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七章

2022-06-21 09:12:22
标签: 仙剑七 白茉晴 蔚知墨 月清疏 桑游

第七章  朱门阶前任踌躇

 

 

到客栈安顿下来后,桑游说:“修兄弟,月姑娘你照看着,我和小晴先去熬点药。”

“嗯。”

桑游便和白茉晴先出了去,修吾心道:“照顾……嗯,需要确认她是否平安。”便往月清疏的房间走去。

来到月清疏房里,看她还没有醒,修吾便坐到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心里不由暗斥:“孟章……此人行事不择手段,非正道所应为,敖胥神尊为何信任这等恶毒之辈?”

就在这时,月清疏悠悠醒转,看到修吾就坐在床边,于是撑起身来道:“晴妹她们呢?”

修吾道:“煎药。”说完,便伸手去牵月清疏的手,想替她探一探情况,结果月清疏却连忙将手缩开,说道:“师弟,我已无大碍。多谢你。还有,男女授受不亲,手不能随便牵。请你以后莫要再做出此等举动。”

修吾愣了一下,说道:“你我共生,我只想确保你的安全。”

月清疏心道:“修吾几乎没有世间观念,我也不该太苛责他。”便说:“我没骗你,现在我确实感觉无恙。”

“你没事就好。但是,方才在那冰窟中,你只顾救别人,却不顾自身危险,这点极为不妥。”

“嗯,是我鲁莽了,当时下意识的只知道保护晴妹。毕竟如果我有事,你也会受牵连。”

“我是说你应学会保护自己周全。还有,也需要习惯让我来保护你。”

此语一出,让月清疏颇为惊讶,心道:“他、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由得心如鹿撞起来。

修吾道:“怎么了?这对你我都好。”

月清疏强行镇定心神,思道:“冷静点,师弟不知世事,那句话没有其他意思。”

这时候,桑游端着汤药到来,在门口唤道:“咳~我进来了。”他一进房来,就看到修吾坐在床边,正和月清疏四目交投,便说:“哟,月姑娘醒了呀?”二人被桑游的呼唤惊醒,连忙各自把视线移开,桑游捧着托盘来到床前,说道:“你筋脉遭寒气所侵,尚未恢复,我给你熬了些补药。”

月清疏连忙道:“谢谢。”

桑游道:“不过我没料到月姑娘你醒得这么早,这药有点烫——”说着,他将托盘转向修吾道:“修吾兄弟,交给你啦~”然后凑近修吾的身边,低声道:“就是让你把药吹凉,别让人家姑娘自己动手。”修吾便将那碗药捧起来。

月清疏心道:“看来还要找机会跟他解释清楚。”于是便打岔地说:“阿游,晴妹呢?”

桑游道:“小晴在厨房看第二锅药呢,那锅是驱寒的,待会端上来你和修吾兄弟都喝一碗。不多说了,她一个人我不放心。你们聊,我先走了。”说完,转身退出房去,还替他们关上房门,更偷偷地笑了一下。

桑游离开之后,修吾果然按照他说的,轻轻吹那碗药,月清疏忙伸手过去,将那碗药夺过来说:“我自己来就可以。还有,别人教你做什么,不用都照做。”但是修吾二话不说,又将那碗药重新夺回来,继续吹凉,月清疏低声嗔道:“我不是说这个!”

再说桑游离开客房之后,刚走到前面大厅,就听见外头传来白茉晴的惊叫声,桑游急忙飞赶出去。来到院子外头,发现有一支队伍进入了客栈,看样子是一群干苦役的工人,押着他们的是官军。白茉晴本来在煎药,这支队伍正好从她的面前经过,桑游急忙赶上前来,挡护在白茉晴的身前。

为首的一名头目喊道:“就地休息一夜,明天继续上工!”那头目看到脚边的煎药锅炉,竟一脚将它踢翻,还骂咧着:“碍事。”桑游不由怒从心生,便想出手,白茉晴急忙拉住他,不让他轻举妄动。

这时,从其中一辆木头推车上掉下了一块石头,白茉晴上前捡起来,仔细一看,心里暗惊:“这个石头是——!”与此同时,推车的工人突然摔倒在地,白茉晴忙将石头收起来,然后跑上去说:“你受伤了。”

一名看守的士兵立刻上前道:“离远点离远点!别多管闲事!”

桑游忙道:“喂,等等。这人受了伤,就应该好好看看伤口。我是大夫,让我看看。这天寒地冻的,受了伤在马棚里住上一夜,肯定会冻坏的。”

那看守眼珠一转,瞟向那名工人,冷冷地问:“喂,你受伤了么?”

那工人忙道:“不、不!我没事!”

“是么?这位大夫可是说要给你看病呢。我看你就别上矿了,换别人来吧。”

那工人吓得连忙爬起身来,称道:“大人!我错了!我还能上矿,我没事!”那看守冷笑一声,就驱赶着工人,继续推车往马棚走去。桑游恨得咬牙切齿,又想发作,还是白茉晴按住他,这才没闹出事来,白茉晴说:“我们先回月姐姐那里。”

二人就一起返回客栈内,桑游边走边骂:“什么东西,他虐待人是觉得有意思吗?我待会去跟掌柜说,让他在后院支个火炉子,炭火钱我出就是。”

“好,我们一起去。”

两人就来到柜台前,桑游跟掌柜的说:“掌柜的,麻烦您给后院支个炉子,炭火钱算我们账上。”

那掌柜道:“好。客官您真是个善人。”

桑游道:“也算不上,就是看不得那些官兵的样子。”

掌柜的摇头轻叹道:“唉,这些官兵啊每次都是住在我们这里。他们一向如此,毕竟是官,总得有些架子。”

桑游问:“就没人有意见吗?”

掌柜的说:“当然也有,但我们一个小客栈也不能怎么样。不过这些官兵着急,最多住一晚上也就走了,忍忍就好。客官别怪我多说话,听我一句劝。您还年轻,别把鸡蛋往石头上撞——他们可不好惹!”

白茉晴道:“多谢掌柜,我们会注意的。”

交待完此事后,二人就一起回到月清疏的房里,这时月清疏已经吃过药,也可以下床走动了。看到二人到来,月清疏便问:“怎么了?我听到后院好像有吵闹声?”

桑游道:“这客栈来了个矿队要入住,弄得人仰马翻的。而且那些领头的根本不把矿工当人看。那些矿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明明就那几个士兵,他们一大帮子人,竟也不敢反抗。”

白茉晴道:“他们不是矿工,是矿役。那些矿役是被他们强抓来的百姓,去开采一种叫冰晶矿的东西。”

月清疏道:“冰晶矿……那不就是我们在冽风谷中见过的矿石?”

白茉晴点头称是,然后道:“监工们为了控制这些矿役,便把他们同家人分开关押,若是敢反抗,他的家人也活不了——刚才那个人不敢休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听了白茉晴这么一番解释,桑游恍然大悟:“是这样?可就算把他们当仆役,也不能这样操劳吧?”

白茉晴道:“他们根本不会在意矿役的性命,等到矿役倒下就弃之荒野。”

月清疏听得切齿道:“太恶劣了,竟然会有这种恶霸的存在。”修吾的眉头也沉了下来,为之动容。

桑游道:“我探到那个头领的房间了,要不我去把他捆了,然后把那些矿役给放了。”

修吾道:“师姐,我和桑游一起去。”

月清疏道:“你们先别冲动!”

桑游道:“这事儿可晚不得,这个矿队很可能明早就离开了。”

月清疏道:“那些矿役为了家人在忍耐,我们怎能贸然行事?先等到晚上,我们再去打探消息。要救,就连同他们的家人都救出来。”

桑游道:“说得对,我一着急,都忘记这回事了。要打探消息,得先搞定那些守卫……好!我去调制一些迷药,晚上行动吧?”

月清疏道:“嗯,那便寅时去,那时守卫最为薄弱。”白茉晴亦表示赞同。

好不容易等到寅时,四个人悄悄地摸到了后院,桑游拿出他调制的迷药,用竹管一吹,落在那些守卫的身上,那些守卫便纷纷倒地不起,失去知觉。那些饥寒交迫的矿役们也没有睡得很沉,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醒,等他们爬起身来看,便看到四人走到了面前,那名有伤的矿役认得桑游和白茉晴,便说:“你们是白天的……!”

桑游道:“咱们小声说话,虽然看守已经被我迷晕,但动静太大还是会被其他人注意到的。”

修吾道:“你们的家人被关在哪里?我会将他们一并救出。”

矿役又惊又喜,便连忙转头朝一名老者望去:“村长!”

那名老者遂出前道:“多谢几位好意。但是仅凭你们几位少年,是不可能对抗得了卢龙军的。请少侠们回去吧。”

就在这时候,哈占一下子现身出来,对那老者说:“原来这几年就是尔等一直在山谷外咣当咣当地敲来敲去。”

那老者一看到哈占,便惊讶地说:“您、您和山神简直一模一样!”

哈占道:“哼,我就是山神!这几年来尔等一直在此山挖冰晶矿,扰本山神休眠,着实讨厌。”

老者惊闻山神现身,慌忙下拜道:“山、山神大人!小的名岩寒。我等并非有意冒犯!”

哈占道:“岩寒,听着!卢龙军人多又如何?没什么好怕的!这几个家伙,虽然年纪轻轻,但着实有些本领。”

岩寒道:“山神大人既然这么说……几位少侠,请务必救救我们。”

桑游轻轻地对修吾说:“你说话竟然还不如御灵管用。”

岩寒这时道:“其实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带家人逃走,但卢龙军把守森严,我们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几年苦工做下来,我们早已病痛缠身,又哪里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卢龙军的对手……!”

月清疏道:“岩大叔,你们的家人现在什么情况?”

岩寒道:“我们这些矿役平时被关在卢龙府旁的营地里,营地中央有一座非常高的塔,叫什么神庭塔的,远远就能看到。等您到了那里,请找一个叫岩湖的男人,他是我侄子。”

月清疏道:“好。您可有什么信物?”

“这,我写一封家书吧。”

白茉晴当即取出纸笔道:“请用我的符纸和朱砂笔。”

岩寒接过来,在灯下草就一封家书,然后交给他们说:“我把情况都写在书信里了,我侄子认得我的笔迹,他们一定会听从您的吩咐。”

哈占道:“冽风谷无人敢去,尔等可以去那里暂避风头。接下来就交给这些小娃娃吧,无事休扰本山神。”

岩寒当即道:“恭送山神大人!”哈占便又隐身而去。

月清疏道:“岩大叔,路上小心,我们就此别过。”

岩寒这时眯着眼看向白茉晴道:“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白茉晴连忙道:“呃……没、没有……”

接下来,他们先行处理那些昏迷的卢龙军看守们。岩寒不想伤害人命,说就此放过他们,于是只将这些官军抬到客栈的房间里安置好,然后打开后院的门,岩寒带着矿役们,按照哈占所言,奔往山上躲藏。而月清疏等人也立即动身,离开客栈。

从客栈出来之后,桑游道:“刚刚真应该直接收拾了那个监工!”

月清疏道:“阿游,岩大叔他们是受害者。如何处置,还是要看岩大叔的。况且,善恶有轮回,若真的动手,或许会有报应到他们和家人身上。”

修吾道:“家人如此重要么?”

月清疏道:“对人族而言,有时比自己生命更重要。”

白茉晴听了这话,脸上流露出一丝哀伤之色,月清疏看到,便问:“晴妹,怎么了?”

“没、没事……”白茉晴敛住神色,随即道:“卢龙府……那的地形我比较了解,我来带路吧。”

在下山的途中,他们碰到了蔚知墨,月清疏就将从怪物身上收集的东西,交了给他,蔚知墨道:“不错,这正是我要的!多谢!听说峨眉山附近的一处迷雾山谷有许多妖怪出没,我也该去那儿看看。”便再次拜谢月清疏,然后又匆匆上路了。

四人走到山口的时候,竟又遇到了那个叫罗依依的女子,她迎上来问:“你们……诸位是找到我的玉佩了吗?”

月清疏道:“抱歉,我们上次到达时,山匪已不见踪影,玉佩也没有找到。”

“是这样啊……”

“姑娘,我看不如你跟我们去报官,让他们介入应当能更快找到山匪。”

谁知罗依依一听要报官,便惊慌地说:“啊不用了……姑娘所言我也曾想过,只是山匪狡诈即便抓到他们也不会承认,若是他们为了逃避罪责,让玉佩有损,便更是得不偿失。”

“只是……若是一直无法寻到他们,你的玉佩便更难寻回了,还是报官吧。”

“别别别,不必了。”

“姑娘你……害怕官府?”

罗依依又是一阵惊愕,月清疏随即想起来,便说:“那些妖怪难道是你——”

不等月清疏说完,罗依依突然凶相毕现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随着她一声吆喝,竟然现出了原形,乃是一只画妖。幸好修吾早有防备,一见她现形,便迅即递出剑来,逼退了她。然后四人合力,没几个回合,就将这画妖诛灭。

月清疏呼了口气道:“好险,原来是妖物幻化人形作怪!之前那些怕也是她故意引我们去,要图财害命吧!”虽然惊险,但此事总算了结,月清疏便让巧翎变身大鹏,载上他们,并由白茉晴引路,飞往卢龙府。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