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世间不只黑白色——念念不忘浅野忠信(十九)

2017-04-05 12:01:22

《临渊而立》。深田晃司。2016。    

   

    去年看到浅野在葛纳的活动照,长身玉立,宣传《临渊而立》,剧照里他也是白衣飘飘的样子,一直很期待。今年3月,浅野凭这部片子,击败范伟,夺得亚洲电影大奖的影帝。

    深夜看完,却有小失落。觉得浅野进入好莱坞后,演技退化了似的。不知道是不是酱油打多了,他嶙峋的气质仍在,却多了几分犹豫和小心。

 

    

    经营小五金店的俊雄,妻子佳惠,女儿萤,过着平淡枯燥的生活。突然造访的八坂先生(浅野),一身白衣,清洁优雅,俊雄惊讶、恐惧、恭敬地接纳了他,没跟妻子打招呼就让他留下来工作,还住在家里。八坂礼貌而周到,他会在餐桌上跟佳惠和萤一起祷告后才“开动”。(而俊雄,从来都是冷漠的对妻女的信仰不加理会。)发现萤逃了钢琴课,知道她害怕钢琴老师,温和地教她弹琴。跟佳惠讨论萤演出时穿的裙子。

    起初对这不速之客很愤怒的佳惠,一点点了解他。刚刚从牢里释放。因为守信,在谋杀案中不肯供出同伙。八年间,一直给受害人的母亲写信。一直在思考,在法庭上,为什么那个悲伤的母亲打着自己的脸而不是他的。他跟佳惠去教堂做义工。看见她听着自己的往事流眼泪。

    一起出游的时候。俊雄和萤睡倒在午餐垫上。佳惠让八坂也躺在那里,拍下四个人的合影。

    在小山丘后面的花树丛里。八坂吻了她。她没拒绝。

    跟佳惠和萤在一起的八坂,温柔,随和,优雅——他甚至在春游的时候也穿有着古典繁复花边的白衬衫。他写得一首好字。他弹琴弹得很好。他帮助佳惠做家事。——看不出他曾经牢狱和暴力的痕迹。除了,他吃饭非常快。夜里要开着灯睡。

    他和俊雄在一起的时候,空气总是有小紧张。他说,“为何是你,而不是我,过着这样的生活?”

    八年里,他独自承担一切,被保护了的人,却连看望都没有,自顾自结婚生子,过着安逸日子。

    在俊雄的惶恐里,他却顿一顿,说是玩笑话,“你心里是这么想我的吧?”

    俊雄妻女的帽子落水飘走,两个人拿着鱼杆追赶,最终,还是他从水里把帽子捞起来,拧干——那么自然,仿佛那是他本应做的。

 

    WENDY有时对我说,不可以让自己“委屈”。大概,所有的付出,隐忍,承担,甘愿,——久了,终于会积累成“委屈”——变成锋利的剑。

    八坂在和室里吻着佳惠。在厨房里吻着佳惠。可是感觉不到他爱她。

    于佳惠,这突然而至的男子,有神秘忧伤的过去,有不同于她刻板冷淡丈夫的温柔优雅,是她枯萎生活里的一场细雨,她想要爱情滋润她,又还纠结着妻子的责任。

    可是八坂呢?佳惠对他的吸引,大约只是——正常的家庭生活,温柔贤惠的妻子,可爱伶俐的女儿——这原本是他也应得的。可是他只得到了八年牢狱,俊雄却得到了这些——他的吻,温柔里,总像隐藏了“报复”似的。旁观的人,也不免有俊雄的担心。

    直到,他在厨房里又吻了佳惠,佳惠吻他,却不肯同他欢好,推开他时,他重重撞到柜子上。于佳惠,那是爱与家庭间的挣扎。于八坂呢?他在这样的拒绝里走出门去,却看见俊雄,隔了一条马路,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一刹那。八坂突然变了。浅野的演技在这一刻爆发。(全程有点古怪莫名气氛的片子,如果说值得嘉奖,也只有这一刻了)。他扯开身上的白色工装,露出里面鲜红的T恤。从来白衣飘飘的八坂,露出白衣里鲜红的颜色,眼神,走路的姿态,一切,在那个时刻变得天翻地覆。

    穿着新裙子跑出去的萤,被发现倒在血泊中。站在她身边的八坂,悲伤、懊恼、无言。

    俊雄夫妇的生活从此改变。佳惠蓬乱着头发,照顾受伤后成为植物人的萤。俊雄继续经营五金店,雇了侦探追寻八坂的踪迹。而这个人再未出现。

    佳惠拒绝任何人接触女儿。她不停地洗着手。母亲的自责和悔痛。旁观着丈夫终于心满意足地将对八坂的情感从愧疚转成仇恨。新来的学徒对萤很好。喜欢给她画像。有一天,却发现他是八坂从未见过面的儿子。

    俊雄带着妻女和这学徒,试图用这儿子的“饵”,重新钓起八坂的痕迹。

    佳惠却终于决心离开这样的丈夫。

    在桥上,佳惠在想象中看到红衣的八坂,她带着女儿跃下。

 

    整体上刻意营造古怪氛围的电影。人和人之间,小心得如同每个人都隐藏了巨大的秘密。浅野演过数不清的犯罪片。深田晃司也许很想用他的独特气质撑起影片的气场。背叛与愧疚,隐忍与委屈,报复和宽恕——人性的复杂和不断变化,或许是他想要讲述的吧?

    一身白衣的八坂,背负着黑色的过往,在宽恕和报复中摇摆。

    可是世间不只黑白色。

    他站在萤身后,温和地教她弹琴的时候,灯光昏暗下来,抱着缝了许久的红裙子的佳惠,站在他身边。这个世界的边界,总是容易模糊。

    虽然我觉得他吻佳惠时,带着的是对俊雄的恶意而不是对佳惠的爱,却也不愿意承认,他是伤害了萤的人。或许只不过是个意外。或许他不过恰好在意外的现场。或许他扯开的白色外衣里露出的红色T,不过是刹那情绪的宣泄。

    谁知道呢?

    人性这复杂的渊,深不可测。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未知 后一篇:时间这软肋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鏋楄嫢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