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十章第二节

2022-06-30 09:08:54
标签: 仙剑七 月清疏 修吾 孟章 天师门

于是他们随那天师门弟子一起,来到天师门,那弟子带着二人来到神垣塔下,孟章已在此等候着,一见二人到来,孟章便迎上来道:“上神、月姑娘。”

月清疏也连忙施礼:“孟章掌门。”

孟章道:“上神,此番请您前来,是神尊有神谕亲传。请随我去神垣塔。”说罢,便带着二人一同登神垣塔去。

月清疏的出现,让子秋非常欢喜,他一边喊着“月姐姐”,一边飞奔过来。月清疏也赶紧迎上去,慰问道:“小秋,最近好吗?”

子秋道:“不好,在这里呆着,只能远远地看村子,太闷啦!”月清疏轻轻抚着子秋的稚脸,安慰着他,孟章这时道:“神谕只对修吾上神传达,请月姑娘随我移步到别处歇息。”

“好。”月清疏就随孟章到偏厅等候,只留修吾与子秋在一起。

孟章招呼月清疏入座之后,便说道:“听闻月姑娘已获得冰仙兽,实在可喜可贺。明庶门降服仙灵兽之法果然世间一绝。”

月清疏道:“您过誉,若不是有您提供仙兽志,晚辈也无从得知其所在。且有修吾相助,才能侥幸成功。”

孟章道:“月姑娘福气不浅,上神和神子都与姑娘交好。只是……毕竟人神身份悬殊、尊卑有别,这点还请月姑娘牢记。”

“多谢掌门提醒。”月清疏作揖示意,其视线刚好落在孟章的手上,赫然发现孟章左手的大拇指上,戴着一只扳指,月清疏心里一忖:“这个扳指……!”

这时候,修吾来到,孟章忙起身道:“不知神尊有何指示?”

修吾道:“天魔众尚无异动,神尊同意我先协助仙盟剿灭凶兽。”

孟章道:“如此甚好!恰逢仙霞派传来消息,在峨眉山附近出现了凶兽的踪迹,但尚未发现它藏身之地。”

修吾道:“既已出现凶兽,我即刻动身。”

孟章问道:“上神可还需要其他助力?”

“不必。”

既然他这么说,孟章便也不再多言,送了二人离开神垣塔,并让他们自由地在天师门行走来往。

二人经过中庭的时候,一名天师门弟子跑过来说:“是上神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和神族说上话,您现在就是我最敬仰的人了!”

“嗯。”修吾点了点头作应。

那弟子道:“上神,我们天师门的张东临张祖师,也是名震天下的修仙者呢!他是我第二敬佩的人!”

“嗯。”修吾又点了点头。

那弟子接着说:“他可厉害了,收服了神兽‘虎煞’呐!虎煞您知道吗?远古神兽!张祖师能将它收服,您说是不是很强?我进入天师门拜师就是听说了张祖师的故事!我以后一定也会成为像张祖师一样万人传颂的修仙者!上神您觉得呢?”

修吾心道:“我可能不该和他搭话。”

月清疏插上话来:“你对这些有兴趣?其实我派的祖师月西楼在当时也是不逊于张道长的侠士,甚至还得道飞升。”

修吾道:“已成仙?可去往神界?”

月清疏道:“没有,他留在了人界。若你对祖师和门派的历史感兴趣,不妨去问问爷爷,他一定很愿意和你说这些。”修吾又是点了点头。

二人乘着大鹏,先回明庶门。月清疏一路走来,一路寻思:“难怪在卢龙军营地中就觉得那枚扳指眼熟——孟章和那个阵法难道有什么关联……”想到这个,她就对修吾说:“师弟,你先回房间。”

“嗯?”

“我有事同爷爷说。”

“那我们一起过去。”

“我……要单独同爷爷谈谈,你先回房间。你放心,我们就在大殿,离你不远。”

“哦。”修吾听话地自个回房去,月清疏则来到主殿,找到月寒山,跟他说了孟章与扳指的事。

月寒山听完,便问:“确定没有看错?”

“嗯,没看错。”

“哼,黄皮子就是黄皮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爷爷,说正事。”

“哦哦——那你是如何想的?”

“我想,起码告知晴妹。她在查阵法的事,若是知道同孟章有关,也能有个调查方向。”

“嗯,白姑娘是个实在人,你告诉她,她会保密的。”

“那……是不是也同真人说一下?”

“不妥,眼下拿不出十足的证据来,查实后再说也不迟。这件事,除了你我和白姑娘,暂时不要再与其他人说。修吾也是一样。”

“我明白您的顾虑,师弟毕竟是敖胥神尊的下属,若论关系,同天师门更为近些。但……”

“乖孙女儿,我们不是防着修吾,是防着那个孟章。在这样的人精面前,你师弟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我明白了,爷爷。那我和修吾这就去仙霞派。”

“嗯……一路小心呐。”

月清疏就赶紧回房收拾了行李,然后去找修吾。修吾也已经收拾好东西,和月清疏会合之后,再去跟月寒山辞行,修吾这时问:“师姐,黄皮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不像好话。”

“啊,你听到了?”

“方才听掌门大声喊了那句话。黄皮子是说天师门?”

幸好修吾没有听到后面的对话,月清疏也算松一口气,便说:“都是陈年旧事了。明庶门同天师门,差不多同时开山创派。两派的祖师爷也曾十分意气相投……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令两派势同水火。总而言之,爷爷十分讨厌天师门。但是我并没有这种芥蒂,先祖们的事,同现在没有关系。”

二人再次来到主殿,跟月寒山辞行,这时修吾忽然向月寒山提问:“掌门,我想了解为何明庶门与天师门会变得势同水火。”

月寒山道:“这可就说来话长咯……你要听吗?”修吾点了点头,月寒山便说:“咱们明庶门的月西楼祖师,少年时和天师门的张东临道长结伴修仙。他二人俱是天纵奇才,摸索出独特的修炼之法,待有所成后便决定建立门派,传播道统。之所以他们会在相邻之地建立门派,目的是为了守望相助,若一方有难,另一方也可以支援。但祖师和张道长在教导弟子上起了争执,到最后甚至上升到了道法优劣之争——后来祖师飞升成仙,那张道长却仍未成仙身,这当然就证明了御灵术优于天师门的化灵体术。但祖师飞升还没过几年,此地便来了一只远古神兽,名唤虎煞。虎煞看落袈山一带灵气充裕,想要占山修行。我们明庶门小门小户的,碍不着它,不过天师门弟子多,肯定不乐意搬走,他们双方冲突愈演愈烈——为了给天师门施压,虎煞伤了山下村民来示威,这可就挑战到两位祖师爷的底线了。他二人摒弃前嫌一同对敌,为了克制虎煞,祖师爷还自创了一种束缚阵法,派上了大用场呢!可那毕竟是远古神兽,祖师和张道长虽然击败了虎煞,却也被其所伤。张道长受伤尤其严重,祖师宅心仁厚,强撑着身体救治昔日好友。可即便祖师耗费了大量灵力,人也没能救回来。而祖师则因为重伤后还强行施展治疗之术,损了根基,闭关几年后逝世了。”

听到这里,修吾不由称赞道:“月祖师重情重义,确是可敬之人。”

月寒山接道:“祖师重情重义,倒更显得那群黄皮子不要脸了!他们认为虎煞之战害了张道长,是祖师对不起张道长!不然祖师怎么能活下来。张道长有个徒孙叫张甫和的,后来更是趁虎煞虚弱将其收服,拿来镇守天师陵寝。这是多厚的脸皮才能把两位祖师一同收服的神兽带去自家门派镇墓?不过听说后来有个小子和虎煞命格相同,把它从天师陵寝带走了,算是出了我这口恶气!所以说啊,善恶有报,冥冥中自有天定!修吾啊,你懂了吗?”

“嗯。这些门派故旧,师姐之前知道吗?”

月清疏道:“嗯,知道一些。我也是听爷爷说的,所以由他来告诉你,会更详细些。”

听了月寒山讲述的这些门派旧事后,修吾对此愈发感到有兴趣,便想起那名天师门弟子仪曲,于是想在出发前往仙霞派前,再去找他聊聊。

二人便先飞到天师门,在中庭那里,再次找到了那叫仪曲的天师门弟子。二人找到他时,他正在摇头叹气,看到二人来到跟前,仪曲便干咳两声,说道:“上神,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叹气吗?”

修吾道:“哦。你为何叹气?”

仪曲道:“就是有一些烦恼的事情。”

“何事?”

“天师门后殿里藏了张祖师的宝物,可能是神兵利器,也可能是武功秘籍。只是弟子不能随意进出后殿……不过上神就不一样啦,上神哪里都能去!”

月清疏道:“可若真有你说的这个宝物,那也早就该被前人拿走了吧?”

仪曲道:“不会的!这是秘辛!宝物肯定还在!上神,求你了,帮帮我吧!”

没想到修吾竟一口答应,看来他也对这些秘辛有兴趣。于是修吾和月清疏来到后殿,由于先前有孟章的命令,修吾可在门内自由往来,所以并无人来阻拦。二人登到后殿的三楼,就在阳台上,有所发现。

发现秘密的是巧翎,它围在一个栏杆前打转,啾啾地叫着,月清疏问:“巧翎,你发现了什么?”她走到那栏杆前,看到这个栏杆有雕饰突出,月清疏说:“上面好像有东西……”

修吾道:“师姐,要不要看一下。”

“好。”月清疏将那雕饰扭开,从里头取出一份书来,二人就在这里,展开阅读:“赠吾友东临。人体羸弱,而善于思;仙兽灵盛,而拙于学。御灵之道,在于共生共享。盛以扶弱、善以助拙。二者相济,是以修行互升,可窥大道。御灵之术实为同修,若一方或身殁或灵散,则术解。非天资过人者,不可与多灵定契。若强行定契,事倍功半。谨记,事有不可行者:人族不可视仙兽为刍狗,肆意剥削。仙兽不可视人族为弱肉,恃强妄为。一方背信,则反误自身。东临,你我相识多年,意气相投,莫逆于心。现将此御灵术心得与契约赠予你,望你早日得道、长生久视。”读到最后,月清疏诧异地说:“哎?后面这句话……”

修吾看着那句话念道:“所以上次的饭钱别找我要了。友月西楼。”

虽然此语滑稽,却也足证两位祖师之友情,月清疏道:“这的确是祖师亲自写的,关于御灵术的修炼心得!书里还夹了一张纸,这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很像是明庶门与御灵结契时出现的法术印记。按祖师所说,便是御灵契约了。奇怪,祖师为何要把这两样东西赠给张道长?张道长又没有修炼御灵术。此物被张道长放在了这里,可能他们也曾在这里一起看过风景吧。祖师之间感情深厚,我们两派弟子却因为一时意气互相敌视,还因此有碍修行,倒是愧对先辈了。”

修吾道:“这也并非师姐的责任。”

月清疏道:“我们回去通知那位道友吧,他大概也等急了。”

二人回到中庭,找到仪曲,跟他说了情况,仪曲大为意外道:“秘籍!真的有啊!”

月清疏道:“这不是道长想找的秘籍,是我派祖师爷的手记。里面写的内容是御灵术心得,并附有一张御灵契约,赠予张道长。”

“什么——”仪曲又是一阵惊讶,说道:“不可能呀,是祖师自己说把最珍贵的东西放在这里了啊……”

“你说什么?”

“其实我是在出外游历的时候发现了祖师留下的机遇,说是在门派的这个地方藏有他最为珍贵的宝物,有缘之人可取之……我本以为是什么宝物,但竟然是明庶门的东西。”

月清疏闻言,心里暗叹:“原来在张道长心中,这便是最为珍贵的宝物……不过有缘人可取……天师门的人一直都没发现,巧翎却能发现,难道必须要有御灵才能……”

仪曲摇头叹道:“唉,既如此,还是月姑娘你们带走吧。反正我又不修御灵术,要这个根本没有用啊。”

修吾道:“张道长并无秘籍相助,依旧成为开门立派的一代高人。”

仪曲听了这话,不由心头一震,随即道:“上神的意思是,我自己努力修炼,也可以成为像张祖师一样的高人,而无需寄托于这些虚无缥缈的外道吗?对啊!我仪曲也是自小修炼,我既然以张祖师为目标,那么他能做到的,没道理我便不能做到!也多谢几位,为我的事情奔劳。我这儿有些助于修行的东西,赠予各位。”月清疏也不客气,就欣然接受仪曲之赠。

别过仪曲,二人便转身下山,月清疏想到两位祖师的友谊,不由感慨道:“门派典籍中曾记录祖师爷心性高洁,交游甚少。张道长与他意气相投,想必也是非同一般的人物。”此事已了,二人也立刻启程,乘大鹏飞赴峨眉山。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