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凤飞飞
小凤飞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9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阅读张立勤

(2006-05-06 18:33:49)
分类: 读书体味
阅读张立勤
 
阅读张立勤
 
闲逛中,从老傅不多的链接里,看到了张立勤。
 
以前听老傅说过的,也从“万里家园”的常驻作家中,看到过她的名字。当时既不知道她是男是女,也没读过她的文字,只是从老傅的口气中,得知她文字的分量。抑或说,她名字的分量。尽管,我没听说过她的名字,也尽管,即使她在河北,据说是在廊坊,离我这么近,我也不知道。这与我并没有惭愧的概念,我当然知道河北的三驾马车是谁了,她不是马车的第四驾,我自然不会知道,就这么简单。
 
昨天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文字,她自说自话的、哲学的、方正的(这是我感觉她语言的形状。就像我的语言形状像蛇--柔软与坚硬兼有)、冥想的、、、这些文字,深深触动了我。我感到了一种张力的吸引,是多少年来,我总在找寻的一种语言张力,而始终不能得之的。第一感觉告诉我,她,不当作家就浪费了,这句话抑或可以这样理解:她当了作家,才成就了这样的语言,从而得到资源的最优化配置。
 
然后,我见到了她的照片--与我的想象一样的--坚毅的、方正的、线条分明的、不像是女人的、但是很有质感的一张脸。而且,每篇文章里,她都偷偷藏着她的一幅照片,姿态各异,衣着各式,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是,永远自信笑着的一张脸,阳光下很灿烂。
 
然后,我“百度”了她的名字,得到以下资料:张立勤山东章丘人。中共党员。1955年出生,1986年毕业于河北省廊坊师专中文系。1970年参加工作,廊坊市文联专业作家,廊坊市作协主席,文学创作一级。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要从事散文、随笔写作,发表作品约二百万字,作品入选一百多部选本,出版散文集7本。1993年获第6届中国“庄重文文学奖”。获第3、4、9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1994年被评为“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1995年获河北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1998年获河北省“德艺双馨奖”。2003年获河北省作协“十佳优秀作品奖”。2004年入围中国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细致入微的简介,一个人的文字成长史。其实这些介绍,对我而言构不成什么的。如果说我对他文字的有了尊崇,那么这个人对我,唯一能构成什么的标准就是文字,或者说文字的力度。从昨天到现在,可以肯定地说,张立勤的文字,于我是有这个力度的。其实文字与文字的力度,是有质的区别的--即使都是公认的好文字。就像江南梅的文字像巫又像魔,有一种让你欲罢不能、牵扯心魂的魅力一样,我始终认为,那不仅仅是文字的魅力,其实就是作家本人性格心性所散发的魅力。
 
张立勤的文字,是另一种张力,魔幻的她自己,禹禹独行,自说自话,而那话说的干脆利索的哲学味道,似乎深不可测,但等你到达时,她就会立即把梦幻变为现实,只要你一思索就会明白其中的深意。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张立勤,是思考的,特立独行的张立勤,而她哲学的思考和语言,恰恰打动了我心底深处的那根弦,就这样,我与她遥不可及的两个人,在文字里,不期而遇了。
 
在《致画家--赵军》里,她用独特的感受来描写一条河流的“……后来,我觉出了河的存在。泛滥的河水,鼓胀得很高,没有岸——很意外,一条无岸的河,出现在50×40CM的画面中。我一直认为,没有岸的河是一种幻象,或是一个哲学假说,看来不尽然。这样的情景,又一次让我想起了《百年孤独》那一场下了四年十一个月零两天的雨。城里到处是水,生活从复杂回归简单,鱼一样的简单。坐在屋顶上的阿拉伯男人,弹着他的六弦琴,木然地弹着……琴声从书页中传出来,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我常常能从她跳跃的文字里,读到“冥想”这个词,冥想,是要有深厚的阅读底蕴生活底蕴,才能足以支撑想象。这让我想起了我做瑜珈的最后一节,就是冥想,冥想是瑜珈的最高境界,但又何尝不是文字或说写文字的人的最高境界呢。
 
《风中的鸟窝》她是这样开头的“我喜欢鸟窝的感觉由来已久,那是一种被鸟创造过的孤傲的感觉,是一座远离世尘的粗糙而又精致的住所,是一种艰苦卓绝的堆砌与粘合的奇观……”这样的语言,你能说不是方正的么,不是哲学意味的么?掷地有声的,就像一枚银元“噌棱棱”掉在地上,然后啪地一声,立定了。
 
然后,她继续冥想她的护城河“……为了在河边一边走,一边看着它,想着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河水总让我产生“想着”它的愿望。想着它,我索性朝它走去。看见它,我还是那样想着——想下去,又想不下去。天色灰黑,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水草的气味,或许还有槐花的香气。我闻到了香气,便断定河边的槐树开花了。我偶尔仰起头,往上看一眼,能望见槐花一边在开,一边在落。其实,于这样的我与河流在一起的时间里,我感觉到同时许多别的人,正和许多别的事物在一起相互亲近,或是相互抵抗,或是相互交叉,或是失之交臂……我们只不过是河流一样的物质的东西,是万物之一。此刻,我的内心反复轰响着一句话:做你想做的事,做你想做的事……只要它给你带来快乐,即使是不快乐。我突然伤感,自己活着的范围的如此狭小和局限,我惊羡河流永远流个没完的长久。而在现实中,又能怎么样呢?你惊羡吧!惊羡就是做为惊羡而存在着,像许多道理仅是以道理的形式存在于世一样。是的,大多事物都在流动,固守本身似乎就等于了失败。我喜欢流动的一切,河流是流动的“模特”,它含蓄、摸索、骄傲,有船与无船都无防,诸如歇斯底里的疯话,尽管我听不懂它们,听不懂才好。于是,流动中才保有了与我个人相关的寓言般的私秘,保有了河水之外的不完全的传说……”
 
她用语言用冥想制造了一个小圈子,那氛围她好像也并不指望别人进去,自说自话的她,就这样营造了一个独特的自己,而对芸芸众生,你进去也罢,不进去也罢,那是与她无关的事情。但偏偏,读文字的人就进去了,是她心底里的灵动抑或是她对灵魂的解读得透彻?其实就是她功底的深厚呢。
 
只读了这几篇。一种与你心切近的东西,总是不由得你不喜欢。而喜欢,往往是最好的老师,只有学习没有懈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