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欧中国妞
北欧中国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8,017
  • 关注人气:5,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2010-05-22 22:44:21)
标签:

瑞典

甜点

布丁粉

巧克力

鲶鱼

过敏

分类: 北欧美食,有滋有味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哪能因为过敏,就耽误了吃喝玩乐?!

在家折腾,弄巧克力布丁吃呢!我们就一起边看图边聊吧……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这个纸盒里装的是布丁粉,巧克力口味。

在突然想吃巧克力味道的东西却又对真正的巧克力、巧克力冰淇淋、巧克力蛋糕还有巧克力曲奇失去兴趣的时候,chokladpudding就跃升为本人最青睐的甜点。

据说,超级嗜甜、酷爱巧克力的瑞典人都非常喜欢吃巧克力布丁。正如博友“迷茫的伊万”所言:瑞典人懒,多是买那种半成品或是简单加工就能吃的东西。哈哈,没错,用巧克力布丁粉又快又成功地满足自己的口腹之虞,这简直就是绝大多数瑞典人常常干的事。而这种EKSTRÖMS品牌的产品,则是在瑞典销售最好的。

EKSTRÖMS是以生产各种甜点、果汁饮料、半成品甜点原材料(诸如上图这种布丁粉)而闻名的瑞典企业。从1848年建厂到现在,EKSTRÖMS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了,很多瑞典人都是从小就吃EKSTRÖMS的各种甜品长大。如今的它,已经成为瑞典老百姓特别熟悉而且喜爱的美食品牌。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热量表:

每100克布丁含热量120卡。

每份布丁(150毫升)的热量为190卡。

嗯,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买这种材料做布丁的原因——热量低,吃了没有太强烈的负罪感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包装盒这一面印的是做法:

两人份   250毫升凉牛奶     60克 (5.5大勺)布丁粉

四人份   500毫升凉牛奶     120克(约150毫升)布丁粉

……

步骤:将凉牛奶和布丁粉充分混合,

放入冰箱冷藏15至20分钟即可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吃之前,可以在布丁表面装饰一些可可粉、香草糖粉、椰蓉碎末或者打发的鲜奶油等。

我用的是椰蓉,因为貌似本人在混合牛奶和布丁粉的时候,搅得不怎么匀,布丁表面竟然跟月球似的!要么,要么,就是我成心的?……哈哈哈,我的脸部过敏,也不能让布丁有一个光滑细腻的外观啊?!

对了,谢谢各位给妞的祝福啊!

我的关于过敏的博文和照片一发出,就让大家很同情,妞也同时收到了很多的问候呢!

呵呵,好感动啊!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再发张学生给我照的片片……

造型和神态都很恶心的!

争取让大家和我一起,在阅读后面内容的时候共同过敏、一起吐,哈哈哈哈……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关于过敏,絮絮叨叨、嘚啵嘚啵到现在,不好意思,我还有话要说……

春季花粉过敏,这毛病,我在中国的时候绝对没有过,而且还相当抗过敏呢!

不论什么天气、什么季节,也不管是什么花、什么粉、什么植物、动物、化学药剂,我都不曾过敏过。But,but,but只有一样除外——鲶鱼!

对鲶鱼,我其实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真正的过敏呢还是心理上有障碍(没有到医院测定过敏源)。反正,到目前为止,每遭遇这种大嘴巴的丑家伙一次,我就铁定很惨!

能想象出有多惨吗?

——真的是失去直觉啊!

这种反应,也真的是很奇怪呢!!!

……

鲶鱼,我在上大学之前,从没吃过。因为父母很讨厌这种在他们看来“奇脏奇丑”的东西,当然也就绝对禁止我试吃或者试尝。当然了,在我们胶东半岛常年都不缺各种新鲜的海鱼,淡水鲶鱼原本也不怎么招大伙儿待见。

后来离开海滨城市,到内地读书,便遭遇到我们宿舍里的一位“鲶鱼狂”。无比喜欢吃鲶鱼的她和我同系但不同班,所以,互相帮忙买饭的时候,她给我买了一次鲶鱼——

“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肥?是肥肉吗?”记得我第一次尝了尝饭盒里的红烧鲶鱼的时候,很是惊讶于它的味道。

“放心吧,这是鱼,是鲶鱼!不是肥肉。你觉得好吃吗?红烧鲶鱼可是我最喜欢的啊!”

什么,鲶鱼?!这,不是很脏么……可是,看着她一脸的期待,我点了点头,“嗯,还行吧!”(只要能忍受,就不说no——这是我一直以来做人做事最最致命的弱点)。

第一次吃鲶鱼,我的各项生理、心理指标都处于正常值。

第二次,也是我那亲爱的上铺姐妹儿——“鲶鱼狂”替我买回来的午饭。“谢谢,谢谢!”我和另外两个室友跑去洗完手,就都赶紧坐在宿舍的书桌前。我们班下课晚,鲶鱼狂她们班的人已经开始在吃饭了。

“给你买的鲶鱼哈!”那姐妹儿一边吃着她的鱼,一边转头跟我说,“我们都买了鲶鱼,你尝尝吧,今天做得可好吃啦!”

“嗯,好啊!”第一口鲶鱼肉随着我的筷子进到了嘴里。

还没咽下喉咙,我立刻就有一种马上要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的感觉——急匆匆站起身——要往厕所跑——可是,竟然头晕眼花、连腿都抬不起来了——“啪”的一声,我双膝跪在地上,两个胳膊撑着地面,开始“哇哇哇”的呕吐起来!

正在吃饭的室友们都给吓坏了,饭也不可能继续再吃,大家全都围了过来问我怎么了。那时,我哪里有说话的力气啊,连两只手都几乎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这样的姿势,我保持了好久,一个劲儿犯恶心想吐。即使是胃里什么都没有了,可还是不停地干呕……

从那以后,我跟“鲶鱼狂”打了招呼,今后再也不要给我买什么鲶鱼吃了,免得再不舒服。

可到了大四考研结束、在报社实习的时间里,我又“冤家路窄”遭遇了鲶鱼!

一次在酒店里吃饭,上了一大盆鲶鱼。K,我们那鼎鼎有名的报社社长居然也是“鲶鱼狂人”……我咋这么命苦呢我?!

社长居然还无比热情地招呼大伙儿跟他实现“共同爱好”……切,就一破鲶鱼!要是换别的啥好事,我就“向领导看齐”了,鲶鱼,咱就免了吧!

“小*,你怎么不吃鱼呢?”越是怕走夜路,还越是碰上鬼了!社长很“亲民”地招呼我吃鲶鱼!

“我,吃饱了!”我赶紧放下筷子,做几乎撑死状。

“吃点鲶鱼啊,这种鱼美容的!”社长真不愧搞文化传播的呀,从没听说过鲶鱼美容,他就敢这么跟我传播……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啊!那什么,我不敢吃,我对鲶鱼过敏!”

“胡说,哪里有吃鲶鱼过敏的?!”郁闷死啊,不知道“己之所欲”也要“勿施于人”吗?!我低头没说话。

“小*啊,你这小姑娘也太娇气啦。要记住,今后做记者,是要够泼辣、够勇敢、是要能吃苦的!”最讨厌这种做语重心长状教育我的领导了。

“来,给你点鲶鱼吃吃,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过敏了……”社长竟然站了起来,用勺子舀了好几块鲶鱼、伸长了胳膊、拉直了身体,探到我这边来。

“谢谢,我自己够得着。”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开始特腻歪这社长的。当然,这也奠定了我绝对不在他手下干活的扎实的思想基础。

我想,那一刻他是在盯着我的——就是我很勉强很勉强地把一点点鲶鱼肉,无比艰难地捅进自己嘴里的那一刻——我只能是猜测,因为,鲶鱼进嘴的一刻,我就晕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大餐桌下面的地毯上!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会瞬间昏迷,因为,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吃了鲶鱼会有这种反应,只是,从心理上,我对于鲶鱼、吃鲶鱼这事很抗拒。

“你没事吧?还真晕啊?!”社长这话说的,就好像我是装的一样!

“社长,我不是表演学院的……”看来,我当时的昏迷只有一两秒钟,大家还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我就出溜到桌子底下了!

……

后来,回青岛,跟死党们闲聊、侃大山的时候,把这事儿跟大伙儿一一“汇报”了。居然,这帮哥们儿姐们儿也都不相信。

“不会吧,压根儿没听说过敏还有直接躺倒的!”

“可是,我当时就是失去直觉啦!”

“该不是你们社长给鲶鱼下药了吧?”

“不能啊,没机会下手吧!我们两大桌,将近20人呢,我眼瞅着别人都吃了。”

“你喝酒了?

“没啊!我一实习学生,让我喝什么酒哇?”

……

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这伙儿不撞南墙不回头(应该说是“不让我撞南墙不回头”)的男女闺蜜们竟然都不相信我会晕鲶鱼!

不过,说真的,那时候,其实就连我自己心里也还有点不服气——我应该就只是不喜欢吃鲶鱼而已,或许,我就是犯恶心呢?也许,就是紧张、害怕,所以才晕过去的吧……

“你敢不敢再试试?”啥叫狐朋狗友、啥叫朋友是“猿粪”?那就是——我们经常会想到一样的坏事!

“试就试!”说心里话,我也想知道自己再次吃鲶鱼会是什么状况?难道能一次比一次更可怕?!

“吃可以,但是你们得在我身边扶着我,以防我万一晕过去!而且,如果晕得时间长,记得给我叫救护车哈!”

“行,咱找个靠山大医院近的饭店(山东大学附属医院是我们青岛最好的医院)!”知道我们这都是一伙儿什么人了吧,哈哈哈……

果然,果然啊!我果然“不负众望”!!!在鲶鱼再次进到嘴里的时候,我又一次全身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次“天使在人间”的时候,一闺蜜正给我计时呢,“没事,你就是一瞬间昏迷!”

此外,俩哥们儿正站我椅子旁边,一左一右夹着我。

“咋样,晕得还行?”只要没摔着自己,没伤了、碰了哪里,我这种啥啥都不吝、觉得啥都好玩的人就不认为是什么大事。

“晕得挺好,挺有效果!”

“嘿嘿,那就成!”

……

虽然还能笑得出,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碰鲶鱼了……

此后,我还真的做了记者,还真的如当年社长所要求的够泼辣、够勇敢、够能吃苦,但是,我再也不去招惹鲶鱼、也不拿鲶鱼来试验自己的耐受能力了。

在电视台工作的那几年,有好几次重大采访,广播、电视、报纸、网络媒体的记者们得以聚在一起吃饭,我也曾和鲶鱼面对面,但是,不敢有更多亲密接触。于是,同行们都知道了我“晕鲶鱼”……

甚至,有一次曝光节目后,被曝光的社会小开放出话来:“一定要把那个*记者扔进鲶鱼缸里!”

莫开窗,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过敏ing(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