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习五一
习五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9,803
  • 关注人气: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反渎神法律”和其“诽谤宗教罪”的恶果》(一)

(2017-02-06 09:58:11)
标签:

“反渎神法律”

“诽谤宗教罪”

分类: 宗教研究


五一评论:2017年1月16日,公安部发布公告: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O网页链接此次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八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一)煽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的;(二)利用宗教煽动仇恨、歧视的;(三)在出版物、信息网络中刊载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的关于第三款:如何界定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引发巨大争议。反对将歧视、侮辱宗教列入治安处罚条例,要求删除第68条第3款的呼声,如同山呼海啸。

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修订,既事关整体社会安全,也与每一位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革故鼎新,需要群策群力,集思广益。现转发“反渎神法律”和其“诽谤宗教罪”的恶果一文报告是免费提供在网上www.humanrightsfirst.org©2011人权第一。中文翻译:五藤高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篇报告集中选择某一种宗教的不宽容现象,偏颇源于执笔者的理念。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因报告篇幅较长,将分期连载。

《论“反渎神法律”和其“诽谤宗教罪”的恶果》(一)

导言:

数十年来,联合国一直在督促世界各国接受这样一种观念,即各国政府有义务立法来打击对任何宗教的诽谤和中伤活动。这个观念已经被某些国家接受,这些国家均有相关立法禁止任何人伤害宗教感情,侮辱宗教人士和宗教领袖。这些国家认为:只有立法严禁这种“诽谤宗教”的行为才能避免因此引发的可能的歧视、敌意甚至暴力。因此才能更好的保护宗教自由。然而现实情况显示这种论点完全是胡说八道。

因这种论点而订立的法律在这些国家中造成了严重的“零容忍”气氛。以至于这些国家的政府可以利用这种气氛来严厉限制表达的自由、思考的自由和宗教自由。其结果就是和主流宗教的大宗派不一致的小宗派以及非主流宗教和他们的信徒皆遭严厉打击。由于这些法律所用的措辞是如此模糊,定义是如此宽泛。以至于大众可以利用这法律去迫害小众,而国家可以利用这法律去迫害个人。其结果就是国家和大众经常利用这种“诽谤宗教法”来窒息非议、骚扰个人、平息舆论和鼓动暴力。

2011年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一份名为《对抗因宗教而造成的对个人的不容忍、印象负面标签化和利用负面观念进行污蔑、歧视、鼓动和进行暴力》的解决方案报告。在这个报告的第16和18点建议上,对所谓的“反渎神法律”进行了调查和统计并给出方案。其解决方案强调了在对所谓“诽谤宗教的罪行”的调查定罪时,要根据国际标准,把保护个人放在保护某种宗教或其相关见解之前。该方案认为只有在经过“公开、有建设性且有尊重的见解交流”的情况下,这种“诽谤宗教罪”才可能起到对抗“宗教仇恨、制造仇恨行为和因此引发的暴力”的作用。该方案呼吁在“增强国际合作和努力,在基于尊重人权和宗教多样性的基础上提升容忍度和安宁。”该方案更进一步认为宗教领袖在反对不容忍,传播人权价值观和提升相关教育,培育跨文化和跨信仰的思维有着重要地位。这个报告被联合国大会在2011年12月赞同,并被人权委员会于2012年3月再次引用。

根据16和18号方案,以国政府为主导,在2011年12月召开了名为“伊斯坦布尔进程”的常设会议的第一次会议。大批国际砖家被邀请到此会议来探讨如何具体的对抗基于宗教而生的歧视。会议专注于如何增加国际的和技术的知识来武装相关官员和专家的头脑,使其可以对抗和阻止宗教偏执行为。

尽管16和18号方案已经展现了国际社会的善意姿态,但是肆意践踏人权的所谓渎神律依然在世界上存在。在2011年到2012年年初,宗教零容忍、宗教仇恨和宗教歧视在世界上大量发生,而其中大量的仇杀都是宗教社团和教权政府以“渎神”为借口制造的。

各种“渎神罪”指控已经造成了大规模的逮捕和强制性监禁,同时激发了袭击、谋杀和暴乱。2011年2月,印尼一地区法院判决一个基督教徒有“渎神罪”,但只给予了五年监禁,而这是印尼法典规定的此类罪名的最重判决。极端分子认为此刑罚“过于宽大”。于是乎上千暴乱者闻讯暴动,冲击该法院。同月,又有数千印尼乡民,手持棍棒砍刀,突袭了一个 阿玛迪亚Ahmadiyya)的祈祷场所。阿玛迪亚是一个伊斯兰小宗派,但印尼法律定性该宗派是“渎神的”而勒令取缔。在该次暴行中有三人被杀,六人重伤。被杀者是被攻击者用石头砸死的,而砸死过程被摄像机拍了下来。对此血案警察官员和一般乡民则熟视无睹。最后施暴者仅仅被法院判了3到6个月监禁,而判的罪名也不是谋杀。而与此同时,还是这个法院,判处了一个在此次血案中被砍伤的阿玛迪亚派受害者6个月监禁,这个受害者手几乎被砍断了,但是依然以“不服从警察的命令”的罪名而被送进监狱去。

不管是记者、博主、老师、学生、诗人、教士、网民还是什么人,如果敢于在这种暴行面前坚持他们的表达自由而不是附和暴徒,就得要蹲大牢吃官司。2012年2月,哈姆扎-卡尚格利(Hamza Kashgari),一个23岁的沙特记者,因为在推特上发了个帖子,模拟了他做梦跟先知穆罕默德唠嗑的过程,结果被捕,并极有可能会因渎神罪而被判处死刑。因为在他发了帖子后仅仅几小时这帖子就有30000人留言,大部分人要求把他杀掉。同时在脸书上,有12000人要求把他干掉。在2012年1月17日。伊朗最高法院判处赛义德-马累普尔(Saeed Malekpour)死刑。他是一个35岁的网页设计师,持有加拿大移民身份。2008年他从加拿大返回伊朗看他病重的父亲。赛义德被指控犯有“侮辱和亵渎伊斯兰”的罪行,因为他设计了个能下载A片的程序,而有人在未通知他的情况下把这个程序拿去下载A片了。2011年9月24日,一个巴基斯坦的基督教八年级学生因为在考试中无意间拼错了个字,结果学校将其开除,并以渎神罪将其送上法庭。

这些遭到了渎神罪指控的人,无论是在审判程序中的任何时间里都有很大危险。首先其家属对其没有探望权,其次审判程序往往要几年,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要蹲监狱,而在监狱中他们往往遭到虐打,甚至是拷问。而被监狱人员活活打死的范例也比比皆是。

即便他们很幸运能被宣判无罪,他们也已经难以融入到社会生活中去了。由于犯有渎神罪名,为了避免迫害,他们要么隐姓埋名,要么被迫逃亡国外。由于害怕可能的精神和肉体的攻击,律师们一般都不愿意接“渎神罪”的案子。有些胆大的律师接了案子,但是即便他们能告赢,他们也会成为恐吓、各类死亡威胁和殴击的对象。

2010年7月,两个巴基斯坦的兄弟被指控犯有诽谤先知穆罕默德的罪名,尽管法院最后判决他俩无罪,但随后他俩就被不明身份的枪手打成了筛子。另一个例子是哈迪-赛义德-阿-穆迪(Hadi-Saeed-Al-Muti),此人从1994年就呆在沙特的监狱里,罪名是在他18岁参加警校训练的时候,制作了一个对穆罕默德带有侮辱性的徽标。第三个例子是60岁的巴基斯坦人宰布-尼萨(Zaibun Nisa),此人在巴基斯坦监狱的精神病囚房里被关了14年,期间没有任何审判。直到2010年7月20日她才被释放。这个有些精神疾病的老妇人被教会指控撕掉了古兰经上的一页并扔到了排水沟里。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她被逮捕并被扔进监狱里呆了十几年。

关于渎神律的讨论是如此的有危险,以至于政府官员都不保险。2011年1月4日,巴基斯坦政府官员萨尔曼-塔赫尔(Salmaan Taseer)被刺杀。2011年3月2日,巴基斯坦少数民族事务部部长沙巴-巴赫蒂(Shahbaz Bhatti)被打死。这两位牺牲者生前都建议对这种残酷的渎神律进行改进,并都对艾莎-比比(Aisia BiBi)的死罪表示反对。艾莎是一个信基督教的农民,她被指控犯有渎神罪,因对其穆斯林佣工表现出异议。结果她被逮捕,在监狱中被单独关押,并等待着被杀掉。她的家人也因为受威胁而生活在恐惧里。而当地的一个伊玛目悬出6000美元的赏钱,如果比比最终没被处死,任何能把她杀死的人就可以把这赏钱领走。

以上的这些谋杀案引发了巴基斯坦社会对于渎神律的极大关注,全社会上下对于此类法律开始了讨论。宗教集团和其政党要求政府不要对渎神律做任何种类的修改。塔赫尔刺杀案的凶手后来被警察逮捕,结果负责调查的警官,其家庭遭到死亡威胁。而负责起诉凶手的公诉律师家里也获得同样待遇。波瓦兹-沙(Pervaiz Shah)法官,该案的主审法官,因为要以谋杀罪名判处凶手死刑,结果收到了死亡威胁,不得不暂时离职出外躲祸。有人想组织公开的仪式来悼念塔赫尔,结果此人收到威胁,不得不打消此念。而法院则禁止任何人给塔赫尔提供下葬的祈祷仪式。与此同时,刺客被人被呼为英雄,在被押出法庭后,围观群众大撒花束,为其庆贺。

在本报告中,人权第一组织记录了超过一百多个最近发生的,滥用基于宗教容忍理论而制定的所谓渎神律,对个人的和平表达其政治和宗教观点的自由大加迫害的丑恶例子。这些实例无可置疑的证明了以下观点,即这些渎神律:

- 有效窒息了公众的讨论环境,查禁了公众异议

- 催生暴力,使其蔓延

- 宗教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被无情扭曲

- 被上纲上线,无限引用,以至于成为因个人仇恨打击报复他人的有效工具。

在调查了这些例子后,人权第一组织认为以下的这些例子里散步的言论涉及仇恨和人身攻击。但同时本组织认为因此理由而限制言论,并非是阻止零容忍、歧视和散步暴力的方法。为了能够创造一个新的国际通行的表达自由的标准,而不是滑入到限制言论的误区中去,人权第一组织特别推荐各国政府、政治领导和公务人员以确认和逐步改进的办法来打击这全球性的散步仇恨和敌对情绪的的言论及其连带暴力,而不是以禁止表达自由的办法来治理。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