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凤飞飞
小凤飞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9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凤随笔》:工作着的美丽

(2006-01-15 17:00:42)
分类: 小凤随笔
《小凤随笔》:工作着的美丽
 

《小凤随笔》:工作着的美丽

 

上午办公会,氛围散漫而紧密。点点滴滴的分析着明年前景,以及思维的跟进等等。等扯到**网点的时候,已经是将近10点的样子了。从营业面积、从业人员到保本点的测算,从发展愿景客户结构到卡透支功能,热烈而激情,一扫上星期办公会上拔剑弩张的阴霾,不由得对张大人暗暗叹服,为他的表里不一的忍耐功夫。而一把一贯“不计前嫌”的耐性,又怎是一个“忍”字所能概括得了呢。这个美德不仅成就了他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也成就了这个单位如此骄人的业绩呢。

 

新来的W,眼睛在大部分时间里,半斜视着窗外和墙壁的空白处,漫不经心中透着心不在焉。坐姿神态里有一丝庸懒,肢体语言好像暗示着某种抵抗,局外人似的不融合。但只有我明白,他是没有抵抗的。他的心里大概经历了失落、不平、不溶、自卑、奋起、无奈最后是爱谁谁了。而此刻,他是在第三个阶段,溶不进去也不想溶,反正大家讲的于他好似无关,其实也是呢,他进不去,怎么能有关呢?他把自己定位于一个外部场景中,痛苦着自己的痛苦,无奈着自己的无奈,我想在他,这是一种怎样的心里“摧残”呵。

 

  这种情形,让我暗暗替他着急。作为搭档伙计,于明于暗,没少说没少做些疏通疏导,但好像收效甚微。方方面面的,大到做事框架小到小事细节,除了叙述性介绍以外,在具体每一件事上,他每每的发滞和僵持,会及时在事中偷偷暗示和事后友情提示,无奈他总是木木的样子,反而让我无所适从。有时候他会说知道了,以后就不会这样了,可是以后又总是一脉相承的秉承往昔。如果说他的无奈在明处,那么有一个人却再为他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无奈了。

 

许是他并不知情?而知情了是否认可?但对我而言,我好像在义无反顾地对他负责呢。并没义务和责任,只是他是我的朋友,对他的人品我十分敬重。或许是他笨,而更或许更笨的却是我自己。后来我常常想,好人,未必能担当一个好领导,这句话在他身上,印证的恰如其分。我想的第二个问题是,他在这里遇到了我,该是多大的福气啊:)(我好像在王婆呢~  嘿嘿!),其实他不止一次地表示了对我的感谢,又被我不止一次地以“咱哥们儿谁跟谁”回绝了。但我十分明白他这个不善表达人的表达,是多么发自内心的诚恳和由衷。

 

其实他应该看到,在这里,大家是一种开诚布公的沟通。那是一种防范的对抗的平等的妥协的交流,过程是愉快的。激昂中飞溅的火花让人有一种发泄的快感;沉闷抻拉后的妥协又让彼此在新的平面上达到新的谦和。或者可以说大家是配合默契的对手,像极了势均力敌的拳击手,一招一式很是规范,不打脑袋不打脸部不打腰部以下,没有致人死地的狠招出现,更不会有超出想象的“世纪之咬”。有的是在比赛规则下有板有眼的出招。在这个过程中,享受的是尊重和被尊重,也都在颠覆和被颠覆。而事情的结果,往往在这样的抻拉中,出乎意料不偏不倚地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不就是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革命的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么。每个人都充分了,都调动了,都施展了最智慧最有力的东西,那么结果的正确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W木头木脑的无章法就显得很不合时宜了。据我现在看来,44岁的他,其实很单纯,是真单纯而不是假装单纯。我一度惊诧于这单纯,怎么会如此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一个男性的中年干部身上呢。若归结为没基层工作经验,仿佛不能涵盖问题的实质,经验可以从直接或间接学习中得到并掌握。而意识上的不到位,性格中的懦弱(或好好先生?)思想上的抵触,行动上无论如何也不会跟进了。置身于事情之外,却有着无尽的痛苦,这是一个干部的悲哀。尤其在基层。你不抓住事、不处理事、眼里没有事、心中不想事,那么就会被无穷尽的、点点滴滴的小事所掩没,你既无法解决,更无法超脱。就像一个不会吐丝的茧,慢慢会被自己缚住了手脚。

 

中午睡眼惺松中,听见门响,待开时却不见人。疑惑间张从会议室闪出来,带有激动的情绪说,总行特派员一会儿就到了,他们的人上午检查,汇报了咱们管理得不错,特派员特地过来看看咱们呢!他语气里惯有的表功的调子,此刻听起来却叫人很是舒服,但我没受多少情绪的感染,更无他言语里带出来的荣耀感,只是有一种愉悦从心里蔓延开来。W走过来说,我敲门呢,告诉你上级过来人呢!我冲他笑了笑表示知道了。心想,他在待人接物上的细心和周到能处处体现出来呢。

 

一字排开的迎接队列,把一个和蔼的笑容可掬的老头从奥迪A6中迎了出来。一一握手,点头示意,上楼落座,绿茶的香气顿时弥漫在屋里了。他谈话询问,是似有若无的家常话,一种散漫的不经意的松弛;一把汇报回答,却是全神贯注的标准式,却把平时的重复和结巴发挥到极致了。老头看似随和无主题,却在关键处反应机敏,该听到的不仅听到了,而且在后面的谈话里,一字不落的重复数字和别人的客套话,头脑何等灵活,这个老头不简单!上级老总很快也到了作陪,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洋溢着一种叫做幸福感的东西,很受用。

 

晚饭在老总和我们的极力挽留下,特派员留下了。他是随和的,老总是恭敬的,一把是紧张的,张和W有些平淡的木然,而我,我好像应该在轻松中加一点幽默吧,也把那点幽默不多不少地用到了地方,把场面协调的轻松热闹,这在我并不十分难,或许还因为我是这桌上,惟一的女人缘故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等待儿子回家
后一篇:乐善不好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等待儿子回家
    后一篇 >乐善不好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