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凤飞飞
小凤飞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2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幸福的侄女

(2005-11-25 14:19:11)
分类: 至情至性

幸福的侄女

 

幸福的侄女

 

侄女电话说,财务报帐时少了2000块钱,问我该怎么办才好――说这话时,她已语不成调了。她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财务,是我朋友馒头把她招去的,馒头是那家公司的财务总监。

 

侄女是双胞胎中的老大。她妹妹大专毕业后,回村教书,守着父母也就是我的哥嫂孝敬去了。她技校毕业后,我费心把她留在这个城市,除了当时她对象在这里外,还有一己私心:她是由我娘一手带大的,打从一开始,我和我姐对她就比对她妹妹亲。

 

我是我娘的老疙瘩。说一件让外人见笑的事,我吃奶吃到八岁上。八岁的我,已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了,放学了书包一扔,就去吃两口。其实哪里还有什么奶水,往往是费很大力气,才吃出一点点发咸的清水,很是得不偿失。但我不那么想,我娘大概也不那么想。因为在我与我娘之间,这件事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了事情本身,成了一种本能的需要。不仅是我依赖的需要,更是我娘对于近40岁上才生的这个宝贝疙瘩娇纵的心理需要。这一点,是大我六岁的姐姐,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事情。因为她每在这个时候,总会不屑一顾地用食指狠狠去刮我的鼻子,弄得我很不舒服。

 

但命中注定,八岁这一年,是我命运的转折点。那一年,随着像个大企鹅一样蹒跚的嫂子进驻公社卫生院,紧接着产房里传来两声细细的啼哭,从此就宣告了我吃奶时代的悲情结束。这个粉红色的小东西,不仅霸道地占据了本应属于我的怀抱,而且还蛮横地把我排挤出我娘被窝之外。我娘对她细心的呵护让我多么嫉妒。那时候我心里一定充满了不服。但作为人小辈大的姑姑,我拿出了姑姑应有的高姿态,对全家人信誓旦旦:坚决不哭鼻子,哪怕偷偷地!

 

事实上我不仅做到了,而且到了后来,她成了我最重要的牵挂。从她和她妹妹蹒跚学步,屁颠屁颠地跟着我上学,到求学找工作,我这个大她们八岁的小姑姑,是她们生命中坚强的依赖。她们长大后敢对她们娘呲牙咧嘴,但对我却猫样的温顺,一脸的敬仰。我知道这温顺里,是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完全是从小养成的不可逆转的仰望情结,而这,便又加重了我的责任感。

 

后来我常常想,有一种人的责任是与生俱来的。譬如我这个小姑姑,从我八岁被她挤出来,独自被窝那天起,我一定就在潜意识里负起了对她的责任,直到我娘去世了,我就把她和这责任一起承接继承过来了。没有谁去要求,完全是本能的,更是由衷的。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必然会让另一种人或多或少地失去独立承担的能力。譬如我侄女,她长大到三十多岁的今天,儿子已经4岁了,遇到大事小情,只有在征得了我的同意或否定后,她才会决定做或不做。但无论做与不做,因了得了密籍,都一样理所当然的心安,就像今天的这个电话的问讯。

 

这样说来,是我的责任从而成就了我侄女一生的慰籍,想来我侄女是幸福的。做一个幸福的侄女是多美好的事情啊!如果生命中,你找到了使你心安的人,使你温暖的人,使你清醒的人,使你解脱痛苦的人……那么,你一定是一个幸福的人。也许这幸福,于你是浑然不觉的,但人生能有这样的浑然不觉,该是大福。譬如我侄女,就常常令我羡慕不已。

 

当然,关于2000块钱的事情,最终得以圆满解决。却又引出了另一段五味杂陈的有关原则与亲情的公案,就把它留在下一篇博里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