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要打着教育的名义肆意伤害——我曾是化学差生

(2011-10-19 06:01:31)
标签:

教育

老师

绿领巾

学生

小学

初中

化学

实验

恐惧

女生

燃烧

分类: 天涯咫尺,共同分享
“世上没有差劲的学生,只有差劲的老师”,至少,我,对于这句话深信不疑。
请,不要去跟我辩解什么“不同的孩子会有天资聪颖或是蠢笨之分”,也别跟我进行“人之初到底是性善还是性恶”的辩论——那属于十几年前大学生辩论会上的传统套路——对此,我早就辩论得腻歪不已,也说得足够多了。
今天,作为一名曾经从事、而且继续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同时,还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也体会过中国式教育的学生,我只想用自己学生时代的一段亲身经历让大家有所思、有所悟……
 
 

不要打着教育的名义肆意伤害——我曾是化学差生

 
妞不聪明,但是足够勤奋,所以,身为一名“应试教育合格品”,我可以在无穷无尽、大大小小、文科理科各种考试中,做到总比其他学生好那么一点点。然而,“应考大王”、“第一专业户”的美好景象却在我上初三以后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彻底崩盘”——
化学。
人生中的第一堂化学课,与我来说,实在是“衰”到了不可思议:
那时的我是班里团支部书记,第一堂化学课前,我正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帮老师干活。上课铃响起,我急匆匆地跑回到教室门口。
“报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眼看着教室门被关上,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老师开始在讲台前说着什么了。
“你不用进来了!”她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又把目光投向了教室里的同学们。
“报告!”我觉得,自己应该有权力进教室的……虽然,我确实迟了,而且是迟了第一堂化学课,可是,可是,我是刚刚从楼下办公室尽可能快地拼命冲上来的啊!我刚才是在帮班主任老师,而不是忙自己的私事啊!
这一次听见我的“报告”,那位女老师并没有转头,而是继续着她的讲话内容。透过门窗的玻璃,我看到班里有同学在小声提醒她,特别是我的同桌,他在跟老师说着什么。我想,他们是试着让这位化学老师知道,课间的时候我是被班主任叫到楼下去的。
“班干部?!班干部有什么了不起?!你有三头六臂?你爸是大学校长?你不是人?有本事你就在办公室一直待着啊!”化学老师转头向门外、狠狠地瞪了我几眼,然后,才一边说一边向我走过来。终于,她打开了教室的门。此前从没经受过什么“挫折教育”的我,第一次遭遇莫须有的批评,一下子被说懵了,脸红得几乎能够烫到自己,头低得不能再低。
现在想来,也许当时老师心情不好,也许她真的很痛恨学生上课迟到,也许她还有n多个可以不开心的理由……但是,对于当时那个小小的我来说,老师的这一番话实在是太重,太重,重得让我害怕,让我觉得无地自容……
“你怎么还不进来?!是不是我得用八人大轿把你请进来才行啊?!怎么那么大架子!你有什么毛病啊?!”已经转身走回到黑板前的化学老师突然大声冲我吼着。
虽然,我没有抬头看,我的眼前只是一片水泥地面,可是,我听见了同学们的笑声……
应该说,此时此刻的我,现在的我——这个已经在险恶江湖摸爬滚打多年的社会人的我——早已不会介意如此被人讪笑、也不会在乎别人的讽刺和挖苦了。可是,现在的我多大了?而当时的我才多大?彼时彼刻的我,只是一个初三女生,一个除了读书、考试,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啊!老师的批评和同学的笑声,在那一刻,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地、深深地插进我的心里。
我的头像是挂在脖子上那样,垂到了胸口,我挪着脚步,悄悄地走进了教室。正要往自己的座位走去的时候,化学老师又说话了:“上课迟到,还有脸坐着?到墙角站着去!”
天啊,那时的我,那个虚荣的小小的我,以为只有所谓的“坏孩子”、“差生”才会被老师罚站呢!没想到,我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向隅而泣……突然想到了这个再贴切不过的成语……面对墙壁,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拼命打转。
“谁让你冲着墙的?!转过头来,面向大家!”化学老师冷酷的声音又一次像炸雷一般在我耳畔响起。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是啊,如果换作是我,如果那时的我是坐在教室里的自己的座位上,而不是站在教室前面、黑板旁边,我,也必定会跟大家一样,忍不住笑出声来的。难道,不是吗?一个在大家看来老师喜欢的所谓好学生,居然,会被罚站了!多新鲜,多好玩,多有喜感啊?!可惜,坐在下面的不是我,而我,却偏偏是那个被罚站的、被嘲笑的家伙……
整整一堂课,我都这样站着,面向大家,低着头,眼眶中含着眼泪,静静地站着。
……
化学,是有实验课的——这点,你我都知道。
所以,继化学理论课上的罚站经历,一衰到底的我,又把霉运延续到了实验室课堂上。
……
“你!你不是考试级部(就是“全年级”的意思)第一吗?还用上我的课吗?!”所有学生刚进实验室,老师就用手指着我大声说。
实在不懂,我的第一堂化学课迟到居然会让老师一直耿耿于怀、记忆犹新。除此原因之外,我应该没有什么其他地方招惹这个老师不高兴啊?!我从不奇装异服,也不举止怪异,我尊重老师,团结同学,认真完成作业,上课认真听讲……可到底,到底是哪一点让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抓住我不放了呢?或许,现在想来,是不是当时的第一堂课下课以后,我应该跑去跟她很认真很恳切地检讨一番呢?可我当时的冤屈跟谁诉呢……
那时的我,胆子很小,很怕吓的。化学老师的这句“还用上我的课吗”把我唬得小心脏怦怦狂跳。
……
实验台上有水电解器、水槽、酒精灯,火柴……(初中化学的第一堂实验课上的各种工具,或者说各种道具,我想我会铭记一生。咱们继续往下说——)我们要做的是水电解实验,就是用直流电将水分解为氢气和氧气。这个实验是需要每个人和同桌两两完成的,我的同桌,是一个活泼好动的男孩。
通电……气体生成……我小心翼翼、认认真真,既紧张又惊喜地看着实验一步步顺利进行。
“刷……”,同桌笑嘻嘻地划着了一根火柴。
接着,他把火苗移向了酒精灯。
酒精灯,被点着了。
偏偏就在这时,前一排的男生突然转过身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同桌叫他回头的),也不知道怎的,他的转身让我们的实验台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嘭!”我只是听到了一个不是很响亮的声音,接着,就看到——哇,酒精灯倒了!大半瓶的酒精猛地一下倾泻出来,顺着桌子几乎全部泼洒到我的上衣和裙子上面!!!差不多是同一时间,火焰也顺着刚才的酒精灯灯口一下子烧到了我的全身……当时,是青岛的秋天,女学生们还都穿着裙子。我的衣服全都是棉质的,从胸部到腿部又都洒满了酒精!更可怕的是,酒精像是让我整个人都一下子剧烈燃烧起来了!
我当时的样子,在别人看来,一定很恐怖,很像是一个自焚的火球,无比惊悚。如果是成年人,如果换做是现在的我,第一时间要做的,当然是灭掉自己身上的烈焰。然而,你们可知道,当时的那个我,在想什么?
“这下可闯祸了!老师不让我给她的课堂捣乱的,这下,老师又要骂我了!”我竟然是这样想的!
自己都觉得当时那个小小的我真傻,真蠢,真可怜……都什么时候了,我对于化学老师的恐惧却比自己身上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更甚、更深!
我,就站在那里,脑子里拼命想着“如果老师骂我、让我罚站怎么办”,而根本没有想自己若是就这样活活被烧死了、被碳化了会怎样。站在原地的我,内心无比恐惧,在那里,我不动,也不出一声。
我怕,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不是怕团团包围自己的烈焰,我怕我的老师……
“水!”不知道是哪个男生喊了一句。
我的同桌抱起我们实验台上的大水槽,对着我奋力一扬。
“哗!”我被从头到脚浇了一个透。
……
火,灭了。
我身上的火,竟然灭了!
……
“你是故意给我找麻烦是不是?你这个女生怎么能这么坏?你觉得你能考上大学,就故意耽误大家的时间了,是不是?你怎么这么阴险?!”化学老师用她的手指头狠狠地戳着呆若木鸡、狼狈不堪、好似落汤鸡一样的我。虽然我的额头上被她的指甲划出了一道道血印,我却一点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而且,一贯好哭的我,当时,竟然没有哭!我想,我是吓得、委屈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当天,后面的其他课,我都没有上……
我不记得被烧得衣衫褴褛、湿淋淋的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我也不记得后来的书包,是哪个同学帮我带回家的……
当时爸妈工作都特别忙,他们也并不知道我当天在学校都发生了什么。
可是,我的“恐惧化学后遗症”就算是从此落下了——我越是想要好好学化学、不被那位女老师骂,我就越是学得一塌糊涂;我越是想要好好地完成化学实验,就越是频频犯错、失误连连;老师越是骂我,我就越紧张,我越紧张,学得就越发艰难。这种恶性循环,在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就明白无误地表现出来了——化学,我只考了39分!
这,在当年,在我们学校,绝对是一个震憾了全年级的超级分数——我能够做到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历史、政治、地理……各科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自然,不会有人料到,我的化学,可以拿到倒数第一!至今,这件事儿,拿我同桌——当年那个差点把我点了天灯,现在的房地产大鳄之子,超级富二代帅哥——的话说还是“一个学术界大冷门”。
不单单是这一次考试,此后,我的所有的大大小小化学考试,都稳稳地占定了“39”这个让人笑掉大牙的“吉祥号码”。
“你说这孩子她怎么就……”每次家长会,我父母和班主任老师最最头疼的,就是我的化学不及格问题。
“你到底为什么学不好化学?”“你到底是怎么了?”所有人,他们都这么问过我n多次,可是,我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啊……我就是怕!一看到那位女化学老师,我就是害怕,就是颤栗,就是内心恐惧嘛……每天早上,如果这一天有化学课,我都是一路哭着走去学校的……
可是,这一些,能是我讲给爸妈、讲给班主任老师听的理由吗?
“按说,这孩子不笨啊!”几乎我的所有老师都这么看。谁都不认为,一个可以把数学、物理考出满分来的学生,会存在智力缺陷的问题。特别是我的物理,虽然此后的我在读高中的时候选择了文科,可是,我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全市物理奥校中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甚至,到了高中文科班,我还能在物理奥校继续PK其他理科男生……我想,我应该不是智商那么低的吧……但是我又必须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虽然爸妈花了那么多钱,我用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去恶补、去死磕化学,我始终就是一个不及格的差生。
我的化学弱,弱到了高中联考的时候差一点让我失去保送生、推荐生的资格;我的化学弱,弱到了让我不得不放弃了自己曾经想要做一名医生的梦想……
当年从家长到老师到我自己,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我的其他课程再好,仅仅就化学这一项,就会拖着我的后退。进入中国第一流的医科大学曾是我的梦想,可是,若是我的化学如此之差,高手如云的高考独木桥上,即便我其他科考试成绩再高,也拉不平我的化学低谷……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由于自己太过差劲的化学,我只能和自己的梦想失之交臂,而且,越走越远了。 
 

不要打着教育的名义肆意伤害——我曾是化学差生

 
一切都是从前,历史无法改变……这些道理我都懂。
我没有什么可抱怨,也不怨自己从前的那位化学女老师……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段历史再不断重演到更多的学生身上。
有些老师总是说:“批评你,是为你好,是激励你,是刺激你上进,懂不懂?”,可是,这样说这样做的为人师者,是否考虑过学生的心理和是否能体会一个未成年人的心情?你认为“是小树,就要狠狠修理”,可是,剪得太狠,小小的树苗也会痛、也会伤筋动骨的啊!
看到这几天新闻关于“给差学生带绿领进”的报道,实在让人气不过……要知道,越是年龄小的孩子,就越是敬畏老师。老师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会让小孩子害怕、伤心。虽然,我曾教的是高中生,现在教的是大学生,可是,即便是这些十几二十岁的中学生、大学生,其实,也只是心智并不成熟的大孩子啊!对于他们的教育,我们也一样不能简单粗暴啊!
为人师,是传道授业解惑的,而不是伤人心、让人恐惧害怕厌恶的,对不对?做学生的心情,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能够、也都应该设身处地地去体会的,对不对?毕竟,我们都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更何况,你我若都是为人师者!
 
 
学校、学生、读书、教书那些事——妞的更多相关教育的博文
 
 
【往事并不如烟·我做学生那些年】
 
 
 
 
 
 

不要打着教育的名义肆意伤害——我曾是化学差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