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十一章第二节

2022-07-05 09:14:57
标签: 仙剑七 白茉晴 华骝 修吾 月清疏

来到前面一座吊桥,桑游对三人说:“你们不熟悉地形,也不认识药草。修吾兄弟,你留在这里照顾两个女孩子。”说完,他便自己一个人跑过吊桥,来到对面悬崖下。

那药草就生长在这片悬崖之下,上头长着鲜艳的花朵,而它的药用价值,就在于根茎。桑游采了几株之后,正准备离开。突然间,地动山摇,悬崖上不断有石头落下,桑游左闪右避,几次险些被砸中。但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迅速落下,桑游已经无处可躲,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如电疾掠而过,桑游便感到领口一紧,就被人提了起来,在那巨石砸中之前,逃了出去。

等桑游被放下之后,他才发现是修吾救了自己,便说:“多谢……修吾兄弟你又救了我一次,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月清疏和白茉晴也赶到,白茉晴关切地唤:“阿游!”就赶紧伏下身来,替他疗伤。

桑游道:“没事没事,幸好药草没掉,解药有着落了。”他又对修吾说:“不过兄弟,下回能不能别抓我领子?我总有种又被大金刚……呃,庄师姐甩出去的错觉。你拽我手就行。”

修吾却回道:“手不能随便牵。”

月清疏一听,心里暗道:“他记住了?就是用的地方好像不太对。”

桑游只好道:“算了,下回还是拽领子吧。”

白茉晴有些着急地说:“别乱说啦,什么下回啊,再有下回,修大哥可不一定能及时救你了……”她运起仙霞派的疗伤之术,替桑游治疗左手上的伤,“手臂划破了,这次算万幸,仅伤到了皮肉。”

片刻之后,桑游左手的疼痛已经消失,伤口也愈合起来,他说:“哟!真神了!小晴你很有学医的天赋啊,你一治疗我这一点都不疼了。”

“呀,你右手上也有道口子。”白茉晴这时才看见他右手也有伤痕,桑游道:“就是划出了一道小伤痕——没事没事,过一会儿自己就能愈合了,不用管它!”

“你真是……好了就快赶路吧。”

说完,四人就返回原处,去调制解毒药。经过吊桥时,一只蝶精忽然飞过来,拦下他们,月清疏赶紧手按剑柄,以备不需,但那蝶精又似无恶意,只是说:“几位少侠,奴家有一事相求~”刚说出口,她忽然就认出修吾来:“嚯,我倒是看走眼了,原来是上神降临。上神明鉴。奴家乃是彩蝶一族,我们一族天生羸弱,又以花粉为食,是以不擅争斗。多年前族人们发现了这片迷幻花海,这里的迷幻花有让生灵麻痹脱力的效果,然而我族天赋异禀,不受此花影响。只是,之前一只可怕的凶兽突然闯入这里。一时间,居住在这附近的精怪们都害怕离开了。唯有我们一族实在是迷恋这里的迷花花粉,不愿就这么离去。于是便退至这花海边缘,但也不敢再深入其中。方才感受到上神的强大灵力,奴家才现身求助,若是上神能够将那凶兽除去,奴家自然感激不尽。”

听了她这么说,大家才解除警戒,并答应一定将凶兽除掉。

回到桑游旧屋之后,他们用那捣药罐将药草捣烂,再调制成解毒药,每人一份收好,然后便再次出发,往迷幻花海深处进发。

过了吊桥,顺坡而下,白茉晴边走边说:“啊,是这里!我有印象了!那次阿游来采药医治被凶兽灼伤的村民,我放心不下,一路跟过来……”

桑游接口道:“结果发现我被一群妖怪围攻,白女侠仗义出手,唰唰几道符就打跑了妖怪!”

白茉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桑游道:“我和小晴就是这样互相救来救去才……才熟起来的嘛!”

下了山坡,便是一片迷雾,走在迷雾之中,才发现这里是大片的水草丰美之地,只是被迷雾所覆盖,没有看到真容。与此同时,他们还能够找到一些像火焰般的痕迹,白茉晴道:“这应该是凶兽经过这里所留下的火灵残影。”

月清疏道:“我们再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的痕迹吧。”

追踪着这些残影,他们深入到这迷雾的中央位置,忽然听见一阵吼声,桑游道:“是凶兽的吼声!华骝一定就在这附近!”

白茉晴道:“雾气好大,看不清方向。我们循着声音,是不是就能找到它了?”

月清疏道:“应是可行,不过吼声时有时无,仅凭这个还不够,仍需多留意火灵残影。”于是四人便朝着吼声大约的方向,继续寻找,沿途也留意到火灵残影。

可是走着走着,雾气突然慢慢消散,白茉晴颇为惊讶地说:“咦,雾变淡了。”

随着雾气消失,整片地方的形貌,开始呈现眼前。这里果然是一片花海,同时也有不少花妖在此游荡,桑游这才恍然大悟道:“我说这几年花海怎么莫名其妙多了好多雾气,原来是这些花妖在搞鬼。”

白茉晴道:“它们好像是凶兽闯进花雾崖之后才出现的。”

桑游道:“嚯,原来是认了凶兽当老大。”

在沿途上,他们打倒了一批妖怪,从这妖怪的身上落下了一件东西,月清疏拾起来道:“这个护甲是那妖怪的东西?难道与它修炼的功法有关……不管怎么说,妖物能除去就好。我们可以向乌先生回报此事了。”

追踪着火灵残影,众人转眼便进入了一处被群峰包围的地形里,这时又听到了吼声,月清疏道:“是华骝的?”

桑游道:“听起来好危险,我们离凶兽越来越近了,都打起精神来。”

大家正准备深入,修吾忽喊道:“师姐,等一下。”

月清疏问:“怎么了?”

修吾道:“你们没有与凶兽正面交战的经验,我将召神之术教给你们,以防万一。”

月清疏心道:“他研究召神之术,是想要帮助我们吧。”便点头道:“好,你多费心了。”

桑游更是雀跃地说:“召神之术啊,这个厉害了,谢了兄弟!”白茉晴也表示谢意,于是在修吾的传授下,三人都领悟了召神之术的使用。

学会此术后,四人才放胆前进,愈往里走,愈感到炎气冲天。放眼望去,只见一匹浑身雪白,但毛发和尾巴都是金黄色的,头上长着鹿角、龙须,但外形似马的野兽,瘫倒在地上。四人一靠近,那野兽便喊:“尔等……速速……离开……”

本来大家已经准备好战斗,但听到它这么说,月清疏便用手一拦道:“且慢!它似乎还有一丝理智。不像一般凶兽。”

修吾走出前问:“华骝,你越狱潜逃,草菅人命,可知罪大恶极?”

华骝道:“吾乃神兽……岂会如此……枉造罪孽实非吾之本心啊……”

修吾听了华骝之言,也思索起来:“犀渠生性凶悍,但甚少主动伤人,华骝更是天性温和。此二者虽皆是天狱囚徒,但罪名不重。为何会越狱后性情大变?”

华骝这时道:“吾因获罪而被禁于天狱之中悔过,灵力日渐衰竭……恍惚间似是有一位强大的神族劫狱,闻狱官之意——诸多囚徒脱逃追随而去……天狱一度混乱……那时吾无力动弹,况刑期也将届满,自然不敢复添罪业,存此等逃狱妄念……然而……吾再有记忆后就已身在人界……”

修吾闻言,更是感到惊讶:“你并未跟随魁予逃走?”

“然也。”

修吾沉吟不语,华骝又道:“吾神志失控,所经之处焚毁了许多村镇。之后流落至此地,迷花可助吾脱力,亦能得片刻清醒……至少不再出去伤人……”

听到华骝说出事情真相,白茉晴也感到无奈:“怎么会这样……”于是大家便不想再对华骝动手,就打算离开。然而就在众人转身那一瞥,华骝的视线扫到了桑游手指上的伤痕,竟然立刻受到刺激,猛地跃起身来,仰天大吼一声,随即全身毛发挺立,炎气冲霄。

四人急忙迎战,华骝的身形矫捷,来去如风,而且每一记冲击,都带着炽热的烈焰,四人只能一味作出躲避,不敢硬碰。好巧不巧,他们身上带的迷花解药也开始失效,桑游急道:“不好了,迷花解药药效过了,这样下去我们会完蛋的!”

华骝发狂地冲撞,还大声疾喝:“吾乃……神兽!岂可被辱为凶兽!这般苟且存活,不如就此湮灭!”话音一落,就见华骝原地立定,高举前足,再奋力踏下,登时地动山摇,荡出的余波,席卷向四人。四人急忙往高处飞纵,躲过华骝这一奋蹄一踏。

修吾这时道:“师姐,使用召神咒!”月清疏赶紧念动咒语,果然瞬间召唤出一名神将来,与华骝缠斗。但召神咒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因此他们必须找到其他的对策。桑游忽然想起华骝方才的话,便说:“迷花对凶兽有镇静效果!我们利用战场上的迷花让它清醒过来!”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便分散开来,拨打各处的迷花,使花粉四散。

很快,整个空中都弥漫着迷花的花粉之气,华骝大叫一声,看样子是受到影响了。白茉晴道:“华骝前辈,求求你清醒!”

“尔等……速速……离开……”华骝还是没有清醒,依旧对四人发起冲撞攻击。

修吾见状,便道:“需从速将其铲除,以免危及苍生。”说完,他将神力注于剑上,再让其余三人引开华骝的注意力,然后突然从旁边杀入,一剑穿破了华骝的身体,华骝轰然倒下,炎气四散,它最后只吐出一句:“多……谢……”便就气绝而亡。

月清疏这时道:“凶兽之事……怕是另有隐情。”

修吾也有此意,只是他并不作声。白茉晴看着华骝的尸体,有些可怜它,便道:“我们,将它葬了吧。”

修吾便说:“你们退后。”三人连忙退开,只见修吾拔出剑来,再贯劲于剑上,猛力一挥,剑气即时击断上方峭壁的一角,落下的巨石,正好覆盖在华骝的尸身上,算是给它造了一座坟墓。

月清疏便道:“走吧。”四人怀着沉重的心情,便原路返回。

就在四人离去之后,一个身影出现在华骝的坟前,他运起灵力,从华骝的尸身上吸走了一颗精元,再看着远去的四人背影,不由银牙紧咬。

四人离去之时,桑游提出道:“这里的迷花毒性连凶兽都能制住,我想多采一些回去研究研究。”

月清疏表示赞同,桑游就在附近,采集了几株迷花,带着一同上路。

刚走不远,就听见一把女声传来:“神族……”四人停住,张望周围,并不见有人,但修吾却另有发现,他的视线停留在一柄插在石缝上的剑,就对月清疏说:“师姐,是把剑发出的声音。”

“剑灵?”月清疏冲口而出地说。

只见那柄剑回应道:“我……名叫岚倾,并非剑灵,如今只是一缕残魂罢了……你既为神族……可曾听过羿华的名字……”

修吾道:“从未。”

“这样啊……不知你们能否应我……一个请求?”

月清疏便说:“姑娘但说无妨。”

“我想找一把剑……名曰光寒剑……此剑算是故人之物……能否请你们带我去寻……”

月清疏道:“当然可以,只是天下之大,该去哪里找剑?”

“世事变迁……恐怕已不是原来光景……我只记得在南方的一个山谷中。”

月清疏想了想,忽然想起在燕归谷那里,好像就有一把类似这样插在石缝中的剑,于是便道:“好,我答应你。”

“多谢……我魂体虚弱……不便现身……如果感知到他的剑……我会再告诉你的……”

修吾便将这柄剑拔出石缝,月清疏将其配带在身边,然后继续赶路。

回到吊桥前,月清疏找到那蝶精,对她说:“姑娘,那凶兽已除,花海深处再无危险,你们可以回家了。”

“没想到上神不仅容貌英俊,还如此骁勇善战呢~如此一来,我们一族又可以在这迷幻花海中继续生存下去了。只可惜,上神一行人若离开,除了同族,奴家就再无伴了,还是那小仙兽好~有事还知道过来陪陪我。”

听到她提及仙兽,月清疏的兴致一下子就起来了:“仙兽?可否再说详细一些?”

蝶精道:“那小家伙身体滚圆滚圆的,可爱得很呢~对了,它胸口还有一颗挺漂亮的珠子,我想摸摸它都不让呢~”桑游听她提到的仙兽形貌,不由动容了一下,但其他几人并未注意到。

蝶精接着说:“那小家伙每逢此地毒果成熟的时候,便会飞到这里来吃那些毒果。”

月清疏道:“专吃毒果的仙兽?似乎在明庶门的典籍中见到过……”

白茉晴道:“月姐姐,日后若是有时间,我们便过来看看吧,能够碰到仙兽也说不定。”月清疏点头同意。

接下来,他们回到村口,找着蔚知墨,将先前从妖怪身上获得之物,交予给他。蔚知墨高兴地说:“不错,这正是我要的!多谢!收集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家稍作整顿了!美滋滋~”看他乐成这个样子,月清疏的心里也很满足。蔚知墨又说:“这阵子仰仗各位侠士了!我定要将你们的事迹写入我著作的序文中!”言毕,就拜别四人,欢天喜地离开了这里。

刚送走这蔚知墨,桑游就看到有熟悉的身影,便快步走过去。是一名小孩和一名背着剑的江湖侠客,桑游对那小孩说:“小余子,你们一家不都搬到峨眉山去了,怎么会在这儿?你还想故地重游啊?还有这位是……”

小余子抬头看到四人,也高兴地说:“是白姐姐还有阿游哥!刚刚我碰到了妖怪,是这个大哥哥救了我。”

白茉晴连忙向那侠士施礼道:“我是仙霞派弟子白茉晴,多谢您救了小余子。”

那侠士年纪轻轻,看来也是身手不俗,他说:“我受小余子母亲所托,来这里寻他。”

小余子再度称谢,白茉晴道:“小余子,我送你回去好吗,现在外面很危险。”

可是小余子却说:“现在还不能回去,我娘有个特别宝贝的镯子,平常舍不得戴,藏在床底的妆匣里。凶兽来的那年我还小,娘光顾着抱我逃命,根本来不及拿镯子。现在凶兽未除,她也不敢回来找。”

月清疏道:“所以你是想帮你娘把镯子拿回去,于是自己偷偷跑来了?”

白茉晴道:“小余子想让娘亲开怀,白姐姐知道,不如你先回家,我们几人去寻镯子?”

“不,我要带着镯子回去。”小余子坚决不肯走,年轻侠士便说:“要不,我在这里保护他,这里距离峨眉山的法阵也近,若有什么事,我就立刻带他回去。”

月清疏便说:“嗯……那就这样吧,多谢你。”

“客气,义不容辞。”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