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慶
王小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167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润州行:金山寺

(2012-06-13 22:43:51)
标签:

镇江

金山寺

杂谈

分类: 天路历程

学校组织教师“春游”,此次的目的地是镇江。

不知怎么的,虽然镇江与扬州只一水之隔,但我心里总顽固地鄙视镇江,以为它远没有它的邻居那般有文化,故几次去扬州时,都未曾在镇江驻足观望——虽然依稀记得它曾有过辉煌的历史,如三国时东吴即建都在此,如两晋南北朝时这里也出过不少名人——但惟依稀而已,或者只留一个概念,若杜牧诗中所云:“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

不是说镇江没有出过人物。既便从文化的角度,远如刘勰、沈括、王羲之、米芾,近如赛珍珠、茅以升、吕叔湘,都可谓如雷贯耳。但他们似乎缺少一种亲近感,更缺少一种“文人气”,最要命的是,镇江的人物,许多与政治有瓜葛,而我一直相信,沾染政治的文化最可鄙。故相比萧统、刘义庆甚至苏轼,我宁愿喜欢杜牧、柳永和扬州八怪,因为后者多是布衣,所以他们的艺术,便显得朴素可亲。

虽然,镇江的金山寺似乎还不能不去,因为其中充斥的,是民间的传说,这些传说,置于政治色彩浓厚的江东,倒令人觉到一股诙谐和情趣。

金山靠着长江。说它是一座山,实在有点睁眼说瞎话的味道。其海拔不过40多米,至多算作一个小土丘,古云“卒然天立镇中流,雄跨东南二百州”,真是太抬举它了。不过,“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金山因为之中的金山寺以及众多的故事,能招呼千万游客年年观瞻,亦在情理之中。这犹如姚江边上的龙泉山,虽不过60多米,因了王阳明的讲学,而顿成为浙东之一大名胜。其中的道理,乃是一致。

大约因为山矮寺高,故金山寺“裹山,见寺,见塔,不见山”。虽然如此,沿寺而上,攀爬依润州行:金山寺然感觉吃力,瞧瞧边上“新青年”们欢呼雀跃的青春样,才晓得自己到底上了年纪了。金山寺中,随处都有导航标志,这令游客可以十分清楚自己的所在和欲去处的方向,我便依了这样的标志,先到了山顶,见着凌云亭内 “江天一览”之御碑。这碑的传说,十分谄媚:据说当年康熙皇帝登临金山顶,遥见大江气势,忍不住要提笔书写“江天一览”四字,孰料他脑子一下空白,竟想不起“览”字如何写了。此时一随行大臣急中生智,高声道:“臣今见驾!”康熙顿悟,遂落笔写出览字。这个故事表面看是说大臣之溜须拍马的本事,其实却又无不包含官场的凶险和无奈。

在亭中小憩片刻,便沿级而下。途中许多景观,初看不过尔尔,却大多包含着故事,或雄浑悲壮,或牵强附会。譬如妙高台,传说当年“梁红玉击鼓战金山”即在此处,又传说苏学士写作“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也在此处。不过我眼睛睁得老大,才在一脱漆的门上方瞧见“妙高台”三字,且门上一把烂铁锁,阻挡了行人入内,好生无趣。门边墙上,有几处碑刻,上面书写着赵孟頫等人的诗句,可惜字体对比度差,远观则一片白茫。

金山寺的外观,大抵与天下所有的寺庙一个模样。不过每一座寺庙,都有它的独到的宝贝。金山寺的宝贝,最出名的自然是法海的传说。我之前读《白蛇传》,总不肯承认法海是坏人(虽则白蛇青蛇亦是可爱至极)。但白蛇到底在镇江作孽,“水漫金山”,而法海到底无情,将白蛇罩在了雷峰塔之下,故镇江与杭州,总有一种道不清楚的宿怨。不过金山寺底下有一个白龙洞,上面写着“由此可通杭州西湖断桥”,似乎表明两城和好的意愿。又据说当年宋朝被攻,杭州沦陷,大批杭州人涌入如洞中逃向镇江,洞小人多,终塌陷不存。如此说来,倒是镇江慈悲,大大地帮了杭州人一把。

法海也算是慈悲者。他原姓裴,人称裴陀头。其父裴休为唐朝宣宗皇帝的宰相,深感“伴君如伴虎”,故决心送子出家为僧。做爹的有如此想法很正常,不过,以儿子的前途作为发泄自己郁忿之所在,虽可美名曰“教育实验”,究其本质,却还是自私。好在裴陀头本是天生学佛的料。他先在庐山学道参禅,后来才到了金山。当时寺宇荒废,荆棘丛生,还有蟒蛇为害,于是他寻到一个岩洞参禅打坐,白蟒竟也知趣避走了(不晓得这白蟒是否后来的白素贞?)。法海到金山后,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为修复金山寺而“燃指一节”,以示决心。后来又偶得黄金若干,拾金而不昧,政府为表彰他,乃令他修建庙宇。——如此说来,法海当是金山寺的开山鼻祖。

不过,这故事虽好,到底与《白蛇传》无关。不知怎么的,金山寺的传说中,似乎有意回避掉他与白娘子的恩怨。大约在这故事中,法海虽或奋勇抗洪,其形象到底有些龌龊,镇江当地的人民,于是心有不甘。

与金山寺相关的另一个高僧,是玄奘。据说唐僧刚满月就被抛弃,顺水流下,一直流到金山寺脚下停住。幸被主持法明和尚所救,乃取名江流,待他长至十八岁时令其削发为僧,取法名为玄奘。

相比而言,唐僧的故事,并没有法海的影响深远,也没有对面扬州大明寺鉴真和尚的故事那般深入人心。金山寺的传说之中,无不围绕三大人物:一是法海,一是康熙,一是苏轼。

苏学士当年在苏浙一带遍布足迹,亦留下诗文无数,自觉才高八斗,世人无所可以匹敌。孰料在金山寺,却也翻了个跟斗。有一日居士到寺内,佛印见之,招呼道:“学士从何处来,此间坐处。”没想到东坡老师偏要孔夫子放屁文气冲天,冒出一句“暂借四大为坐”。佛印也不是纯粹吃素的,乃反问道:“四大皆空,五蕴非有,学士何处坐?”苏东坡顿时语塞,按照事先约定,只好将其玉带交与佛印。是以金山寺内有“玉带桥”的景致,而东坡之玉带,亦成了寺内之一宝贝。

润州行:金山寺老实说,我对佛家的许多故事并不感兴趣,但听到这故事后,不禁哑然一笑。因为我相信这样的故事,离开一般的百姓实在太远。苏学士是文人,故一切的交往,都会换做诗文成果。此故事带来的,除了替金山寺贴金之外,实在没有多余的价值。其实,东坡在润州的真实心境,我们又有几个去关注过了?

去年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苏轼《少年游 润州作》)

在法海洞里,裴陀头端坐在狭小的岩洞中,面目无奈彷徨;边有数位工人整饬装修。历史如远处的江水,时而湍急汹涌时而平静祥和,然而法海的表情似乎亘古不异,却又随着观瞻者而富有变化。这或许才是金山寺的真正宝贝。

 

 

20126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