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2013-05-08 04:07:28)
标签:

文化

北欧中国妞

芬兰

拉普兰

农场

分类: 天涯咫尺,共同分享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这篇博文,其实是五月二号动手开始写、本想当日完成的……

可是,却被我很无耻地拖,拖,拖……艾玛,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趴窝的“拖拉机”……居然能一直拖到了瑞典时间五月七日、中国时间五月八日!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先鄙视一番自己,然后,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重新改写本博文开头、并完成该篇的尾巴。

 

上周三,五一。

和中国人习惯对这个节日的称谓一样,瑞典人也管这一天叫“Första maj”。当然,这一日也是瑞典的劳动节——arbetarhögtid。

但是,与中国不一样的是:瑞典Första maj这一天各类群体、各种形式的庆典中,“最欢乐的一支”是大学生们。五一庆典,瑞典大学生无论是在参与人数、场地规模还是庆典的盛大程度上,都远远超过了普通劳动者。(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妞发现,北欧的大学生们素来都把自己划归到“劳动者”队伍中,他们认为自己的“学习”跟“工作”是一样辛苦繁重且光荣艰巨的……唉,这些孩子们是真没有见过什么叫做真正的苦学,更不知何为繁重劳动啊!)

“五一”,不光是瑞典,芬兰人也庆祝这个节日。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对了,差点忘了说:“五一”,其实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称谓,就是“国际示威游行日”。这一天,人们会走上街头,用一种平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所以,五一这天,瑞典和芬兰各个城市街头、主要集会场所,可以看到大量聚集的群众,可以看到各种标语跟横幅……(哦,咱们是将其称之为“散步”的,对么?)

许多瑞典人都跟妞这样说过:一年一度的”五一庆典“,在他们眼中,芬兰的比瑞典的更盛大、更隆重;放眼全球的五一活动,社会主义国家的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更盛大、更隆重。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可是,如果让妞描述自己祖国的五一庆典、让妞讲述自己在中国的那些年中,是如何过五一的,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且让我想想看……

在妞的脑海中,“我们的五一劳动节”,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固定的模式……听老人讲述的,儿时残存记忆中的,上学读书、工作后亲历的那些个“五一”,都有不同的特点,都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也许,妞应该这样说:中国人过“五一”的方式和特点是与时俱进、不断变化的。至于个人感受么,妞只能说,人生百味,同样的五月一号这一天,不同的人们过出了不同的滋味。

回想妞在中国的一个个“五一”,并非什么“节”,更不是“假日”,而是实实在在、如假包换的“劳动日”(若按北欧大学生的逻辑——“学习也算是劳动的话”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做学生时,五一假期是例行的写作业、开小灶加课时间,“玩”的记忆以“零”计。谁都晓得,“埋头苦学”的日子,永远感觉不到窗外春光的美好。虽然妞不信“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但那时的妞以为如果今后从北大或是清华毕了业,就能有机会心安理得地过五一、享受人生了。可谁知道,好不容易把十几二十年的书读完,妞才发现:哎麻,我又上当了!五一、十一、甚至春节,于我来说竟然还是匆匆“过客”!当高中老师那几年,我从以前的“被加课者”摇身一变成了“加课的人”;干电视新闻那几年,“五一”这类公众假日是我们的正常工作时间。一直到妞出了国,到了北欧,才真正实现了“别人过节,我也过节,大家都过节”的日子……你可知,妞突然觉得自己此前的人生状态好可怜!

有的时候,我一边忿忿地咬着手指甲,一边小肚鸡肠地嫉妒着北欧人……他们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假日?他们怎么可以带薪休假那么多天?从小到大,爹妈教育我的都是“让你休息,是为了让你更多更好更努力的工作”,可凭什么北欧人却说“工作,是为了更多更好更快乐的休息”!我们的祖辈父辈、我们自己那么努力的读书学习、那么努力工作,可假日却寥寥无几,而轻松惬意、收入颇丰的北欧人却一年中休息那么多天……

这不公平!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这不合理!!!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听爹妈说,今年中国五一调休,大多数人有了三天的假日

北欧没有“调休”一说,周末永远都是休息日。所以,瑞典和芬兰的五一劳动节只休息了这一天。

不过,按照传统习惯,芬兰和瑞典庆祝五一的活动从前一天的傍晚就开始了。妞在4月30日的微博中说:Valborgsmässoafton,傍晚六点,各个城市都有篝火狂欢,人们可以围着巨大的篝火跳舞唱歌、喝酒烧烤。当然,像妞这种爱凑热闹的家伙也去疯狂了一阵,而且还是不醉不归。

五月一号,和喜羊羊从瑞典开车去了他们家在芬兰郊外的老房子。 

大家,就跟我们一路看看芬兰北部的自然景象吧……(因为拉普兰地区的植物们还没开始发芽,绿色并不多,没什么风景哦。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从照片上看,左手边是河,右手边是森林和草场。

这条河是从北向南流淌的,发源地在北极哦!

请仔细看啊,河面上白色的是冰层和积雪,至今还未完全化冻呢。其实,冰层下面的河水流速是非常快的,常年奔流不息。

再过一段时间,海中的三文鱼将沿着河水逆流而上……

那时,将是钓三文鱼的最佳时间。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树木,森林,蓝天。

这是在芬兰和瑞典开车时看到最多的景象。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在经过一个个小乡村之前,会有各种限速提示。北欧道路的各种指示牌非常清晰,在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开车,真是享受啊!

但是,一定得记得,高速公路的限速一定要遵守,不然,随时会有大罚单恭候。更关键的是,超速驾驶,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安全。

各位筒子,请切记哦!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芬兰,“千湖之国”,湖泊和河流着实是多。

经过一条小河。

行车道的左边,是专门供行人和自行车通过的。彻底与机动车分隔开来。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头顶飞过雁群。

想起小时候的语文课本中有这样的话,“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排成一字”……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看到大雁,喜羊羊想起来提醒我:“你加入射击俱乐部,狂练习枪法,该不是为了吃野味儿吧?”

如果这小子不是在开车,我真有可能舞动俺滴左手九阴白骨爪、右手降龙十八掌把他打飞出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车的右边,是被犁过的土地。

和咱们中国东北差不多,芬兰的北方主要种土豆。

真心不理解:像喜羊羊这些常年以土豆为主食的人,竟然从来不嫌烦!而且还能继续特别钟爱土豆!!!

我曾经嘲笑他,说他每天比较纠结的问题就是“今天到底是吃芬兰土豆呢,还是吃瑞典土豆呢?是吃圆圆的呢,还是吃扁长的?”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还是刚才说到的同一条河流。

虽然现在我们开到的位置更加偏北,但是因为此处水流湍急,河面上冰层比较薄,融化的也更快。大量的冰块被冲到了下游,仅仅河岸两边有些残存的冰雪。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妞冲到车下,先假模假式、装作斯文地弄个“到此一游”的造型。

然后,便张牙舞爪,现了原形。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继续,一路向北!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左手边白色的一个个硕大的球,诸位知道是什么吗?

这是干草草料,是各个农场为了牛羊在冬季(或者说“无新鲜绿草时间”)储备的食物。

干草充分晾晒后,被压实、抽净空气,密封到这样的一个个大塑料膜中。在绿草出现前,牛牛和羊儿们就是靠这些干草料生活的。

妞觉得,以北欧这么大比例的森林和绿地,北欧的牛牛和羊儿们生活的一定是很有幸福感的。当然了,牛牛多,牛奶也就便宜哦。

对了,你知道吗?奶牛在每一年开始吃新鲜的绿草时,产出的牛奶味道也会不同啊!各位在北欧的筒子们请仔细体会下——很快,咱们就能喝到“带着青青绿草味道的”春季牛奶咯!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喜羊羊他们家的农场到了。

我开玩笑跟喜羊羊说,“你,属于进城务工青年啊!”

这小子记性很好,立刻回答我说,“哪里,哪里,我只是凤凰男罢了!”

我咋觉得,我们的对话我和想表达的初衷正好反了呢?!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真是地广人稀啊!

家家都这么大的地儿哦!

这些土地,要是换做在我们青岛崂山区,喜羊羊同学得多富有啊!

和喜羊羊他们家土地相邻的,也是他们家亲戚。人家犁地的时候,顺便把喜羊羊农场的地也给翻了。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喜羊羊说:“其实,真的不需要人家帮忙犁地的。”

我说:“是啊,是啊。你要是来回开车跑到这儿,就为了伺候土豆,成本都收不回来啊!”

喜羊羊说:“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如果我跟你说,我老妈的这些林地中可能有黄金,你会把每一寸土地仔仔细细都翻开的!”

嚯,这人不是又找打么?!

我有那么贪财么我?!

虽然,芬兰北方的确有不少黄金,但是,妞现在也没搞明白:那些成天拿着探测器找金块的人,就这样“徒手套白狼”到底能找到多少?!

不过,时不时就能看到新闻报道,还真有那种在林地里找到金块的主儿……

黄金,难道不是需要“淘”的么?

地里就出么?

不然……不然,我也考虑一下“帮喜羊羊种土豆,顺便看看金块儿什么的”?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一个放杂物的小木屋。

我自己开门爬到了二楼。

推开了二楼的小窗向往张望……

风景好美!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小屋外面的石阶。

很有点点春天的意境了!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小地主儿”家的势力范围……

和他们家的树。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喜羊羊忙忙叨叨没时间搭理我,我除了吃就是在照相。

下回把我“寻宝”找的各种东西发到博客上来。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下午,开始往南开,回我们在瑞典的住处。

沿途,拍到一位在弄木块的芬兰男士。

大家都知道,芬兰是“桑拿浴”的发源地。

传统的芬兰桑拿是烧木头的,因为芬兰最不缺的就是木材。而住在郊外别墅的人们,取暖也是使用木材的。天好的日子里,芬兰男人经常要干的就是准备木材的家务活儿。

可是,妞每每看到男人们用电锯切割木头时,就总是想到河狸啃木头筑巢的情形,总觉得蛮好玩,也蛮好笑。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可爱的芬兰小木屋。

这种红色,是最传统的颜色。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又看到这条河啦!

对岸就是瑞典哦!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河边,曾经是渔民们存放各种渔具的屋子。

现在,人们已经不再靠在河里打渔为生,但是所有的这些渔人的东西都保留下来。

“渔人码头”?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就要到家啦!

咱们的看图说话今天就此告一段落吧!

走近芬兰北部拉普兰——喜羊羊小地主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