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八章

2022-06-23 09:26:36
标签: 仙剑七 月清疏 白茉晴 卢龙府 桑游

第八章  心怀恻隐救矿徒

 

 

在白茉晴的带路下,四人顺利来到卢龙府的军营前,他们在远处的山头上隐藏,俯瞰整座军营的情况。桑游叹道:“唉,可惜我带的隐蛊用掉了,要不然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去了。”

月清疏道:“耐心一些吧,等到晚上再行动。不过,这些兵营的部署有些奇怪……不像是屯兵,倒像是以那座塔为中心的阵法。”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兵营正中央高耸入云的一座巨塔,月清疏问:“晴妹,你能看出这是什么阵吗?”

“唔……”白茉晴心里暗想:“从未见过。这个阵法构化得十分离奇,总觉得有种……”这时修吾说出了她心里的疑惑:“束缚之相。”

月清疏一怔:“什么?”

白茉晴立刻道:“修大哥说得对,感觉这里似乎是什么的封印地,或者想要束缚住什么。多的,我也看不出来了。”

月清疏道:“束缚……难道与风水地脉有关?”

修吾道:“尚不能断言,但那座高塔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

白茉晴则转头朝桑游轻唤一句:“阿游?”

桑游道:“阵法古怪,可又看不出什么。”

月清疏好奇地问:“你懂阵法?”

桑游道:“当然,小晴会,我自然也得会。”

月清疏道:“算了,此阵法既然一时不能搞清楚,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以救人为先。晴妹你先将此阵法构造记下,等此间事了,再请教余霞真人。”

“好。”

修吾看着那阵法,心里疑惑:“这座阵……为何带有九泉灵力之气?”

四人等到入夜之后,便摸黑来到军营的入口前,月清疏道:“在没有救到人之前,尽量不要和士兵起冲突。如果造成混战,波及到矿役们就不好了。”于是四人小心翼翼地,躲过巡逻的士兵,一步一步地潜入营内。

转过好几重哨卡,四人终于深入到营地之内,桑游得意地说:“像这种秘密潜入,需要有高度的警戒、灵巧的身法、敏锐的判断,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

月清疏道:“桑游你到底夜闯过几次仙霞派?”

“呃……那个……先忙正事!”

他们来到矿役集中之地,月清疏低声唤道:“哪一位是岩湖?我们受村长所托,来救各位出去。”

当即有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应道:“我就是。”他走到四人的面前,月清疏便将村长的信交给他,他看罢之后道:“这的确是我叔叔的笔迹。但军营内守卫森严……”

月清疏道:“马上就是夜岗的换班时间了,换岗后,我们会将此处到出口的守卫统统迷晕,你们趁这个机会立刻逃。只要到了冽风谷,各位就可以和村长汇合,回到自己的家乡了。”原来他们观察了一天时间,已经掌握了换岗的时间。

但一名矿役道:“万一……失败了,他们还会放过我们吗?”

另一名矿役道:“以前逃跑的矿役全都被抓回来处决,别提有多惨了……”

修吾冷冷地说了一句:“贪生之人,谈何自由?”

岩湖道:“是啊……咱们和卢龙军拼了!若是成了,自然可以逃出生天——若是失败,村长他们也不用再顾虑咱们,自己逃走便是。”

矿役们听了之后,也即时受到鼓舞,便道:“对!与其待下去整日被折磨,大不了冲出去一拼!”

月清疏道:“那我们行动!”

桑游道:“我带了迷魂蛊,可以把那些士兵统统放倒。你们跟着我不方便,就看我桑大侠的吧!”大家便先原地等候,让桑游一个人前去施放迷魂蛊。

桑游倒也没说大话,他在营地绕了一圈之后,果然便将警戒和巡逻的士兵统统放倒了。正当大家准备离开,忽然听见有动静传来,月清疏赶紧道:“快躲起来!”于是大家便躲到远处密集的草丛之内。

不一会儿,便见一名将领带着一队士兵来到那高塔的入口前,守门士兵连忙迎接:“将军!”

桑游这时低声唤:“月姑娘?”

月清疏回头对他们说:“让大湖他们几人一组分散逃走,动静小一些,别惊扰对方。”

桑游道:“我们躲那边儿去!”于是大伙又朝着存放物资的营区潜过去。

这时候,看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那名将领上前迎接,他们一起走进了高塔旁边的一座大帐之内。

众人到了僻静的角落之后,月清疏便吩咐:“阿游、晴妹,你们带人继续撤;师弟,你和我去营帐那边探探,若有必要,还能抢占先机。”

桑游应道:“好。”

但白茉晴道:“我也去营帐那边。”

既然这样,月清疏把她也带上,三人一起潜到那大帐的一侧,这里没有人看守,看来是帐里的人不想让闲杂人等听到他们的说话,这反而给了月清疏他们窥伺的良机。

他们从营帐的缝隙处,往里窥看。里头除了那名将领外,还有一名浑身被袍子罩住的神秘人,根本无法看到他的面容,但是从他露出的双手,月清疏发现了一物,那就是他戴的扳指,月清疏心道:“这扳指……似乎在哪见过?”

只听那穿袍人道:“将军,冰晶石可准备妥当?”

将领道:“冰晶石已备足,不必担忧。”

穿袍人道:“大阵所成之日将近,还望将军莫要掉以轻心,万勿出错。”

月清疏听这人的声音,又生出一种感觉来:“这声音听着也耳熟……这个人我一定见过。”

又听那将领道:“放心,我又募集了一批新士兵,等下他们就会驻扎到这军营。”

月清疏心里暗惊:“有增兵?那逃跑就不容易了。”

此时,桑游带着矿役们潜出军营,已经来到了物资区的门口。他观察了一会儿,看四周并无守兵,便招呼大家快些出去。矿役们踉踉跄跄地潜出营地,但其中一名身体有伤的矿役脚步不稳,竟一下绊倒了火盆,瞬间点燃了旁边的草堆。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自然也惊动了士兵们,于是士兵们纷纷大喊:“失火了,失火了!”片刻便传遍整座军营。月清疏吃惊道:“糟了,出事了。撤,去保护大湖他们!”修吾点了点头,便跟月清疏往物资区方向跑去,白茉晴本来还想再窥探下去,但见二人已经动身,也不得不跟上,情急之下,竟掉下了腰间的香囊。

一名士兵匆匆进帐禀报:“将军!物资区着火了!”

将领道:“有人袭营?全军警戒,外人就地处决!”

“是!”

穿袍人这时也有点担忧:“将军——”

将领道:“小事一桩,本将自能处理。此刻营地救火人多嘴杂,保密起见,还请速速归去。”穿袍人便先行离开,那将领则立刻赶往失火处。

眼见大批卢龙军正往这里赶来,桑游赶紧对矿役们说:“跑!往山里跑!”矿役们便撒腿狂奔,而此时卢龙军已经开始放箭,漫天箭雨覆来,眼看难以躲避,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修吾赶到,以灵力御剑,一举将漫天箭雨拦下。月清疏、白茉晴也赶到,与桑游一起,立于修吾的身后,挡住那出口。

岩湖趁势带着矿役们脱身,并边走边喊:“你们一定要平安啊!”

月清疏道:“守住出口,我们挡住追兵,等到岩湖他们远离为止。”

桑游道:“我的迷魂蛊可不够对付这么多士兵啊。”

修吾道:“打晕便是。”

于是四人便倾尽全力,阻挡前仆后继的卢龙军士兵。那将领居高临下,看着场中战况,见这四人竟然如此了得,使上百士兵都无法再逾一步,便一咬牙,高声喝令道:“卢龙军听令——全部退下!”那些士兵连忙应令后退。

接着,那将领拿出一块令牌,注入灵力,以令牌驱策,随即便有一件青铜器偶从天而降,落于战场中间。桑游一见这青铜器偶,便突然发狂般大叫起来,然后纵身扑上,以手中弩箭,连珠发射,攻击那青铜器偶。

那青铜器偶也就势反击,与桑游展开对决。青铜器偶的力量颇强,桑游一人之力,绝对不足应付,然而他却像是疯了一般,舍命地攻击那器偶。白茉晴也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便喊:“阿游!你怎么了?”可是桑游却完全充耳不闻,只顾疯狂攻击青铜器偶,白茉晴心道:“阿游为何如此激动?但似乎又很悲伤……”

在四人全力施为之下,终于将青铜器偶掀翻在地,桑游大声疾喝道:“我不会放过你的!”便纵身扑去。

“阿游,危险!快回来!”

桑游根本不听,还喊道:“大家快闪开!”月清疏和修吾当即各自让开,桑游则跃至空中,再贯以全力,射出一弩。这一弩击中器偶头部,那器偶应声而倒,散架成一个个零件。

原以为这样就已经将它消灭,可是但见灵力涌动,那器偶竟然自动重塑,再次组合起来,月清疏也大吃一惊:“这东西竟然……重塑了?”接着那器偶手里捧着的青铜塔,发出强烈的灵力,升到半空,然后发射出一股股冲击波,月清疏急忙喊:“此地不可久留,快撤!”

然而桑游仍不肯罢休,依旧留在原地,以弩箭攻击那器偶,任凭月清疏如何呼唤,他只是不走。可是那青铜器偶重塑之后,力量变得更强,桑游终于被一记冲击波打中,整个人被轰飞数尺开外。

桑游心里骂道:“不甘心,我不甘心,竟然再次……”

那将领这时又喝令:“拿下他!”青铜器偶便全力扑向桑游,眼看桑游就要被青铜器偶击中,但见一道剑光乍起,强行将青铜器偶的巨臂震开。正是修吾及时赶上,逼退器偶,救下桑游。与此同时,月清疏也召唤出哈占,哈占施发强大的寒气,瞬间将那青铜器偶冰封起来。这一变故,也让那卢龙军将领惊惶失措。

月清疏这时道:“哈占前辈,摧毁那些冰晶石!”

“交给本山神。”说着,哈占发出一声震天彻地的咆哮,然后便将所有冰晶石的能量吸取到自己的体内,使所有冰晶石变成了普通的矿石。接着月清疏便招呼:“晴妹,我们走!”白茉晴赶紧扶起桑游,大家一起从出口退出,奔入雪山之内,哈占还特意弄塌山石,堵住去路,使卢龙军不能追上。

那将领只能眼睁睁看着众人消失于茫茫雪山之中。这时,一名士兵来到他跟前,呈上一物道:“将军,这是贼人身上掉落的。”那将领接过来一看,此物正是白茉晴掉落的香囊,而他看见这个绣包后,脸上又是一阵惊讶之色,便说:“此事必须告知大哥。”

再说四人逃出军营,进入到山里,因为桑游受伤,他们便先停下来。月清疏以气疗术替桑游治伤,桑游感觉气息已经通畅,便说:“谢谢,我没事了。”

月清疏道:“你疯了吗?这样胡乱来会白白送命的!”

“抱歉,我刚才拖了后腿。”

白茉晴道:“幸好有修大哥在,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桑游抱拳道:“兄弟,大恩不言谢。若是以后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说。”

修吾道:“我没什么需要‘人’帮的。”此语一出,登时让气氛有点尴尬,白茉晴忙道:“啊,对了,岩湖他们呢?”

月清疏道:“此刻想必应当已到冽风谷了,我们去看看吧。”

白茉晴就去扶桑游起来:“阿游,你怎么样?”

桑游乘机装腔作势道:“哎哟,疼。小晴,你扶我过去吧。”

“哦、哦。”

但月清疏唤了一声:“阿游。”

桑游看到她眼里流露出的敌意,便连忙道:“呃……也没那么疼了。那什么,我们赶紧去找他们吧。”

于是四人便乘巧翎,飞到了冽风谷。到了此地,他们就步行进洞,桑游这时看见白茉晴腰间少了一物事,便问:“哎,小晴,你的香囊怎么没有了?”

“啊!”白茉晴这才发现。

月清疏道:“是那个绣着茉莉花和仙霞标志的香囊?我记得你从小就带在身上的。”

桑游道:“我回去给你找!”

白茉晴道:“不用啦,恐怕是御剑时不小心弄丢的,那肯定找不回来了。”她心里生出一念来:“没想到这一次竟会弄丢香囊……难道预示着……”

桑游道:“那你喜欢什么花样的,我再给你买一个。”

“嗯,谢谢。”

四人走进山洞之后,便发现一只冰精瘫坐在洞壁旁,月清疏道:“这是冰精……?不好,她受伤了!”众人赶紧上前,哈占认出了这只冰精,便唤出其名字:“嗯?蕴儿?”

月清疏问:“您认得她?”

哈占道:“这小女娃也在长白山中修行。她平素内敛自持,非聒噪之辈,我与她无甚往来。如今怎么了?”

月清疏替她诊看一番后,心道:“她体内灵力阻滞,也许……”

于是,月清疏便替她疗伤。待蕴儿的灵力稍畅之后,她睁开眼来,第一句话便道:“嗯……是主人!?”但等她抬头看见月清疏后,又略显失望地说:“原来不是……认错了……她不会回来了……谢谢你们……还有山神大人……多谢相救……”

月清疏问:“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蕴儿道:“嗯……那时我正……以谷中冰灵之气修炼……行至紧要关头,感到一阵强烈晃动,似乎是雪崩了……我修炼之时不能被外力所扰,所以才找了这处僻静所在……可震动太突然……我灵力大乱……”

哈占道:“这山中何时有过震动?”

月清疏道:“是那时,我们与山神前辈……切磋引起的震动吧。没想到竟然是我们造成的。”

哈占道:“丫头,你不妨暂且与蕴儿订下共存契约,以御灵术为她疗伤。”

月清疏便问:“蕴儿姑娘,你可愿意与我订下共存契约,让我助你调理休内灵气。待你伤好了,自可随意离去。”

“御灵术……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一块天玑护符?”

月清疏有些意外:“确实……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蕴儿道:“方才混沌之中我以为是主人来了……原来是它的缘故……此物当年赠予明庶门,你是……明庶门后人?”

“正是,我叫月清疏。”

“明庶门曾助我灵力炼化,蒙受大恩,今又得诸位救我一命,我铭感于心。”

“爷爷同我说过这段故旧,你应该就是蜀山李掌门千金的冰御灵吧!”

“嗯……主人说过,有恩一定要报,所以月姑娘,我愿意与你订下契约,留在你身边。”

“我懂了,那么蕴儿,以后你就是我的伙伴了。”

“嗯。”蕴儿便与月清疏订契,她慨叹地说:“蜀山……忆如……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啊……”

接下来四人就在冽风谷的出口附近,找了岩寒及一众矿役,岩寒再次致谢道:“多谢山神大人!”

哈占道:“免礼。我既被奉为山神,自然应该庇佑尔等。”

岩寒道:“山神大人不仅保护矿场免于凶兽侵袭,现在更是救了我们全村,小人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哈占却愕然道:“凶兽?什么是凶兽?”

岩寒一愣,他也没想到,哈占竟不知凶兽之事。月清疏便道:“听说这几年来凶兽不敢侵犯这座山,是因为前辈您?”

哈占道:“我于此间闭关少说也有几十年了,不知所谓之事,莫摊在我头上。”月清疏听它这么说,也感到疑惑。

白茉晴这时道:“岩大叔,接下来,你们打算去哪里?”

岩寒道:“我们商量好了。虽然我们的土地和家园都被白家抢走了。但是我们还有双手双脚。不管到哪里,只要肯努力,总会有一口饭吃。”

一名矿役道:“是啊是啊,当年我们就是从中原来边疆开荒的,大不了再到别的地方开荒去。”

白茉晴稍稍安心地说:“这样也好……”

岩寒打量着白茉晴道:“姑娘,我真的觉得过去在哪见过你,就是想不起来。”

“我……”白茉晴欲言又止。

月清疏道:“岩大叔,你们还是早点走吧,现在也不算太安全,若是卢龙军清理出道路,很快就会赶上来了。”

“好,多谢各位恩人们!”

送别了岩寒一行之后,桑游回头问三人:“接下来做什么?你们有什么安排?”

白茉晴道:“月姐姐,方才营地里的阵法我已记录下来了,要给师父看看。你们要不要随我一起回仙霞派?我师父见识渊博,或许可以帮助解决你和修大哥的困扰。”

月清疏道:“那就叨扰了。”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