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uh1111
yuh11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342
  • 关注人气:3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洪波:如痴如狂的时间体验

(2016-07-26 07:48:47)
标签:

时间书写

分类: 【文化读码】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至少包含着4种不同的时间因素:作品创作所花费的时间、作品创作时代的审美气息、作品在文本形式上表现的时间节奏、作品内容表现的时间片断。

 

 

     如痴如狂的时间体验

 

 

         文/刘洪波 

 

 

 文学有独特的时间特性。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至少包含着4种不同的时间因素:作品创作所花费的时间、作品创作时代的审美气息、作品在文本形式上表现的时间节奏、作品内容表现的时间片断。

 

 其中,创作作品花费的时间,相当于任何一种手工制作花费的时间,不特殊。作品体现的时代审美气息,也不可谓特别,秦砖汉瓦、明代家具、老爷车、话匣子等等,与唐诗宋词一样,都有时代特性。

 

 作品在文本上表现出时间节奏,这是文学作品特有的,虽然这种节奏更鲜明的形式是音乐艺术作品,但文学作为语言艺术,有意识地通过句式和篇幅的长短、语言张力的疾徐,以及音节顿挫等方法,形成作品的特性,这显示了文学对时间因素的主动运用。

 

 作品内容总是包含着一定的时间片断,通过这一片断的故事、情绪、场面来表达主题,意味着文学依赖于时间,也建立在时间之上。一种观点认为,文学是人们克服时间恐惧的途径,时间无休无止。使人老死,使万物不复原貌,文学与艺术就成为人们固定时间、掌控时间并瞬间得以永恒的方式。任何文学作品,都内在地有着“潜时间”,它划定了作品的边界,规范着阅读体验的生成。

 

 文学的时间特性不只是作品自身。作品的文本完成,与作为文学的完成不同,作品是需要读者加入才能完成的,阅读是作品完成的最后形式,也是最后阶段。人们的文化积淀、文化传统、文学养成,形成了文学接受或阅读的共性基础,保证了文学时间的共性生成,使得不同的阅读者在完成一部作品时差异甚大,但仍然有所限定。一首词带给人多长时间的文学体验,不是没有边际的;但不同时代的阅读又不尽相同,人们更习惯于阅读、诵咏还是吟哦、吟唱,很不一样。

 

 文学作品通常按照时间顺序展开。正序、倒序或穿插,乃至不同故事组线的交替,基于可理解性的需要,仍然设定了基于日常经验的时间先后线索。一些文学作品将几条故事线索分别展开,甚至在不同的故事线索中设置不同的时间速度,有的线索一笔千年,有的线索一息万言,带来更加丰富的时间体验,但时间永不会在文学中混乱,先后仍然要起到作用。写作可能非线性的,打散重组可以是一种创作方法,但阅读通常总是线性的,人们并非随便从哪个地方开始阅读,而是从前往后一行行展开。所有的写作,基于这样的时间假设而进行。

 

 文学的时间是封闭的。当一个人开始阅读文学作品,开始被作品带进去,他就从客观的物理时间中超脱出来,也从自我的心理时间中走出来,物理时间、心理时间乃至现实生活、个人阅历都成为阅读状态的背景,他被作品所召唤,外在的压力和目的暂时消失,内心被调动,被作品所欲表现的东西所调动,作品与其心灵契合的程度决定了他沉浸体验的长短和深浅。在阅读完成之时,作品创设的情景可能迅速撤除,也可能仍然使之滞留,久久不能平静。文学让人与世界暂时阻断联系,或只剩下潜在联系,它构造了一段封闭的、自足的时间。

 

 文学的时间是现时的。读史使人明智,但文学乃至所有的审美活动不是这样,它不是使人得智而明,而是让人交互而感。在阅读历史时,人对故事是在远远地打量、观望、梳理和思索。而在创作和阅读文学时,人是将所有的时间体验调动和集中到“现在”,如醉如魔,如痴如狂,难以自已。创作状态是激情的,阅读状态是感染的,作品内容的时间线可能包括历史、现实和未来,但写作者和阅读者都只是在进行自我的现时体验。曹雪芹在他的现时中写红楼,阅读者在自己的现时中读红楼,人们各自在现时中经历人物故事,不管各个“现时”时间和空间上相差多远,均为感动。调动异时异地的现时体验,这是文学时间体验的奇景,也是区分文学水平高下的标准。

 

 一个完整的文学活动,必须以写作个体和阅读个体的配合才能完成。作者设定了阅读的基本时间长度,读者阅读的时间长度很大程度上虽然并不完全受到作者的规定,一目十行与一字一顿是读者的权利,但一般仍被作者影响。就“无中生有”来说,文学时间可以说是一种时间创造,作者就是文学的孕育者,也隐埋了一段待体验的时间,作品只有经过读者才能还原其创作时的时间布局与谋划,文学时间因个体的阅读而完成。但作者是署名的,而读者是匿名的,权力在作者手中。某种程度上,作品的死忠粉丝,类似于教众;而作者类似于教主,作品类似于经书,粉丝固然有选择是否皈依的权利,但教主仍然是强有力的。作者创造作品,也创造了一种时间度过的方式,创造了作者与读者相遇的可能性,因而据有绝对的位置。

 

  不管写作或者阅读,文学审美中的每个人都在获得自我体验,将时间交给文学去支配,为一种非真实的东西、明知为幻象的东西搭配全部的经验,这是一种精神性的活动。如果说去功利性、去目的性才更加接近于人的本质,那么文学和艺术可以说是让人接近本质的重要途径,而不无奇怪的是,文学艺术通常都是非真实的,这不是说人的本质就是非真实,而是说非真实可以成为到达本质的一种方式。

 

 

 

 

 

 ·无限杂思·

 刘洪波 湖北仙桃人。本报评论员,高级记者。

         ttp://cjrb.cjn.cn/html/2016-07/26/content_5547245.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