江湖”,听起来挺玄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开篇我就读不进去,哪怕当作纯消遣也不行,似乎气息不畅,断断续续读了几章就放下了,用顾衡老师的话说,没有一本书值得你硬着头皮读下去。刘震云这本小说却不同,首先是题目吸引人,一日三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来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其实不然,还是一贯的家长里短一地鸡毛,可是接地气,我爱读,或许这就是代沟吧。

小说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之间游走,知道它是假的,宁愿它是真的。读着读着,竟然读出了许多人生大道理,这些道理很俗,但也很真,这应该不是个笑话。

一、人生未必如戏

常言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觉得这话有些片面,或者说,人生中只有某些片段如戏,戏剧中也只是截取了生活中的某些片段。

小说中,樱桃、李延生和陈长杰是延津县豫剧团的演员,算是个角,三个人最著名的一出戏是《白蛇传》,樱桃演白蛇,李延生演许仙,陈长杰演法海。在戏里,樱桃和李延生是搭档,在生活中,樱桃和陈长杰走到了一起。儿子三岁时,樱桃却上吊自杀了,据说是因为一捆韭菜。在戏里,法海把白蛇压在雷锋塔下,在生活中,陈长杰因为韭菜逼死了老婆,他没法在县里待下去了,带着孩子去武汉投奔舅舅。后来,借樱桃的魂儿说出了她的死因,第一个原因是韭菜,两人吵架,话赶话地她就去死了。第二个原因是花二娘,她是一座山,也是一个在延津生活了三千年的女人,总是出现在延津人的梦里,让他们给她讲笑话,如果笑话能逗笑她,她就给他们吃红彤彤的大柿子,如果不能逗笑她,她就让他们背她去喝胡辣汤,人怎么能背动一座山呢,于是这个人就被压死了。樱桃的魂儿说,他俩吵架后陈长杰出门了,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花二娘来了,让她讲笑话,她讲不出笑话,就唱戏,没把花二娘逗乐,反而把花二娘唱哭了。总归是一个死,不等花二娘压死她,她自己先做个了断。还有一个原因她没说出来我琢磨出来的,那就是樱桃把人生当成了戏,她想在生活中延续戏里那样轰轰烈烈的爱情,实际上她和陈长杰两人性格不合,结婚不久就经常吵架,孩子出生后,他们就很少在一起了,所以樱桃总是说“没劲”,活得没劲,没劲活着。绝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平淡的、普通的,哪能像戏里演的那般跌宕起伏,如果都那样,还不得吓死、累死了啊。


二、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樱桃和陈长杰的儿子陈明亮可谓命运多舛。三岁的明亮跟着爸爸来到武汉,陈长杰在铁路上工作,经常不在家,小小年纪的他就学会了自己生活。后来爸爸再婚,后妈并不虐待他,只是把他当成个透明人,仿佛他根本不存在。只要陈长杰不在家,她就带着自己的女儿回娘家。所以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冷漠。六岁时,一直待他很亲的奶奶去世了,他想回延津看奶奶,爸爸怕耽误功课不肯带他回去。结果爸爸前脚刚走,他跟着就到了火车站,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张回延津的火车票,可是他坐错了车,本应北上,结果南下,一上车就睡着了,直到列车员查票,他才在株洲下了车。让我不能理解,甚至有点钦佩的是,一个六岁的孩子,碰上这样的大事,不哭不闹也不向任何人求助,用两个月的时间一路打问着走回了延津!奶奶家早已人去屋空,衣衫褴褛的他只是站在门口哭泣,什么也不说。还是邻居认出了他,李延生带他去看奶奶的坟地,顺便给陈长杰打了长途电话,那边都以为他丢了。

索性就不回武汉了,留在延津生活,陈长杰出钱,寄养在李延生家里。但是吧,这事明亮不知道,后妈也不知道,十年间陈长杰都是偷偷用加班费寄过去的,现在事情败露了,后妈以为他们父子俩瞒着她搞鬼,非常生气,让他们断绝关系。陈长杰没有钱寄了,李延生也没有钱收了,刚开始还能和颜悦色,没过多久他老婆就指桑骂槐,两个家都抛弃了他。本来成绩还挺好的明亮,只能辍学去猪蹄店当学徒。洗了一年猪蹄开始跟着师傅学炖猪蹄,又一个十年过去,他要结婚了,对象是他的中学同学,两个孤独的人可以互相取暖。本以为就这样幸福下去,谁知祸从天降,突然有小广告满天飞,原来结婚前,他老婆在北京是做鸡的。他得知这个消息后赶紧往家跑,救下了正要上吊自杀的老婆。他想离婚,毕竟没有几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事,这脸往哪搁。可是算命的老董说他们上辈子就是夫妻,因为他欠着老婆半条命,所以这辈子用这种方式来偿还。

不能离婚,只能离开延津,他俩辗转来到西安,准备开始一段新生活。最初是在道北一个菜市场卖菜,管摊位的经理是个延津人,熟人好办事,给了他们一个摊位,让他们的生活有了着落。可熟人也能坏事,经理回了趟延津知道了他们的丑闻,转头就去骚扰他老婆,被拒绝后就把他们赶走了。他们盘下一个小店,做起了在延津学了十年的手艺——炖猪蹄。渐渐地,生意好起来,陆续开了五家分店,虽然每家店的规模都不大,毕竟是闯出了一些名堂。

明亮的一生经历不少波折,可是他并没有因此变得乖张暴戾,反而性情随和,知恩图报,我觉得他简直像一个活菩萨。十六岁抛弃他的爸爸,三十年后得了心力衰竭,治不好也死不了,当那个家需要他出钱出力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伸出援助之手。养了他十年最后也抛弃他的李延生,老了以后得了骨髓炎,有一天痛不欲生从楼顶跳下来,没死,摔断了腿,他回延津看他,送上好烟好酒。老婆的丑事传遍县城,他有一千一万个理由离开她,但他毫无怨言地继续跟她生活在一起。欺负过他们的菜市场经理,年纪大了变成痴呆,他是唯一去看他的人。他说,有些事想通了就好了。他说,人得知足。他说,活到这个年龄了,想起过去许多糟心事,当时桩桩件件,都觉得事情挺大,挺不过去了,现在想想,都是扯淡。


一日三秋,在这里是一块匾,与庭院有关,与猪蹄有关,当然,还与人有关。

最后说说笑话,不知道延津人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讲笑话,或许作者就是在讲笑,我却把它当真了,变成了一个笑话,反正书里提到的笑话,没有一个让我觉得好笑。樱桃的魂儿说,阎王爷也喜欢听笑话,如果哪个鬼能一口气讲五十个笑话,就有机会投胎转世重新做人。可是,讲笑话就够难了,还要一句一个笑话,那是难上加难啊,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收齐,她顺水漂流,直接回到了宋朝。我想起刚刚结束的这届脱口秀大会里面有个叫杨波的,他的风格就是one liner,一句一个包袱,要把人逗笑,这难度太高啦,既考验写段子的水平,也考验说段子的水平,他以前都是用正常语速,今年改成了慢慢地说,因为这种风格不但考验表演者,也考验听众,得给他们留足时间好好回味,否则听不懂。

《一日三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