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明霞
曹明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840
  • 关注人气: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前世 今生

(2014-04-08 22:41:45)
标签:

休闲

情感

分类: 生活日志

我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女儿。在女儿襁褓中的时候,妹妹二十出头,抱哄她,就像年轻的女孩在摆弄一个芭芘娃娃。一晃儿,二十多年,瘦小的妹妹,成了健壮女儿的芭芘。她们有委屈了,经常互诉。状告的对象,基本是我。我成了她们情感世界里那个不讲理甚至可能还蛮横霸道的女王。前世 <wbr>今生前世 <wbr>今生

也奇怪,虽然这样,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对我毫无条件仁爱的,又总是她们俩。妹妹只小我一岁,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及至现在的中年,恍惚中,她就是那个让我生气让我睡觉都焦虑的孩子,叫她的名字,经常呼错,叫成了女儿。而女儿在时,又常常喊成了她。有几年她俩都在我跟前时,想叫谁,要在脑中分辨一下。

她们的共同点,是都不太听话。更大的同共点,是不听话的同时前世 <wbr>今生爱我没商量。妹妹因为老小,她的爱物比我多,她曾有过一条独一无二的裙子,是当时新婚的嫂子给她做的,上面对称的图案缀满了金线,非常漂亮,也非常金贵。我因为受一本杂志的启发,那上面有一个手捧蒲公英的少女,我认为这条裙子如果改成她那样的上衫,会和她一样美好。妹妹信任了我这个没有受过任何裁缝训练的人,把她心爱的裙子交给了我,结果,裙子没了上衫也没做成。还有一次,她有一条毡绒围脖,我想当然地以为,围脖对折,然后手掌放上去,比着大小剪下来,再缝合,必是一只只手套。结果,又是毁了围脖手套也不见。再大些,她比我更早的去了都市,穿回件水粉色的澳毛衫,我想如果改成电影上某个明星那款,会比她还漂亮。结果,毛衫又变成了线团……妹妹几乎从未当面责备过我,就像女儿,有了不忿去向她说,她们互诉衷肠,也可能是联合批判,批判归批判,背后骂皇上呢,这个,我理解,也想得开。我心疼的是当面,她们不约而同的,把最好吃的,留给我;最好穿的,让给我。妹妹有任何东西,我都不敢表现出一点的喜欢,如果她看出我中意,那一定会拚命的让给我。女儿呢,记得小时候给她洗澡,浴液使她滑得像条鱼,抱不住落到地上,她起来,不哭,还用两只小拳头,给我捣后背,说妈妈你太累了,你太累了……二十年,弹指,盼她长大,她就长大了,我们,就老了。佛祖说,人和人,是有缘份的。冥想中,我的前世,和她们也一定有渊源,也许还像绛珠仙草的,因为是亲人,没亲够,今生,又聚到一起了。

以此,类推那些在我们生命中有过知遇的人,无疑,那也是恩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