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半夜醒来

(2006-12-01 01:35:12)
这两天闪闪不知怎么了忽然变得很粘我。晚上非要在我的被子上睡觉害得我不敢翻身。趴在床上打字,她也把脑袋枕在我的手臂上,仰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还要做出种种缠绵姿态。身为猫奴的我自然是受宠若惊,但久了也会觉得有点烦,不愿费精力陪她。为了睡个回笼觉,把她抱到外间又锁上门。虽然她是宠物,也还是应该保持距离。
最近情绪很好,但我也记得曾有深夜独处情绪失控弄得群里鸡犬不宁的时候。孤独有害健康。但我总不能想象,如果房间里长久还有另一人,分享最隐秘的一切,我怎么过得下去。是被自己惯坏了的,容不得别人,亦不愿被人容忍。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缺乏最起码的感情交流能力。
来做CT的住院病人,许多都是躺在平车上动不得,要被家属——每每是子女抱着拖着弄上检查床。衰老和疾病真是不堪入目的事情。我揣测那些子女们的心情。又有些不敢想象,等我到了那一日,大概是情愿去死,也不愿意衣衫凌乱,插满管子暴露于旁人之前——哪怕那个旁人是我的亲人。不过,话又说回来,到那时我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吧。像张爱玲一样死在独居的公寓里,过了很久才被人发现,大抵会被世人看作可怜。但像猫一样死去,悄然躲在某个隐秘的角落,不让人看见末日挣扎的狰狞和悲凉,又何尝不是一种尊严和安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息妫
后一篇:紫钗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息妫
    后一篇 >紫钗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