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九章

2022-06-25 09:11:50
标签: 仙剑七 仙霞派 余霞真人 蕴儿 月清疏

第九章  松涛激起千层浪

 

 

四人便即启程,离开冽风谷,回到长白山下,然后再乘着大鹏,飞往仙霞派所在的峨眉山。

仙霞派位于峨眉山之上,到处霞气萦绕,仙鹤群聚,飞翔于山间,更显山灵林秀。四人在山下降落,然后踏着青翠山径,缓缓攀登。这里本正值春暖,但走着走着,桑游却感觉有点颤抖说:“难道是在长白山的时候受凉了?不然怎么突然感觉一阵寒意……”

走到一处凉亭前,月清疏便说:“还有一段山路要走,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桑游道:“嗯?也不累——”

但月清疏干咳一声,桑游马上明白,便高声地说:“才怪呢,哎,干了这么多大事,休息,休息一下。”于是他们便停下来,桑游拉着白茉晴进亭说:“对了小晴,我之前买了个好玩的东西,你来看看!”

月清疏思良道:“师弟是神人,力量同我们天差地别。可以后少不得要同许多人打交道,若他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也不好。我既然是师姐,师弟言行不妥,自然要提出来。”想到这里,她就走到修吾跟前,对他说:“师弟,我有话要说。”

“嗯。”

“我知你是神人,上天入地不在话下。可现今你我共生,就算不情愿,也只能接受。更何况你我皆志在惩奸除恶,亦是同道中人,有幸结伴,自当珍惜。对方有难时不吝于伸出援手,而自己有难时也安心接受对方的帮助。这样,才称得上同伴。”

“……嗯……”

“我们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力量,但你一定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

“我有需要你的地方,一定会说。”

桑游听到二人的对话,便嚷道:“什么什么?什么需要你呀需要我的?”

修吾道:“桑游,白茉晴。你们如有需要,也尽管相告。”

桑游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行啊行啊兄弟,说定了!不过叫名字多生疏啊,你就跟你师姐一样,叫我阿游就好。”

“阿游。晴妹。”

“啊?”白茉晴听他这么称呼,登时一阵诧异。

桑游道:“哎不行不行,这可不用跟你师姐学,你叫她,得叫白姑娘!”

“哦,白姑娘。”

白茉晴道:“嗯、嗯,修大哥这么喊我就行了。”

桑游道:“就是就是,小晴只能我喊,是吧小晴?”白茉晴没有好气搭理他,扭过头去。

月清疏道:“好了,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四人便继续往山上攀登,桑游这时唤了一声:“修大哥~”

修吾回头看了他一眼,桑游道:“你看吧,要是我像小晴那样喊你,你也会觉得奇怪的。”原来他还在为方才关于称谓的问题说事。

月清疏心道:“大可不必吧……”

将近到达山门之时,月清疏看到一名穿着黄色道服的男子正在徘徊,她便上前道:“看道友装扮,应当是天师门中人吧?不知到仙霞派所为何事?”

那道士认得月清疏,便连忙施礼道:“在下天师门仪远。实不相瞒,在下此番来仙霞派乃是为了送信。但仙霞派中皆为女子,在下贸然进入未免唐突了佳人,故而在此徘徊,希望能遇到出入山门的仙霞弟子代劳。月姑娘似乎正是要到仙霞派中,不知能否帮在下这个忙?”

月清疏道:“不过是举手之劳,阁下言重了。不知这信是要送给何人?”

仪远道:“月姑娘可识得庄锦庄师妹?”

月清疏道:“不错,我确实认识。既是交给庄师姐,事不宜迟,我这就出发。”

“且慢!还请姑娘将此物一同交给庄师妹。”说着,他又拿出一物交到月清疏手上。

月清疏拿着一看,原来是个小饰物,不由沉吟:“我怎么觉得,好像卷进了奇怪的事情中……”但既已答应了人家,也不好再推托,便收下书信和饰物,然后四人便登上山门。

到了山门前,就看到仙霞派的大弟子卫绡快步迎上来:“小师妹你可回来了!”

白茉晴道:“师姐,让你们担心了!”

卫绡也向月清疏致意:“月姑娘。”

月清疏拱手道:“见过卫师姐,我与师弟想要拜访真人。”

“嗯。小师妹,你快带客人进去吧。”

“好的。”于是白茉晴在前带路,月清疏和修吾随后,桑游则在最末。当桑游走过卫绡跟前时,卫绡突然拔剑,挡住桑游道:“慢!桑游,你屡次扰乱本门清修,早已被禁止入内,你忘了吗!”

桑游连忙道:“大师姐,求求你,这回我真的有正事,你就让我进去吧~”

卫绡秀眉一挑,怒喝道:“谁是你大师姐?我已说过,你若胆敢再往前迈出一步,小心我这口青锋利刃!”

桑游立刻指着修吾说:“他是男的,为何他能进去,我不能?”

修吾解释道:“我和师姐不能分开。我们必须——”月清疏生怕他又说出些奇怪的话来,急忙打住道:“停!咳,我师弟初入江湖,掌门嘱托我要好好照顾他。”

卫绡道:“既然如此,还请在门内遵守仙霞派戒律。”

月清疏道:“一定。”便向修吾使个眼色,修吾也转头对桑游摇头示意,桑游恼道:“嘿——你个见色忘友没义气的!我也不想离开小晴呀!”

卫绡一听,又马上怒斥道:“你这登徒子!再敢满口胡诌休怪我无情!”话音一落,宝剑再次架在桑游的脖子上,白茉晴急忙喊:“大师姐……”

“小师妹,你别忘了门规。”

桑游道:“修吾!你这家伙!你刚刚才说我有用得到你的地方,你会帮我的!”

白茉晴低声唤:“阿游,你快回去吧。”

“可是,我是真的有事要——”

不等他说完,卫绡便高声呼唤:“庄锦!”唤声一落,就感觉地动山摇般,随即便有一个身形硕大的女弟子飞跃而至,她那如同泰山一般的身躯落在桑游的面前,吓得桑游面如土色:“啊!不进就不进……哎!哎!二师姐您轻点。”庄锦伸出蒲扇般大的手,一把将桑游提起,桑游慌张地喊:“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哎!哎!”庄锦使出全力,就将桑游往外一抛,桑游便如同一物件般,被抛飞出山门之外,踪影全无。

白茉晴不禁有些担忧,卫绡道:“师妹,那小子皮实得很,没事。师父还在等你们,快去吧。”三人便拜辞卫绡,转身迈进派内。

修吾这时问:“师姐,方才为何又不用帮桑游的忙了?”

月清疏道:“是他不守仙霞戒律在先,所以这回不能帮。”

“哦。”接着他又问:“门派之内要遵守哪些戒律?”

白茉晴道:“外客入内不得擅闯后山禁地,不得有轻浮僭越之举。其实都是些很寻常的规矩。那个……阿游他没有恶意的,只是有时候……”

月清疏抢着替她回答:“有时候容易得意忘形,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

三人经过弟子们居住的院子前面时,月清疏看到院子里的一架秋千,便问:“咦,晴妹,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架秋千?”

白茉晴道:“这是我自己搭的!可好玩了!”

“晴妹手真巧~”

这时,他们看到庄锦也正往这里走来,月清疏便想起山下那名天师门弟子所托之事,于是走过去说:“见过庄师姐。”

庄锦问:“月姑娘有什么事吗?”

“有一位天师门的……师兄,托我将这封信和此物交给你。”

“天师门弟子?我平日与天师门门下并无交集,怎会有人送信给我?待我看看。”她接过信和饰物来,她展开信笺阅读着:“吾妹庄锦芳鉴,昔年长白山一遇,恍惚间已过数载。”看到这个,庄锦便想起来:“长白山?莫非是当年师父派我下山除妖那次?”随即继续阅读信中内容:“当年一别,妹绝世容颜烙印于为兄心中,无法忘怀。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愿与妹结为道侣,共……”看到这里,庄锦脸色骤变,月清疏见了,心想:“果然不好的预感应验了……”便说:“庄师姐,那封信……”

庄锦没有说话,只是将信和那饰物还到月清疏之手,月清疏怔道:“这是?”

“吾辈修仙之人,未修成大道,怎可妄谈情爱之事。我仙霞弟子皆为风华绝代之人,被派外之人垂涎已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我作为师姐,更应该要坚守道心,为师妹们作出表率。所以还请月姑娘将这两件物什交还给那位天师门师兄。”

月清疏只好道:“那好吧。”就将两样东西重新收好。

别过庄锦,三人继续往上走,来到观景台附近,白茉晴指着往上的方向说:“这上面就是后山祭坛了。师父常一个人在这里冥思入静,所以很少有弟子来这儿。”

拾阶而上,走到最上方的祭坛大门口,就看到余霞真人已经在此等候,白茉晴当即上前拜道:“徒儿见过师父。”

余霞真人道:“回来就好。”

月清疏也带着修吾上前见礼:“晚辈见过真人,这是我师弟修吾。”

余霞真人一听,便认真地打量着修吾道:“哦?这位就是——”

月清疏道:“他在人界时间不长,尚不了解人间礼数,望真人谅解。”

“无妨。修吾神将,凶兽犀渠是您所除?”

修吾“嗯”地答应一声,余霞真人道:“这凶兽神出鬼没、难以除去,各派联手组仙盟仍屡剿不灭。对于此等困境,神将有何建言?”

修吾道:“上古神兽皆由神界五灵之气所生,虽有弱点,但单凭人族之力无法除之。”

余霞真人闻言,不由轻叹一声,接道:“还有一事不明,据古籍记载,犀渠等本为上古灵兽。它们何以突然出现在人界?并且变得如此凶狂?”

修吾道:“它们本就是天狱囚徒。天魔女劫狱,带凶兽逃脱。至于现在为何在人界,所图不明。”

“天魔女……不知您对天魔众了解多少?”

“天魔众以天魔女魁予为首,为叛神逃亡魔界堕魔而成。”

白茉晴惊讶道:“叛神……竟然神界也有叛徒啊……”

余霞真人听了修吾所言,恍然大悟道:“天魔……原来有此寓意。贫道还有最后一问,请问神将此次下凡,是受天帝之令吗?”

修吾怔道:“此话何意?”

余霞真人道:“听闻上古三族大战后,天帝下令绝地天通。若无谕令,任何神族不得擅离神界。此后千百年,即便人界曾遭魔族侵袭,神界也从未干预。但这一次,孟章掌门称您和神子是神界派来对抗天魔众的,不少同道为之意外,故有此一问。”

修吾默然,没有回答,月清疏怕修吾是有难言之隐,为免尴尬,便拿出那阵图说:“真人,我们带回来一张图纸,是在卢龙府军营看到的奇特巨型阵法。”

余霞真人接过图纸,细看之后道:“这阵法前所未见,仅能看出有很强的束缚之像,且规模之大着实惊人。此事极不寻常,我会再去查阅祖师卷宗记载。”

月清疏便道:“真人,晚辈有一事相求。”

余霞真人道:“月姑娘是想说共生之术吧,详情茉晴已传书告知与我。”

“真人可有解开的方法?”

“此术贫道之前从未听说,门派典籍中也并无头绪。”

月清疏闻言,也感到无奈,便道:“谢过真人。我们也不便多打扰,先行告辞。”

白茉晴道:“那我送送你们。”

月清疏道:“不用送了,你早些休息吧。”

白茉晴道:“月姐姐,我会去帮师父查阵法,有什么消息就传信给你。”

修吾问:“师姐,我们现在回明庶门吗?”

月清疏道:“桑游应该还在山道上,我们先与他道个别再走吧。”二人正打算离开,忽然看到蕴儿现身,对余霞真人呼唤:“是……沈姑娘吗?”

余霞真人看到蕴儿现身,也是一阵诧异:“蕴儿姑娘?”

月清疏道:“真人与蕴儿相识?”

余霞真人道:“我与蕴儿姑娘之前的主人是旧识。”

月清疏心道:“蜀山仙霞皆为正道翘楚,蜀山掌门之女是真人的故友,也在情理之中。”

余霞真人则问:“蕴儿姑娘现随月姑娘修炼?”

蕴儿道:“嗯……我先前险些遭难,幸得主人出手援救。”

月清疏道:“你受伤本就是我们之过,照顾也是理所应当的。”

余霞真人道:“恰是因你们结契之缘,我才有机会再见她。与蕴儿初见时她还很孱弱,而今灵能修为如此出类拔萃,她主人,想必也会欣慰的。”

蕴儿道:“主人离世前已拥有过一段最珍贵的时光,很幸福……我想主人也不希望你为她太过伤心……”

余霞真人叹道:“皆是命运造化弄人啊。月姑娘,我重见故人一时心绪难平,不由多寒暄了几句,真是失礼。你们有要事在身,请随意。”

月清疏道:“真人客气,我们就先告辞了。”

拜别了真人,他们便转身下去,月清疏看到蕴儿低落的情绪,便问:“蕴儿,你似乎不太开心?”

“我撒了谎……”

“啊?”月清疏一阵错愕。

蕴儿道:“主人曾说她犯下大错,愧对爹爹,岂能真正高枕安乐……她当时境遇实在复杂,其中滋味恐怕只有她自己才能懂。唉,最可怜的就是她爹爹了……后来主人为了她的孩子而牺牲,也许直到那时,她才终于找回了片刻安宁。”

“父亲没了女儿,孩子没了娘亲,这未免——那她的孩子之后如何了?”

“那孩子被带往苗疆,我几番辗转,最终还是失去了她的消息……”

月清疏拿出天玑护符,对蕴儿道:“这个护符是你主人的旧物,你若是牵挂主人后代,我可将它赠予你,你便去做心想之事,觅心想之人。”

“主人离世前,让所有的御灵回归山野。我在天地间游荡了许久,茫茫无所依。与你们相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与主人并肩作战的时光。能一起为守护这片大地而努力……就是我心之所向!”

“蕴儿……”月清疏心里头一阵感动,于是不再勉强,让蕴儿继续留在身边。

二人拾阶而下,月清疏对修吾说:“连真人都无法解开共生,看来短时间内你我只能继续一同行动了。”

修吾道:“我与师姐应敌配合已日渐纯熟,同行并无不妥。”

月清疏压根就不是这个意思,但她也知道无法跟修吾说得通,只好道:“算了,先去找桑游吧。”

回到山门前,那天师门弟子仪远便迎上来道:“月姑娘,怎么样了?”

月清疏道:“庄师姐一心向道,并不愿涉及情爱之事。是以让我将此物还给你。”便将信和饰物皆交还仪远,仪远长叹一声,说道:“庄师妹,你为何就不懂我的心呢?此物本是一对,原本想作为定情信物送给庄师妹。如今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唉,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啊。”他没有收回饰物,而是带着失落和沮丧的心情,步下山去。

来到山腰间的凉亭,桑游就在这里等着,看到二人下山来,便从亭中奔出问道:“小晴呢?”

月清疏道:“去查典籍了,那个阵法,真人一时也认不出来。”

“这样啊……对了,你们要回明庶门对吧?路上小心。有空再来啊!”

二人就与桑游拱手作别,然后乘着大鹏,飞回明庶门去。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