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十一章第一节

2022-07-02 08:59:16
标签: 仙剑七 月清疏 白茉晴 青烟村 余霞真人

第十一章  花雾青烟迷踪藏

 

 

到了仙霞派,二人便到正殿拜见余霞真人,余霞真人道:“多谢两位特地前来。仙霞派弟子日前在附近巡视时,发现凶兽华骝藏身在花雾崖深处。花雾崖位于附近的青烟村,几年前被华骝焚毁后已成废墟。如今妖物盘踞,此行颇为凶险,仙霞派会全力协助两位。”

修吾却道:“不需要。”

月清疏瞪了他一眼,是怪他太过直白,然后对真人说:“真人,他的意思是去剿灭凶兽的成员在精不在多,他有把握。”

余霞真人道:“嗯……既然如此,那让茉晴随你们去,她对青烟村比较熟悉。”

“是。”白茉晴当即应命。

月清疏便道:“真人,事不宜迟,我们先行告辞了。”

余霞真人道:“一切小心。”

三人就拜别了真人,走出正殿,月清疏这时问:“晴妹,真人方才没有提到卢龙军营阵法之事,是还无头绪吗?”

白茉晴点头道:“嗯。仙霞派对于各种阵法颇有研究,按说经库应有记载才是。”

他们来到山腰凉亭时,就见桑游从里头蹦出来向三人打招呼,白茉晴一阵惊讶,桑游道:“我等你好久啦!你们是要去哪儿啊?”

白茉晴道:“我们要去青烟村。阿游,你要跟着我们去吗?”

“要的要的要的!月姑娘,那个青烟村是我以前住的地方,那儿我比小晴更熟。这次,我带路。”

月清疏同意道:“好吧。”

桑游便走到修吾身边,伸手跟他勾肩搭背说:“诶,这下咱们又能一起上路了~”可是修吾却一下卸开桑游的手,桑游道:“干嘛这么生分?月姑娘是小晴的好朋友,你又是月姑娘师弟,冲着我和小晴的关系,你就是我亲兄弟啊~是吧修兄弟——”说着便来个突然偷袭,想抱住修吾的肩,可是修吾身形一闪,又让他扑了个空。

桑游却反而不依不饶地说:“哼哼……修兄弟,我桑游想做的事,可没有做不到的。今天——作为兄弟的证明,就让我们亲热地勾肩搭背吧!”说完,便跟修吾追逐起来。

趁着两人在那儿嬉戏,月清疏拉着白茉晴到一边说:“晴妹,我发现一个线索,不知是否有帮助。我们在卢龙军营地见到的那个黑袍人,很可能是天师门的孟章掌门。”

“什么!”白茉晴吃惊地大叫了一声,月清疏急忙作出“噤声”的手势,然后又压低声音道:“所以,那个阵法,天师门会是一条重要线索。”

“嗯嗯,明白了。等回来后,我把天师门的相关记录都翻出来。”说到这里,白茉晴忽然想起来:“月姐姐刚才见到师父的时候,为什么没说这个啊?”

月清疏看穿了她的心思,便说:“你是不是在想,我刚才为何没说这件事?”

“嗯……”

“孟章毕竟是仙盟盟主,若真有证据能证明他是黑袍人,再告诉真人也不迟。”

“唔,我明白了。如果真的是他,我立刻告知师父。”

“好。”

这时,听见桑游在那边喊:“我就不信了、呼,我今天碰不到你——”

月清疏当即放声道:“别闹了,出发吧。”

四人便一起出发,继续赶路。将近到山下,忽然碰到一名独眼人拦下他们,那人对月清疏说:“姑娘,看你们打扮,应也是修仙门派的弟子?”

月清疏道:“不错。”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幸好让我遇到了你们!”随即他自报了家门,名字叫乌离。

月清疏便重见一礼:“明庶门月清疏。乌先生有何难处?”

乌离说:“唉,月姑娘你也看到我右目已眇,皆是因为前些日子去此地不远的花雾崖采药,却偶然遇见一个妖物正在修炼某种阴损之功。那妖物察觉到我,便想取我性命,我舍去右眼逃出,才得以苟全。若是寻常妖物,倒也随它去了,只怕待它妖功炼成,危害世间啊。”

月清疏道:“不错,若是如此,不能不管。”

乌离道:“所以我到仙霞派来,想求助仙霞弟子。不过能遇上月姑娘,应该也是一样的。不知月姑娘是否愿意出手,为人间除去一害?”

月清疏道:“斩妖除魔自是我辈修仙之人的职责,乌先生请放心。”

“多谢月姑娘!”

 

青烟村就在花雾崖下,但这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使得这个地方,成为妖魔盘踞的绝佳之处。四人抵达青烟村口,桑游就指着远处一间破屋说:“看那儿——我之前就是住在那间屋子里的,这里荒废之后我和村民都搬到峨眉山脚下,那里有仙霞派护山法阵保护。小晴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时,是因为有凶兽闯进村子了。”

白茉晴道:“当然记得。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要不是靠你的隐蛊,拖到师父师姐们及时赶到,我们都要葬身于此了。”

月清疏道:“阿游原来也曾是一名少年英雄?”

桑游道:“沈掌门也是这么说的。咳咳,这个嘛,后来沈掌门和仙霞派的师姐们对我有一些误会……哼,可能是我越长越帅气,掌门怕仙霞派的师姐师妹们看到我,会——”

白茉晴问:“会怎样?”

“呃,我开玩笑呢,不要当真!”

“啊,好。”

四人就往村子的深处走去,白茉晴说:“以前这里每到黄昏时分,村民们烧火做饭,炊烟袅袅,我猜这可能就是青烟村之名的由来吧。师姐们还会定期来村里给大家义诊,真怀念那个时候啊。”

往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前头有人惊讶地说:“是你们!简直是宿命般的巧合!”月清疏一看,认得那人是蔚知墨,便上前跟他寒暄几句,蔚知墨说:“我的研究已经初具规模了,但是似乎还能够再丰富些。那边徘徊着一种花妖和状似疯癫老妪的妖怪,若能为我取来花妖身上一片花瓣和那老妪的衣料残片,我将会万分感激。”月清疏还是一如既往地爽快答应,蔚知墨再三称谢。

接着,四人继续前进,沿途也将蔚知墨所讲的花妖和状似老妪的妖怪收拾了好几只,取得所需的物事,打算之后回程的时候再交给他。

终于来到桑游以前的旧居,白茉晴道:“啊,就是这里。”

桑游看着这颓垣败瓦的破屋,摇头轻叹:“哎,可惜了。当初我还没踏实住几天呢,就被凶兽给毁了。”

月清疏道:“倒是很少听你提起以前。”

白茉晴道:“阿游他以前呀,和现在不一样,以前他总板着脸。刚看到他的时候,我还有些害怕呢。”

桑游道:“有吗?哎呀,我那时候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不凶一点,被欺负了怎么办?我记得这里应该有一个……”说着,他便转身走进破屋里,翻找起来。最后他在屋子的后面墙下,找到一个大罐子来,他捧着罐子走回来说:“是捣药罐。挺大的吧?带着不太方便,我离开的时候就放这儿了。不过幸好没带走。比起我随身带的,用它做解毒药更快。”

月清疏疑问道:“解毒药?”

桑游道:“前面就是迷幻花海了,那里有大片迷花。迷花香气的毒性虽然不伤人性命,只会让人浑身无力,但那种状态下,要是遇到花海里的精怪就糟了。我以前常在这里采药,对这一带非常熟悉,知道有一种草药可以抵御花毒。”

于是他们就继续往前,去找桑游说的那种药草。经过崖边时,看到有两名道士在大声争论,月清疏认得这两名道士的衣着,乃是昆仑派,于是便上前相见,询问二人为何争执。左边的那名道士说:“我师弟最近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吵嚷着要退出昆仑派,改拜他人为师。我们下山本是为了完成师父的任务,可他现在这样——真是让人头疼。再不消停,就不是门规那么简单了。”

右边那名道士一听,便嚷道:“啊!是要逐我出昆仑吗!”

那师兄瞪了他一眼说:“你想得美!”

月清疏也想弄明白原因,便再三追问那师弟,那师弟终于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便道:“你烦不烦?我才不跟凡夫俗子说话,除非你能答对我三个问题。”

月清疏道:“愿闻其详。”

那师弟便说:“这几样东西中哪个是古人用来盛天禄的器皿?”分别有鬲、卣、簋三样,月清疏最后回答:“卣。”

“哼,算你猜对,下一题。传说中天禄的起源与某种动物有关,你知道是什么吗?”

“猿猴。”月清疏也毫不迟疑地回答上来。

“看来你也知道这个传说,有点本事,下一题可不会那么简单了。我曾在仙霞派喝过一种清甜可口的饮品,名叫倾国,你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吗?”

“荔枝。”

随着月清疏最后这一答,那师弟登时傻了眼道:“竟然连这都知道!看来是同道中人啊!既然如此,何不一起加入蜀山派,投到天机道长门下。他说过要去长白山一带除妖,不如我们一同前往寻他啊!”

月清疏道:“天机道长?”

那师兄立刻道:“就是这骗子把你魂都勾没了!”

那师弟连忙反驳:“他才不是骗子,他那身蜀山弟子的打扮,我不会认错!我亲眼见他用蜀山剑法除掉作恶的虎妖,嘿,那一招一式,绝了!昆仑派根本就比不上人家。道长答应我了,只要我为他找来天下十种佳品天禄,便可收我为徒。”

那师兄道:“他是为了骗你给他找黄汤啊!蜀山封山后便甚少再收弟子,就是拿这点引你上钩!”

那师弟道:“师兄你太狭隘了,我还不如跟这位道友多亲近亲近。”

月清疏道:“你师兄说的确实在理。”

那师兄道:“连你的‘同道中人’都这么说,你还不清醒吗?”

那师弟道:“师兄,我的确不能证明他是蜀山的,可你也不能证明他不是呀!既然是师兄存了疑心,那你就应该找证据说服我才是!”

“什么?”那师兄气得两眼圆瞪,说道:“好好好,等回了昆仑,请长老用门规说服你吧!”

那师弟道:“师兄,我跟你讲道理,你怎么跟我讲门规?这不对吧!好冷漠的昆仑派!

我要加入蜀山啊!

那师兄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好先向月清疏赔礼:“唉,让道友见笑了……”

月清疏道:“无妨。”便不再打扰他俩,四人继续去找药草。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