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念去去 千里烟波——欧洲行

(2016-11-29 22:38:38)
标签:

文化

旅游

分类: 生活日志

念去去 <wbr>千里烟波——欧洲行读过陈丹青的《无知的游历》,他的大意是说,如果你要到哪一个地方去旅行,预先做做功课,有所准备,再去游逛,那大概是个幸福的旅行。念去去 <wbr>千里烟波——欧洲行

他同时还说,到了某一国家,望望天空,呆坐一会儿,这样的旅行常常更觉舒适。此两点我都同意,在法国巴黎,塞纳河,巴黎圣母院,卢浮宫,埃菲尔铁塔,这些地方都离得不远,如果走马观花,一个下午也许全能看完。但我没有马不停蹄,坐在圣母院广场,晚风,夕阳,闲看一会儿喂食鸽子的人们,确实很惬意。
    二十天时间,巴黎里昂日内瓦米兰罗马巴塞罗纳再回巴黎里昂,地理位置上一点没有绕远,机票火车票,经济又科学。这是女儿设计的路线。一路行走,火车飞机均是两个来小时,看风景不疲惫,人体感觉恰恰好。机车的性能,也都非常好,短途,飞机是低空,可以看见下面海的清澈,阳光照透了海底,飞机的影子在海面,一会像飞鸟,一会像小鱼。这是我乘坐了无数次飞机,第一次惊见的。火车的座位都是棉麻,适宜人体,有胖人的宽座位,也有母子的半宽座,一组一组,各坐所需。火车从瑞士出发,一路都是环绕着日内瓦湖,湖水和天空一样蓝,那份美景,确实有几分恍惚,天上人间,今夕何年。

每一城市都停留两三天,有民宿有宾馆,这样从从容容的走,尚觉累。如果跟了那装卸货物一样的旅行团,不知要受多少罪。印象深的是他们的教堂,广场,那些让人心灵震憾的雕塑艺术,他无言却有力的见证着人类的文明,脚步。街道倒不是太干净,秋风落叶尚未及扫,但所有的街道,都不出几十米,一定有适宜婴儿车上下的坡道,母亲生了孩子,三天就可以推着婴儿车出来,公交车停下,踏板正和路肩齐平,母亲们一悠一耸,拖拽婴儿车像背个挎包一样简单方便。

在巴塞罗纳,有一辆专门的大巴是去往世界名品打折村,去时听到前面后边都是中国人,回时,那年轻的一对对,不时小声说着,真便宜真便宜。他们购置的货物除了衣服,首饰,化妆品,还不惜力的背了很多沉重的锅,双立人刀具等。所谓的便宜,应该是和国内加了太多赋税的商品比吧,耐克,阿迪,在那儿就是平平常常的运动装。一个河北口音的男子把一匣子双立人指甲刀都收了,结账时,款台小伙儿苦笑摇头。

返程从里昂到巴黎坐上午的飞机,到戴高乐机场一小时经停,再回北京。孩子一遍遍叮嘱,并打印出清晰的地图,唯恐E区到F区转乘的走错。飞机低空时,法国的公路河流,山峦房屋,好看得像一块块电路板,眼睛成了航拍。快下飞机时,看身旁这个看书的老头,我拿出机票给他看,他懂,笑着拿出他的机票,示意我下机后跟他走,同一班。心里有了底,便不慌不忙。

可是,忽略了出境的问题,转乘前,是要办理出境手续的。庞杂的人群长队,而所有人并不是乘同一架飞机。排到一半,登机时间已过,十二点三十五登机,此时已近一点。一块蓝牌,指示着法国人和其他国家出境者的分流,老头告诉我,站到另一队,他则去了他本国的排队窗口。那一队很短。

焦虑,危机,前后都是无尽的人,而排到窗口,不知何时。一对年轻的男女,向工作人员讲了什么,那个相貌似马来西亚人的女工作人员,她一摘软围栏,让他们过去了。他们的情况应该跟我一样吧,我也向女工作人员出示我的机票,她只说了个M43M43我当然明白,那是我的登机口。我要问的是能否允许我先办理出境手续?不知她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明白,转身走开了。中国人不排队的坏名声,已经远播,我恐自己再是其中一员。听天由命,继续捱。亚洲人对亚洲人是不客气的,这是我一路的领教。

终于挪到窗口,一寸一寸,办完了,出来了,登机的人流已经没有了。这时候,不识法文的我,都不知该走向哪里。突然,发现了救星一样,那个老头,他竟然壁立墙角,在等我。

发自内心的感激,感谢,生疏的用英语说了句谢谢,此前的所有交流,一直是眼神,手语,现在,我冒出这样一句,他发现哑人开口了一样惊喜。我们迈开大步,小跑着冲,直梯,滚梯,上上下下,如果走错一处,返回的时间都没有了。像从一个车站跑向了另一个车站,终于跑到有工作人员的栅口,以为是登机,结果这才是摆渡。摆渡车又像公交一样走了好远好远,还出现红灯,停车,塞车,这些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的。从摆渡上再下来,才进了所要乘机的F区。F区又是一片辽阔的商场,此前地图上标注的找到施华洛世奇,再左拐右拐等等,哪里还有辨认的时间?一个一身牛仔的黑人姑娘,只有她像是登机的,其余人都很安闲。法国老头读懂了我的表情,他问商场服务员登机口的方向,随着那个女人的一指,我和黑人姑娘都撒腿狂奔了,速度有多快,不吹牛的说赛过刘翔,像煞了博尔特。我和她是并驾齐驱的,而她看样子也只有三十来岁。我们狂奔,飞奔,如果赶不上这趟飞机,我三个月前的便宜机票就白订了,不可改签。接下来的住宿再买机票等等等等,都会很糟糕。是这些让我老迈的腿变成了马达。法国老头体力已不及,终于,终于,我们终于扑到了工作台上,工作人员快速出单子,奔廊桥,跑,还是跑。进飞机,瘫坐,大口喘息,已然快要吐血。

机轮滑动,早上出来空腹喝了浓咖啡,加之这一通跑,抬头看的力气都没有了。回程理论上是九个半小时,一点半起飞,第二天早晨六点半到首都机场,七小时时差。因为侄子来接,那么繁忙的他请了假来接机,自己便下了飞机又逃跑一样快速去取行李。直到安顿下来,才想,没有留下那个法国老头的电话,好好谢谢人家。要知道,他当时可是冒着自己都赶不上飞机的风险在等我的。法国人,除了少数黑人,阿人,处处见慈祥的雷锋。他们是真雷锋。

春天准备这场出行的时候,心里是犹疑的,对那份陌生,遥远,有向往,也有畏惧。瑞士那个我喜欢的女作家告诉我说,人生,可以试着去挑战困难。现在,走了,看了,挑战了自己的耐心,又安全返回,这也算是一次小小的挑战吧。地球是所有人的家园,此前只是纸面上的一个认知,现在,觉得很亲切。

想念孩子,想念那片美丽的好山好水,想念那规则秩序制度下的宽松,想念那么好吃的面包水果巧克力,想念……虽然想念,我又知道,真的到了那里,不出几天,又会开始想念故乡的,思念自己长时间生活过的地方,这是我们人类,克服不了的缺憾吧。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想念哪里,就到哪里生活一段,正所谓哪里心安,哪里即是家园。自由,行走,真实,宽松,这是我的中国梦……

 

(蒙帕纳斯墓园,这个胖姑娘,在帮我打问老奶奶:寻着图示,莫泊桑的墓,怎么找不到?)

念去去 <wbr>千里烟波——欧洲行(老萨和波伏女士合安在一起,很多人留下了车票。我写着:萨特,波伏,你们好!)

念去去 <wbr>千里烟波——欧洲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