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时间这软肋

2017-04-19 14:29:42

    有天随手翻出本李碧华。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当年沉溺她。能找到的都读了。这并不是印象深刻的一本。

    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最喜欢哪一部了。只记得《生死桥》令我全身发冷——对“人”的洞察和描摹,所有幽微的人心和变化,写到极致——亦如读朱天文《世纪末的华丽》,把少女的“爱”写到极致,如刘恒《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把热气蒸腾的生活写到极致——那种被“震动”,简直带着“绝望”。

    而当时,这一本,只是在沉溺的情绪里匆匆读过。只在恍惚中,记得单玉莲和武龙,少年恋慕,在时世流转后终成孽缘。

    随手重读,竟然“看见”SIMON。

    西门庆的转生。从前,只记得他是一个轻浮浪子的符号,衬在单玉莲和武龙的爱情背景里,是欲望和放纵的背景墙。

    另外,就是他对山口小夜子的痴念。待到他强大到足够可以动用那样顶级的模特,她已老到退隐,无法承载他的华衣。

    这一次,读到他说,“我不怕死,我怕老。好日子不长,飕一声又飞去了,一个人老了,就会后悔怎么没有把握。你怕老吗”。

    忽然读出了凉意。

    纵横得意的SIMON,那一刻,忽然的软弱。

    想起来昆曲牡丹亭里,开场那一段苍凉的唱腔。

    前世的西门庆。可是,这一世里,他是SIMON。纵然凛冽如李碧华,不知道是无意,还是一时心软,SIMON,到底还是有一点点的不同。

    她写,“像一张网,忽地把因果牢牢缠着。要把握并不长久的好日子!过去了,如何追得回呢?不管是否得到,起码追过呀。”。

    凛冽清冷的李碧华,竟然,心软了这一刻。SIMON有刹那少年的软弱。

 

    花城出版社的版本,插图直接用了电影的剧照。

    长发的SIMON裸身而睡。

    看不到脸。

    书里的单玉莲,一夜之后,“她看到一个疲累苍白而又俊美的男人躺在地上。她有点怅惘。”

    不知怎的,读到这里,脑中浮现的是王大仁的脸。

    也许因为职业同是设计师的缘故,也许因为王大仁长得太好看了。就是觉得,SIMON应该有一张王大仁的脸,微卷的长发,那才符合即使放纵荒唐也依然“俊美”的人设。

    俊美,瘦,可以有力,也可以虚弱。

    这样的SIMON,才是李碧华笔下的:

    “后来,Simon也醒了。

     他也不喜欢太阳。

     他没有白天,没有明天。

     折腾了一夜,疲累而苍白,药过了,他也有点怅惘,外表的傲岸因未曾充电,真相大白,像个破落户。

    而武龙,应该是刘德华的脸,英俊之外,永远有一股“正”气。连软弱时,逃跑时,不能自制时,也依然端庄的“正”气。

 

    因为这一点好奇,去找了电影来看。

    1989年的片子,罗卓瑶的导演。当年似乎还被归为三级片。其实并没有什么暴露镜头,尺度比起当今的院线片,一点也不大。大概因为“潘金莲”的名头吧。

    我一向不觉得王祖贤有演技。被奉为女神,但是我也不喜欢她的长相。《倩女幽魂》里最好看的是张国荣。《青蛇》里妖娆的是张曼玉。(也许我的审美有问题吧?)但是她在这一部戏里,虽然说不上演技,可是单玉莲的魂被她抓住了。慌张。迷糊。有时凛冽。有时勇敢。有时莫名下坠无法自制。也许,这是王祖贤演得最好的电影了。

    李碧华的故事,影像化是最容易的,几乎可以不用重新编剧,按部就班跟着书走,基本就是OK的。当然,如果像《霸王别姬》遇到芦苇那样的编剧,还可以更升华。

    演武龙的林俊贤,长相和气质都非常“刘德华”。永远一脸“正气”,纯良,坦荡,连软弱——都毫不委琐,让人怨不起来。

    演武汝大的曾志伟,在广州村屋里向单玉莲求婚。自卑如他,趁着停电的黑,跪在没人看见的地上,等她答应,数“一、二、三”,数完了没有回音,讪笑着说,“我再数一遍好了”,再数,再数——那一刻,被感动的不只是单玉莲吧。可是,肉体的皮囊,到底还是重要的。一刹那的感动如烛光,照亮不了那么长的人生里真实的日日夜夜每分每秒。残忍又真实。

    演SIMON的单立文,香港最好的贝斯手,BEYONG的好友,梅艳芳的前男友,著名的音乐人,据说是从此片开始成为“西门庆”专业户,一面摇滚,一面在三级片风月无边——(演员的真实人生,有时比戏有趣)。

    单立文够瘦,长相还算清秀,他演出了西门庆的邪魅,无耻,放诞,眼睛里欲念,有时有点阴狠。这部戏对原著的“还原”度,他应该是比较高的,所以还获得了香港金像奖的最佳新人提名。

    但我觉得,他演好了的是西门庆,不是SIMON。他好象差了那么一点点“俊美”,以及,——我臆测中的,李碧华下笔时忽然心软给SIMON 加上的一点情意。

    纵然都是纵横花海。SIMON比西门庆多了一点什么。

    他像希腊神话里自恋的美少年,对衰老的恐惧,倍于常人。

    “惟天凉了,冬至了,弹指之间,暗中流年换了,人老了。

     “蓬”的一声——

     横来一把天火,把那白丝黑字都焚毁。灰飞烟灭,再无觅处。

    男人见到自己的明天。

    他是一个白发衰翁,干的、瘦的、无能的。皮肉渐腐烂溶泄,空余一个骷髅,洞开黑森森的大嘴,把俊美英年吞噬了。”

   

    而李碧华对于“老”的定义,也很残忍。

    29岁的单玉莲,周旋在拍杂志的美女间,听到说,“最老的”已经23岁,怕被问岁数,偷偷溜走。

    30岁的SIMON,对时间的恐惧触目惊心。

    (中年恐惧症重症患者如我,真应该合上书溜走——)

 

    单立文更多放诞。可是没有恐惧。

    单玉莲闯入他家,却被嫩模羞辱的那场戏。

    书里说,“武龙目送着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抬头,顶楼的某个窗口,有个男人半裸上身,探首望着她消失。目送她,良久,方才不见了。若有三分情意。”

    电影里,单立文也是裸身立在窗口,可是目光太凶狠,像追逐猎物,不见“情意”。

    当然,也许“情意”不过是写书的人和看书的人的误会。

    但到底,多么强悍无耻的人,也会有刹那软弱吧?

    他和她在书房偷欢。

    “他抬头望着她:

    ‘不知为什么,我有时挂念着你。’”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很快,被前来捉奸的武龙撞破门,接着的是一场重头戏,互扇耳光的怨侣,十年爱恨的宣泄——这样的“大戏”里,配角SIMON那软弱的似有若无不知道走没走心的一句“挂念”,风散云消,没人记得了。

    所以电影根本略过了这一段,直接从调情过渡到武龙和单玉莲的对手戏。

 

    再往后,电影还是改了李碧华的结尾。

    原本是武大过量服了SIMON送的春药,武龙替兄报仇,SIMON从楼上坠下半身不遂,单玉莲在慌乱和前尘恍惚中撞死了武龙。她却活下来。武大也活下来,还从此夫妻和谐——李碧华替这一众男女的前尘“报仇”,重新安排了因果。

    电影却让临死的武龙终于勇敢认爱,要带她走。单玉莲将他抱在怀里,车子开到爆炸起火——她与他共死——这简直是特别善良的改造。

    如果人生已经够苍凉,至少,“爱”还有冲破藩篱的勇气,而“死亡”是最后的力量。

 

    但是,时间这软肋,对于害怕老去的SIMON,对于老或不老都没有大不同的武大,对于写书的李碧华,和看李碧华的你我,到底都是公平的。

    年少时只唏嘘单玉莲和武龙被时世戏弄的爱情的我,此时已有余光扫过SIMON——这世间的好人,坏人,灰色的人,好看的人,不好看的人,都终将老去。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鏋楄嫢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