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字母rlyuan
字母rlyu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094
  • 关注人气:2,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2020-02-06 09:48:28)
标签:

呼玛

十八驿站

二十二驿站

李金镛

雅克萨自卫反击战

分类: 旅游

在上海的最北边,有一个呼玛新村,很大的居民小区,我有一个舅母一个同学住那里。所以,呼玛作为地名,我也算是耳熟能详了。
不过,呼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是一无所知。这次东北之行,居然有幸在呼玛住了一个晚上,还记得住的酒店的样子,吃饭需要穿过一个大院到另外一个楼里。早餐时,服务员见一个人发一个煮鸡蛋,很认真的再三强调,花卷馒头吃多少拿多少,吃剩下要罚款的。呵呵,呼玛也算是身历其境了。
感觉,呼玛是黑龙江畔一个平凡宁静的边陲小城。然而,回来查查资料说,地处大兴安岭东麓的呼玛还是大清朝的龙脉之地,就像大兴安岭西麓的室韦是元朝的发祥地一样。呼玛有一座鹿鼎山,载入了金庸老先生封刀之作《鹿鼎记》中,金庸老先生还专门挥毫为此山题了山名,呼玛籍此曾经举办过大型的文化历史纪念活动。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呼玛县城街景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早上从呼玛上路向北极村进发,路上走走停停,差不多走了一天。
      沿途说是穿行在大兴安岭里,但是感觉和那一年去阿尔山的大兴安岭腹地完全不是一回事。路上没有看到山高林密、松涛呼啸、莽莽苍苍的气势,只觉得地势起伏,状如丘陵,跨过的山不高,穿过的林不密,小河蜿蜒其间,还不时有村落闪过,有点像寻常的北方乡野景象。
      当然,在南方人的眼里,车窗外的风景还是有特色的。粗犷洪荒中不失隽秀,平淡朴素里饱含风韵,绝不是嚼腊般无味,一路走过,不断有吸引人的地方。
      来看看,风景在路上。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窗外的村庄一闪而过。纳闷,那么薄的屋顶,怎么抵挡冬天的严寒?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林间有小河流淌蜿蜒。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我们小憩的大砬子村,鲜花盛开。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村里感觉很东北的民居。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树林、菜地、平房、木栅栏,围成了一首田园诗。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这里曾经是著名的黄金之乡,为了保护大兴安岭的生态环境,让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当地政府果断停止了黄金开采,河道里的采金船如今成了游人参观的文物。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白桦树杆的围栏,有许多双眼睛在看着你。呵呵。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掩映在丛林里的平房住宅。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这里湖面倒映蓝天白云,岸边花团锦簇,大兴安岭风景展示了妩媚秀丽的一面。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飒爽英姿的林业工人。

      此行尤其关键的是,我们走过的路原来更是我一无所知的清代线型文物遗址——墨尔根至漠河的古驿站驿道,是我们的国保单位,让我惊讶得一愣一愣的。
      远在康熙年间,为了抵抗沙俄对雅克萨的入侵,方便兵力运输、补给、住宿,清政府从古称墨尔根的嫩江县北上,穿越原始苍凉的大兴安岭,至黑龙江边,沿途每隔三十公里共设立了二十五个驿站。到了光绪年间,知府李金镛主持漠河金矿的开发,又增设了八个驿站,延伸至漠河县洛古河,形成了共三十三个驿站、上千公里的驿道。
      这一条著名的交通线,史称“奏捷之路”、“黄金之路”,在当年迫使沙俄政府签下《尼布楚条约》的两次雅克萨自卫反击战中、在黄金开发运送中都发挥了极重要的作用。上千公里的古驿道亲力亲为、亲眼目睹记录了这一段壮怀激烈、可歌可泣的历史。我们在十八驿站吃午饭,在二十二驿站小憩游览,还路过二十五驿站,这一路好像在和历史并行,仿佛感到了车辚辚、马萧萧,腊腊战旗高扬,大风起兮云飞扬、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氛围和英勇气概!
      这一条古驿站驿道就是东北边疆近代史的缩影和象征,承载着凝重的历史脉络,蕴含着独特的文化痕迹。我想,这是一个震撼后人、激励后人的文化历史遗产,有幸重蹈前辙,踩着这一条古驿道上前辈的足迹,默默聆听先人的对话,内心由衷的敬仰不已!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中午吃饭的十八驿站,是现在古驿道上社会功能最全的古驿站,规划得有条有理的。还有很好喝的“十八驿站”矿泉水。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两位老大姐应该是颐养天年的退休林业老职工吧!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古驿道上的二十二驿站是保存最完好的驿站遗址之一。现在是一个大型林场,那里曾经是上海知青大规模支边的地方,路上有看到欢迎知青回来探访的横幅。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抚摸着国保石碑,感慨系之。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李金镛,1835年-1890年,江苏无锡人。少时务农,不久赴沪经商,他将经商所得常用于救灾及家乡公益事业。1876年~1879年,他因多次倡导义捐赈灾,安抚各地灾民,被提升为知府。1882年,吉林将军铭安很赏识他的才华,向上奏请,让他担任了吉林府第一任知府,1883年,李金镛代理长春厅通判。1887年,由李鸿章推荐,李金镛从吉林被调往黑龙江筹建漠河金矿,从此,他把毕生的心血全部献给了这片"北极之地",后人称他为"黄金之路辟路人"。(摘自360百科)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李金镛主持黄金开采仅仅两年,就向朝廷上缴了近十万两黄金!鞠躬尽瘁,病逝北疆。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最北驿站邮所。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这里路边立有“G331-3836”里程碑。

      还有风景在路上。快到达北极村时,路过一片仲秋的白桦林。亭亭玉立的白桦树,在快黄昏的阳光里,放出五彩斑斓的光,美出了一幅幅精致浓重的油画感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咔嚓”,留住这难得的林间一瞬。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有一种历史叫古驿站驿道——又去黑龙江(三)


(谢谢赏读。待续)

你若无恙,我便安好。兄弟既具,和乐且孺。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非常时期,愿所有的朋友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