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uh1111
yuh11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342
  • 关注人气:3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张斌璐:诸葛亮就这样长出了长胡子

(2016-08-08 11:37:08)
标签:

老人

智慧

老者

保守

分类: 【文化读码】

 如何善待老人的问题,实际上是我们如何看待生命的问题。

 

 

    诸葛亮就这样长出了长胡子

 

 

       文/张斌璐

 

 

 我们处于永恒无尽的衰老之中,对人类而言,衰老始终是一桩问题,如同一个幽灵或是一场病症。在老人面前,年轻人仿佛看到了自己在另一个时间里的镜像。这一镜像超越了个体生命之间的差别,但又永远无法接近,就像镜中之人,他离你如此接近,却不可能和你触及。

 

 在文化史上,老人不断出场,以区别于其他人的形象出现。孔子问道,却被荷蓧丈人数落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反令孔子感慨赞叹。必须是老人,因为其衰老象征着具象化的时间,而时间往往意指着智慧。

 

 老子生而白眉,代表了古代智者的基本形象。我们看京剧里诸葛武侯的样子,往往是老生造型。实际上细读历史,赤壁之时的诸葛三十岁犹未满,尚属青年,本应雄姿英发。但在人们的想象里,这样一个充满智慧的形象,又岂是一个白面小生的造型所足以承载的呢?因此,智者大多被塑造成老人,胡须是他们的典型特征。

 

 不过,在另一面,老人又被赋予了衰竭、耗散的形象。“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白头往往和红颜青丝相对。和自然景观一样,色彩的丰富意味着生命力的勃发,而色彩的消逝则对应着光的退场,表明了生命的耗尽。波德莱尔笔下的老妇退到墙角,孤独地哭泣:“我们这衰老的女性真悲惨!讨人喜欢的年龄……都已经退去了!”哪怕老人常常显得充满智慧,但没有多少年轻人愿意为了智慧而宁可衰老。

 

 因此,我们的世界,面对老人总是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方面,人们崇尚一种“敬老”的文明,面对老人常常采取宽容敬畏的姿态,仿佛在老人的年迈中隐藏着某种神圣性的秘密;与此同时,也有一种对老人表示鄙夷轻薄的姿态,钱钟书在文章里调谑过这样的见解:“时代愈古,愈在前,它的历史愈短;时代愈在后,他积的阅历愈深,年龄愈多。所以我们反是我们祖父的老辈,上古三代反不如现代的悠久古老。”老人在这里又同古板、守旧和可厌相关。互联网上风行一句话“并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将年老和道德上的败坏相联系,这一见解也并不令现代人惊讶。

 

 “敬老”和“厌老”的例子都不胜枚举,但问题在于,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现代社会。

 

 最近在日本神奈川县发生了一桩事件,非常典型地反映了现代人在面对老人时的这种伦理困境。在这桩被称为“战后最恶性杀人事件”里,一个年轻人闯进福利院,杀死了19名残障人士。虽然受害者不仅是老年人,却引发了整个社会对高龄化的思考。

 

 看上去,“善待老人”相比“虐待老人”在道义背景下不言自明,然而更深层的意义在于,传统宗族社会里的“老人智慧”,已经被充满现代性的“机械智慧”所取代,传统的以时间为特征的生命形态,已经被以空间为特征的生命形态所取代。人们似乎不再需要一个年迈的智者来指点生命的道路,老人的形象一旦遭到现代性的“祛魅”,便引发了不少新的社会问题。

 

 在这个时间已经全面均质化的机械数码社会面前,老年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也许并不是“如何善待老人”的问题,实际上是我们如何看待生命的问题。

 

 

 

 

 ·文化符码·

 张斌璐 文学博士,目前从事文化和文学批评。

 http://cjrb.cjn.cn/html/2016-08/02/content_5548979.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