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习五一
习五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9,475
  • 关注人气: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反渎神法律”和其“诽谤宗教罪”的恶果》(三)

(2017-02-08 14:19:30)
标签:

“反渎神法律”

“诽谤宗教罪”

分类: 宗教研究

五一评论:2017116日,公安部发布公告: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O网页链接。此次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八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一)煽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的;(二)利用宗教煽动仇恨、歧视的;(三)在出版物、信息网络中刊载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的。关于第三款:如何界定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引发巨大争议。反对将歧视、侮辱宗教列入治安处罚条例,要求删除第68条第3款的呼声,如同山呼海啸。

《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修订,既事关整体社会安全,也与每一位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革故鼎新,需要群策群力,集思广益。现转发《论反渎神法律和其诽谤宗教罪的恶果》一文。该报告是免费提供在网上www.humanrightsfirst.org©2011人权第一。中文翻译:五藤高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篇报告集中选择某一种宗教的不宽容现象,偏颇源于执笔者的理念。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因报告篇幅较长,将分期连载。

 


第二部分:因渎神律所造成的各类暴动的纪实

 

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我们将曝光那些因为犯渎神罪或者有相关谣传而导致暴动的例子。某些人因为不小心说错了话或是其说话内容遭人误解,而被定性是对古兰经的侮辱,而最终导致暴动。常见的暴动情况一般出现正在审讯渎神罪的法庭外面。暴徒们往往要求如果法庭判罚不正,他们就要代替法庭自己干。法庭并不是暴力的终点,暴徒们除了在法庭外抗议,往往冲入城市、攻击其他宗教场所,打砸抢烧杀无所不为。以下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往往对此无能为力或木雕泥塑,不能保证被告、法官和被告律师免于此等法外暴力的袭击。同时也有相关实例证明政府有串通煽动此等暴力的行为。这些暴徒都认为去杀掉渎神罪被告和其支持者—— 包括其朋友、家人、律师和法官,乃是其宗教义务。尽管,在巴基斯坦官方宣布没有人因为渎神罪而被判处死刑,但自1980年有记录起,仍有三十多起渎神罪被告被法外处死的案件,其中几乎没有几个案件能够得到公正处理。

突尼斯

2011年10月14日,100多名伊斯兰教暴徒围攻了纳比利-卡洛里(Nabil Karoui)的家,此人是Nessma电视台的业主,他在他的电视台里播放了《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这部动画电影,这部描绘伊朗1979革命的电影里把神描绘成一个大胡子老人。暴徒们认为此电影违反了伊斯兰教中不得以形象描绘神的教义。于是,他们携带刀具和燃烧瓶坐着出租车开到卡洛里家进行围攻。其中二十多个暴徒破窗而入,砸坏煤气管道并将宅邸的女仆打成重伤。后来,有5名暴徒被捕。结果,在另一个城市里引发了抗议活动,抗议开始是和平的,后来转变为暴动。约1000名暴徒攻打政府设施,企图破坏卡斯巴士(Kasbah)的地区长官的官邸。为镇压暴动,警察不得不动用催泪瓦斯来驱散对手。2012年1月24日,一群萨拉菲伊斯兰教暴徒对聚集在法庭门外支持卡洛里的支持者进行辱骂和殴打。在斗殴中卡洛里案开庭,但不得不草草休庭到4月19日。如果卡洛里被判有罪,就可能要入狱5年。2011年6月,某电影院在播放世俗主义电影《既不是也不是主》(neither allah nor master)时遭暴徒袭击,最终,警察捕获其中6人。

印尼:

2011年8月14日,由于对法庭在2月判了几个参与攻击阿玛迪亚派寺院杀人放火的暴徒有罪的情况不满,大批所谓伊斯兰防御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 FPI)的暴徒挥舞着竹棍和砍刀,攻打了南苏拉威西省马斯喀尔(Makassar)的阿玛迪亚派寺院。当时院内有十个人,其中一人头部受重伤生命垂危,还有3人被打的遍体鳞伤。根据相关报告,警察对于这些暴徒的行径熟视无睹。

孟加拉国:

2011年7月19日,沙卡尔-比斯瓦斯(Shankar Biswas 32岁的高中老师,因制作了反先知的标志而被学校开除。消息传开后,学生和家长上街抗议,第二天,有5000余人上街要求把比斯瓦斯干掉。暴徒在游行到比斯瓦斯家的时候冲进去砸坏了他的房子。比斯瓦斯被迫逃亡海外。

巴基斯坦:

2011年6月10日,500余名暴徒高呼“杀光渎神者”和“基督徒和伊斯兰教不共戴天”的口号冲上街头,开始围攻迪达尔-马辛(Dedar Masih)的家。此人26岁,被指控犯有渎神罪。其罪行是,他8岁的小侄子被一群宗教学校的伊斯兰教小暴徒围殴的时候,他冲出来保护他并大声叱责那些小暴徒。那些小暴徒要强迫他侄子皈依伊斯兰教并承认穆罕默德为先知。在暴徒的围攻下,马辛的父亲被迫出面向那些暴徒为其儿子的正义举动道歉。他最后恳求道:“如果今天能原谅他的渎神行为,之后也不会有人再犯类似行径了。”伊斯兰教教会四处鼓动暴徒们“走出来保卫伊斯兰教”。在此鼓动下,一群武装暴徒冲入马辛工作的地方把他差点打死。根据巴基斯坦刑法298条,马辛被逮捕,随后要在武装警察的护送下出庭,一路上遭到了超过2000多名暴徒的拦截。暴徒们堵住道路,要求警察将马辛交给他们。最终,警察不得不动用一台警车使用掉包计,诡称要将马辛转移到另一个城市方才脱身。第二天,伊斯兰教教会继续呼吁迫害马辛,导致其全家十人被迫流亡。

巴基斯坦:

2011年5月2日,巴巴尔-马辛(Babar Masih),一个25岁的基督教徒,来自萨西瓦尔(Sahiwal)的精神病病人,被人援引巴基斯坦刑法298条和298-A条起诉。罪名是故意说了一些“明显伤害了宗教情感”的话和“使用贬损的标志”来称呼宗教圣人。由于精神疾病的影响,马辛本人易于陷入愤怒导致有时候行为不受控制。马辛被起诉的消息传开后,在当地教会的领导下,大批暴徒赶来包围马辛的家。但马辛的家人还是及时将他送到警察的拘留所里保护。在警察的卡车离开后,马辛家人及时逃走。暴徒们发现扑空后,追击警察的卡车数十里地方才返回。马辛家的邻居作证,他们受到教会的胁迫,向警察作伪证说马辛犯了罪——而且他们无法去澄清。8月2日,马辛被秘密保释出狱,以免引起进一步的骚乱。

巴基斯坦:

2011年4月30日,穆斯塔克-吉尔-马辛(Mushtaq Gill Masih, ),一个基督教徒和职业技能学院的教师,和其儿子法鲁克(Farrukh)因被指控在旁遮普的古尔甲瓦拉(Gujranwala)玷污了一份古兰经的抄本,结果不得不自首投狱请求保护。后经警察调查,此事纯属捏造。因此,警察将父子二人转移到安全的保密地点秘密释放,和其家人见面。此二人被释放的结果,加上捏造罪名中的古兰经被焚烧的情节,激起了空前的暴乱。在地方教会的领导和鼓动下,数以百计的緑教暴徒听从宣礼塔大喇叭的指示,手持各式凶器围攻政府机关、基督教教会、教徒的家宅和警察局。造成至少18人重伤,其中含3名警察。警察在镇暴过程中逮捕了150余名暴徒。由于暴乱如此严重,让人记起了2010年导致8名基督教徒死亡的古尔甲暴乱(Gojra),结果造成极大恐慌,3000余户人家集体逃亡。而此地区的其他人,为了避免被波及,纷纷挂出自己是伊斯兰教暴徒的标志以免骚扰。最终警察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将暴乱镇压下去。

埃塞俄比亚:

2011年3月2日,西埃塞俄比亚的奥罗米亚地区(Oromia,)发生大规模暴乱,造成至少1人死亡,多所民宅、教堂和学校被烧毁。暴乱起因是有人指控一个基督教徒用古兰经当擦屁股纸,然后以阿散打波(Asendabo)为中心的伊斯兰教教会用大喇叭四处广播号召复仇,结果酿成大暴乱。暴乱者被指和卡瓦贾緑教极端组织有联系。

印尼:

2011年2月8日,安东尼乌斯-里士满-巴文刚(Antonius Richmond Bawengen),一个雅加达来的基督教徒,被控犯有渎神罪而在特曼刚(Temanggung)法庭受审。因对结果不满,认为判罚太轻,上千伊斯兰教暴徒攻入法庭,肆意滥施暴力,将法官、被告律师和被告在内的9个人打成重伤。随后,又砸坏多辆汽车,焚烧了3座教堂。巴文刚被指控触犯了印尼刑法156条,散发侮辱伊斯兰教的小册子和书籍因而被捕。根据印尼刑法这个罪名最高是5年徒刑,而他也确实按照此判决判了5年。针对这次暴力袭击,有人呼吁判处暴徒死刑,但是公诉人依然只请求判处1年短期徒刑,而暴徒首领因其经营一家教经学院、声名赫赫所以不予起诉,25名被捕暴徒被起诉砸坏公物,仅要求判处4-5个月徒刑。而破坏公物的罪名在印尼最高可被判6年徒刑,而暴徒殴击受害人的事情则提也没提。

印尼:

2011年2月6日,21个阿玛迪亚人士和其领袖在进行宗教聚会时,遭到上千手持砍刀和棍棒伊斯兰教暴徒突袭。其中4人被活活打死,6人重伤垂危。现在录像显示受害者是被暴徒用石头砸死的,之后还进行了鞭尸。在这暴行面前警察和附近村民只是站在那里看和录像而毫不干涉。根据美国阿玛迪亚社群发言人瓦西姆-赛义德(Waseem Sayed)称,警察在此次突袭之前几天就收到了消息。

印尼:

2010年12月15日,格里高利-洛依德-卢克(Gregory Lioyd Luke),一位64岁的美国人和宾馆经营者,被龙目省帕拉雅区地方法院(Praya District Lombok)以渎神罪判处5个月徒刑。卢克的罪行是因嫌太吵,在宣礼时拔掉了宣礼塔大喇叭的导线。结果导致愤怒的暴徒破坏了他的住宅。尽管警察的现场录像记录作证,但是只有12人被逮捕,并仅仅判处了3-6个月的监禁,比公诉人的起诉书中要求的还要轻。而且没有人被以谋杀罪起诉,尽管警察的录像记录显示这次暴乱里有一位阿玛迪亚人士被石头砸死,但是法庭依然对此事不闻不问。而且公诉人本人还在起诉书中颠倒黑白,声称被杀者才是引发暴力的人。同时现场的警察德登-苏德贾娜(Deden Sudjana)因“不服从命令”和“处置不当”而被起诉,判处入狱6个月,苏德贾娜在此事件中为了阻止施暴而被砍伤,几乎失去双手。

印尼:

2010年9月,一名德国公民史蒂芬-亚历山大(Stephen Alexander)发现他屋里的一个雕塑被人故意坏了,于是他要求村庄的领导在两星期内确定是谁搞的破坏。由于其在与村庄的人争论时,他反诘对方“你们是什么类型的伊斯兰教徒?”结果这句话被村民认为是侮辱,因此他们控告他有渎神罪。随后有数百名龙目岛的暴徒前来围攻他的房屋,烧坏了他的摩托车。亚历山大随后被警方逮捕,实行保护性拘禁。

巴基斯坦:

2010年7月5日,数千伊斯兰教暴徒遮断道路,封锁了3个基督教徒的房子,呼吁警察要对这个拉合尔的家庭实行逮捕。这个家庭一家都是文盲,他们被指控用一些塑料片来贴一个露天浴室房顶,而这些塑料片里面含有古兰的内容。优素福-马辛(Yousaf Masih)、巴西兰-比比(Bashiran Bibi)和扎西德-马辛(Zahid Masih)被指控触犯了巴基斯坦刑法295-B “对任何有意侮辱、损坏、和亵渎古兰圣书和其抄本,或以亵渎的下流态度对待之,或用在非法目的上的人,一律应该判处终身监禁”。随后,根据调查人员的调查,该塑料碎片内并无任何涉及古兰的内容。但是因担忧待审期内在自家里不能保住性命,这家人只好东躲西藏。不敢露面。

巴基斯坦:

2010年2月25日,一个基督教徒卡马尔-大卫(Qamar David)被法院判处25年徒刑和十万卢比的罚款。他在2006年被起诉发送渎神短信,因此根据巴基斯坦刑法295A,他犯“伤害宗教感情”罪,根据刑法295C,他有“下流诋毁先知”罪。审判卡马尔的消息传出,在当地激起轩然大波。各种威胁传遍街头巷尾。比如帕乌斯-阿斯拉姆-乔迪(Parves Aslam Choudry),卡马尔的辩护律师,他是根据《助贫应诉令》( Legal Aid for Destitue and SettlementLADS)而受命为被告人辩护的,在接案后收到了成打的威胁。不少威胁称,如果他敢为被告人说话,他的家和办公室都会被“炸上西天”。他本人也会被当做渎神者的走狗而被“处决”。宣判那天,各色暴徒杀手在法庭外坐等宣判。这些人公开声称如果判决不满意,他们就会自己动手“执行宗教义务”来“杀掉渎神者和其支持者”。2011年3月,卡马尔死于狱中,官方声称他的死因是心脏病,但是有调查显示他是被虐打致死。结果一群人权组织和卡马尔的律师均要求对此展开调查。

马来西亚

2010年1月,丹撒-马拉瓦蒂的郊区(Desa Melawati)发生大暴乱。起因是马来西亚最高法院做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判决,其判决《预示》杂志(Herald)有权使用“安拉”这个词表示神。这个杂志是一本罗马公教的杂志,在1997年被判决不准使用“安拉”来表示神,但是马来西亚最高法院这一次推翻了这个判决,声称“安拉”这个词不是伊斯兰教徒的私产。法庭论辩中政府方律师认为“安拉”这个词是穆斯林私产,别家不得使用。但是《预示》方的律师认为这个词在阿拉伯语里就是“神”的意思,所以各家都有权使用。判决的消息传出后,虽也有和平抗议的举动,但是在丹撒-马拉瓦蒂市,大批蒙面暴徒骑着摩托车,手持燃烧瓶四处行凶,烧毁基督教堂3座。暴乱导致最高法庭不得不同意暂缓执行,而政府的律师则要求重申以推翻此判决。

巴基斯坦

2009年7月30日晚间,由于有流言说基督教徒在前一天进行的一个婚礼仪式上侮辱古兰,克里安村(Korian)的大批伊斯兰教暴徒冲上街头肆意行凶,当地基督教徒纷纷逃亡。而伊斯兰教暴徒大肆打砸抢烧,焚毁破坏超过47栋房屋。警方介入调查后,于年底左右逮捕了54个人,但是其中43个人又被释放,仅有11个人还处于拘押中。当然这还不是唯一一次此类暴动,2009年8月1日,古尔甲(Gojra)地区的一个伊斯兰教暴徒首领团成员Ulema),统领上千蒙面武装暴徒冲入市内大肆打砸抢烧杀,造成至少7死20重伤,死者包括哈米德的一家五口,他们的房子被暴徒点着,导致他们被活活烧死。五位死者中,包括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13岁。同时暴乱烧毁两座基督教教堂,100多座房屋被焚毁和抢劫。后经调查发现激发此暴乱的原因是,有谣言声称某人犯了渎神罪。同时当地政府严禁极端逊尼派在当地进行活动。暴乱过后,古尔甲当地的基督教徒拒绝掩埋死者,同时他们抬棺堵道,阻断铁路抗议此事,最后直到警察被迫出具起诉书起诉相关暴徒后方才散去。巴基斯坦少数民族事务部部长沙巴-巴赫蒂加入了此次抗议活动,并在活动中严厉谴责此等暴力行为。在他的协助下,巴基斯坦议会也发表了一份全体通过的谴责书来斥责此暴力。政府同意拨出250万美元去重建受损家庭的财产,并承诺将每年的8月11日定为“少数”。2010年底,警察逮捕了与古尔甲暴乱有关的42个人,但是后来释放了34个,另外8个依然在拓跋-铁克-辛格(Toba Tek Singh)的拘留所里呆着。然后,在2011年6月7日,法萨拉巴德特种反恐法庭开庭审理此案。结果法庭无视一份由185个现场证人出具的证词,反而采信5个未出庭证人的证词而判决这8个暴徒无罪,而这5个未出庭证人甚至都不是巴基斯坦人。

巴基斯坦

2009年6月30日,旁遮普省卡苏尔地区巴赫曼尼村(Bahmani Kasur Punjab  )发生大暴乱,约600余名緑教暴徒冲击当地的基督教徒。此暴乱的起因是萨达尔-马辛案(Sardar Masih)该案中穆罕默德-利亚兹(Muhammad Riaz)在公共场合指控马辛制作了侮辱先知的图案,导致两人发生争执。消息传出后,当地伊斯兰教教士拿着大喇叭沿街煽动暴动,号召所有暴徒出来围杀马辛一家,结果造成此次暴动。暴徒在当地烧杀抢掠无所不为,造成严重财产损失和多位伤者。最后在警察部队的强力弹压下,局势方才归于平静。

印尼:

2008年12月,在中马拉哭省(central Malaku province)的玛索西镇(Masohi),因威赫明娜-霍尔(Welhelmina Holle)案件导致此地发生大暴动。霍尔是一位49岁的基督教小学老师,她被指控向她的六年级学生散发了侮辱伊斯兰教的标志,结果她被举报和逮捕,并被指控根据刑法156条犯有渎神罪,而要被判处一年徒刑。消息传出后对此判决不满的300多伊斯兰教暴徒冲上街头,极尽烧打破坏之能事。他们总共烧毁了2所教堂,1个医疗站和67栋房子,重伤了至少6个人。霍尔已于2009年12月10日出狱。

巴基斯坦:

2008年10月10日,古谢尔-马辛(Gulsher Masih)和他25岁的女儿萨达尔-古谢尔(Sandal Gulsher)被警察逮捕关押于法萨拉巴德的监狱里。父亲被指控鼓励女儿撕毁古兰,因此触犯了刑法295B。消息传开后,当地宣礼塔的大喇叭大肆反复广播,煽动暴徒上街,结果从特辛-查克-乔玛(Tehsil Chak Jhurma)村为主的周遭各村庄里聚集起来大批暴徒,冲入城中高呼要判基督教渎神者死刑的口号,围攻被告的家和附近一所教堂。多亏警察及时赶到,被告的家仅遭破坏,而免于被彻底焚毁,而被告也被及时保护起来免遭暴徒的伤害。12月14日,在经过13个月又14天的监禁后,古谢尔终于得以出庭,结果因为原告证人作伪证前后矛盾被当庭拆穿,古谢尔最终被判无罪。

阿富汗

2008年9月11日,记者阿赫麦德-卡乌斯-扎拉米(Ahmed Ghaus Zalami)和塔明-安萨尔寺(Tamin-e-Ansar)的毛拉卡利-穆斯坦格(Mullah Qari Mushtag)被法庭根据刑法130条判处20年徒刑。他们的罪名是没有提供古兰的正规抄本。根据阿富汗宪法规定所有古兰都必须在其中附有阿拉伯文,抄录或提供无阿拉伯文版本的经书者皆为有罪。在2007年10月份他俩被捕后,街上游行不断,其中包括有一千多贾拉拉巴德的大学生参加的一次。这些学生高呼口号,要求判他俩死刑。这两个人的出版商穆罕默德-阿特夫-努里(Muhammad Ateef Noori)被判了5年徒刑。最终在2010年3月20日,这三个人都获得了卡尔扎伊的特赦。

印尼:

2008年6月9日,内政部,宗教事务部和总检察长联合签署了199号政令,规定阿玛迪亚派为非法。该文件定性阿玛迪亚派是“其宗教活动和价值观和伊斯兰教主流的教导不符”,而敢于进行此类活动者最高可判处入狱5年。总检察长的官方声明说道“尽管该命令不是要在条文上查禁此派系,但是其意义在于警告阿玛迪亚派分子无权进行他们的宗教活动并强烈鼓励他们回归主流伊斯兰教。”6月1日,对此政令持异议的反对者,包括学者、活动家和阿玛迪亚派人士在雅加达国家纪念碑前进行和平集会,结果集会遭到500余名武装伊斯兰教暴徒的突袭,最终导致60余人被打成重伤,其中12人生命垂危。根据现场录像画面显示,警察对武装暴徒的施暴行为作壁上观,最终在6月4日才抓捕了参与此次暴乱的50名所谓伊斯兰教防御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的暴徒。在该政令生效后,整个6月暴乱都持续不断,在巴邻旁地区(Palembang),暴徒烧毁阿玛迪亚派寺院2座。西爪哇地区(West Java),暴徒烧毁8座。西延居尔地区(Cianjur)暴徒烧毁2座。除此之外,暴徒还封锁道路,武力阻止阿玛迪亚派人士去当地议会申诉。印尼官方只承认六种思想,即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罗马公教、新教各宗和儒家思想。

巴基斯坦

2008年5月,罗宾-萨达尔医生(Robin Sardar),一位基督教徒,被指控“诋毁古兰和先知”而犯有渎神罪。消息传开后,当地宣礼塔大喇叭狂呼要杀掉基督教渎神者的口号大肆煽动暴力,导致数以百计的暴徒冲上街头,投掷石块打坏了医生的家和诊所。多亏警察迅速介入,方才将萨达尔医生抢出送入旁遮普古达瓦拉中央拘留所(Punjab's Gujranwala Central Jail)。萨达尔的妻子和六个孩子因为畏惧暴徒在警察走后复来,被迫全家逃亡。2008年11月4日,法庭查明是此案件乃是起诉者误会了医生的话造成,确认了医生完全无辜,因而无罪释放。随后医生就和起诉者打起了新官司,要求起诉者和其儿子为其诬告导致的这一系列破坏付出代价。

尼日利亚

2008年2月,尼日利亚包奇州(Bauchi)一警察局因为收押了一个被指控犯有渎神罪的女人而被暴徒包围。暴徒们要求警察交出此人给他们治罪,遭到警察拒绝,而后警察和暴徒话不投机,大打出手。经过混战之后以1死,至少5重伤为代价方将此暴乱镇压下去。在镇暴过程中,警察局、警察的房屋和当地基督徒的房屋均遭抢掠和损毁。当地警督称这些青年暴徒“坚信自己就是法律,自己做什么都是合法的”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