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锦瑟》——《当代》2019年第一期

(2019-01-20 15:35:20)
标签:

文学

文化

情感

分类: 短篇小说

锦 瑟   曹明霞

 苏云峰深谙对付女人之道,从年轻始,基本就是要文有文,要武有武。不然,他娶不到刘洋。

刘洋也算文武兼备,昆乱不挡。演过戏,又有点文化,懂风月亦解风情,只要她愿意,几分钟内,就能让男人壮怀激烈,心旌摇荡。比如,她对权力欲强的男人,会用一些“龙颜”“圣上”这些看似调侃、实则阿谀却并不肉麻的小词儿;碰到有点浪漫的,短篇小说《锦瑟》——《当代》2019年第一期那更是有了用武之地,三言两语,同类对暗号一样,瞬间知己。她这一本事,跟苏云峰分不开,耳濡目染,日久熏陶,相当于一个人不经意间跟了一名名教练——有秉赋者,杠上开花。天资平平,也不会再死木头一块。

不说话时,她款款落落,低眉敛眼,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像一个有几分内秀的才艺女子,跟风尘又有不同,也远离了演戏的兰花指习惯。总之吧,你也说不上是哪儿,她总是流露出那么几分与众不同。后来,网上比较流行“撩汉”一词儿,对,她的不经意间,就是有点撩汉。苏云峰沿用了东北话,说她“撩骚儿”,说她闷巴出出,不显山不露水的,最能撩骚儿,也是骚浪。

刘洋反驳他不礼貌,粗俗,管他叫焦大,老焦,焦大哥。当然,这都是指《红楼梦》里的那个马夫了。有时,她还称他西门,西门同志,老西,即《金瓶梅》里的那个色徒。老苏都不同意,也严重反对。他觉得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应该是贾政,贾老爷,贾老爷的生活,怎么能跟那些下流坯联系在一起呢?由此,他看刘洋的眼神,加了几分轻蔑,愠怒。这样的脸色,对刘洋来说,也是陌生的。从前,他可不是这样啊!老苏年轻时是搞戏曲研究的,一个冷门得没有观众的行当,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如今,三十年过去,老苏已脱离了本行,转战成一名机关干部,进而,老干部。在他心中,曾经熬心费力评过的那些花花草草,脂脂粉粉,现在想来,似朝露,如云霞,天边的锦绣……

刚才,刘洋边洗碗边让老苏递给她一件什么东西,老苏慢腾腾的。她催促他,老焦,焦大哥,能不能快点?

头没抬,也能感觉到空气凝重了,变沉了。老苏那只正递东西的手,铸在半空中,面沉似水,他像没听懂一样问:什么?你说什么?谁是焦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