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小路的行知
张小路的行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7,273
  • 关注人气:24,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浪金三角和定居泰北的国军“义民”

(2008-03-30 16:26:25)
分类: 大地长出来的故事
 
流浪金三角和定居泰北的国军“义民” 
流浪金三角和定居泰北的国军“义民”
 
文/张小路
 
2000年,成都作家邓贤发表了他第三部大受瞩目的“纪实文学”作品《流浪金三角》,写的是国民党残军1950年初逃出云南边界后直到90年代的故事。邓贤说,他1998年在金三角地区自费旅行,做了深入而广泛的探险意味很浓的采访,结识了很多国军老兵及其后代,还有60年代跑出去的知识青年。所以这本书《流浪金三角》里,知识青年的折腾故事也占一些篇幅。并不只记述残军的喋血转战和勾心斗角,它讲的是二十世纪下半叶的汉人和金三角。
 
看过后,结合我自己在金三角的旅行观察,以及查阅的其他资料,总的感觉:在这半个世纪,金三角的一切可以说是云南跑出去的汉人主导的,不论成败功过,历史已经铸就。
 
邓的书30多万字,我在电脑上看了差不多两天,除了吃饭睡觉和对照地图、资料,可说没干别的。第一我喜欢他的文笔,流畅生动,很多画面感,这跟我刚刚从金三角地区回来大概也不无关系。他描写的有些景物,甚至路况,都是真实的,比如他写到美斯乐和满星叠的那个岔路口,有警察,有军营,我1月中旬那天经过时已近黄昏,还跟警察问路,就尤其留下意味深长的印象。第二我佩服他采访中付出的热情和耐心,从一点突破,顺藤摸出那么多的一串串瓜来。第三我很高兴通过这本书,获得了汉人和金三角关系的一个基本轮廓,而民族迁徙流变正是我最近两年倾心关注的题目。第四,我要挑刺了,就是书里诸多细节不可尽信,我不是说生活层面的细节,而是说历史事件细节,还有他讲述的一部分采访过程细节。所谓“纪实文学”,一定要警惕对待。这种作品从80年代冒出,到90年代登峰造极,打着纪实旗号,掺入大量虚构和想象发挥的成分,大多用第一人称,把采访环境、故事环境渲染的似乎完全真实,写作手法煽情耸动,而实际上它们是跨在纪实与虚构两岸,简单地说,大脉络大背景真实,细节虚构。
 
毕淑敏的一段评论深得我心。2000年6月16日文汇报载,毕淑敏这么评论邓贤的《流浪金三角》:
 
“我完全相信作者的勇敢探险,并且非常钦佩他的冒险精神。但是,这部作品本身的不确定性,也就是纪实文学这种体裁本身的特性,使我常常在阅读过程中问自己‘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真、善、美嘛,真是第一位的。国际上普遍的对文体的划分是虚构和非虚构两种,而纪实文学是得双方之利又无法让双方去判断。这种国际上也不流行的体裁具有先天的不确定性,使人在阅读时往往无所适从。”毕淑敏如是说。而且,她还将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和《流浪金三角》进行了比较。“《红星照耀中国》是具有史料价值的采访手记,是真实的记录;而《流浪金三角》则难以判断想象和纪实之间的界限。”
 
我不做文艺评论,不关心体裁之争,也不认为写作者应该一律拘泥于前人划定的体裁之限,然而我绝对赞同毕淑敏拿《红》(即《西行漫记》)与《流》的对照。这里关键在于,作者你是有心让读者相信你写的吗?读者可以据此作出判断和采取自己的行动吗?换言之,是可靠资料吗?是或者否,有鲜明而重要的分野。比如,斯诺的《西行漫记》向西方世界介绍了中国共产党那时候的核心领导层,《流》和其他“纪实文学”呢?这就好像《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有别,不可不察。
 
实际上,读《流》的前一半,我还倾向于相信他的历史事件描写真实,到后一半,我的态度已经扭转,因为通过我掌握的资料,能映照出作者为了增强戏剧性而发挥创造的一些部分是虚假的。但是,我仍然得说,这本书勾勒的这段汉人与金三角历史的框架,对我有重要的益处。因为我们大陆这边极少放行相关资料,更何谈完整丰富客观,而台湾和其他渠道的东西不容易搞到,即便搞到,同样存在完整丰富客观的问题,所以邓贤无疑给了我一矿宝藏。除了欣赏他飞扬激越的文字中湍急流淌的精彩故事之外,我还是有兴趣小心地抽丝剥茧,试图从中找出可信史实的。
    
您看,历史就是这么难刨,因为历史发生之后,不仅岁月烟云会遮掩它,还有大量人为的涂抹修饰,有的人是出于感情和视点局限,比如那些亲历者;有的人是出于某个利益,比如书的作者需要它好卖。所有对历史的讲述其实均是如此,可信的,大约只有大框架了。
 
国民党残军与金三角这段历史的大框架是这样的:
 
粗略划分,1950年初国民党残军逃出云南后的经历可分两段。第一段,在缅甸境内作战求存,那时还怀有反攻回国的念头,盘踞缅甸东北部,一度势力颇大。1951年残军曾短暂攻进云南沧源、耿马一带的边境数县,很快被解放军击败逐出。缅甸军队屡屡发起攻击,要驱逐这股外国军队,均以惨败告终。1961年,缅甸向中国求助,解放军应请进入缅境,装备精良的缅甸政府军花了十年功夫都赶不走的国民党残军立即崩溃瓦解。第二段,残军的残余逃进泰国北部,不再收到台湾的支援,迫于生计,最后接受泰政府的条件,帮助泰政府剿灭苗族共产党游击队,换得了合法居住权,官兵们遂成为“义民”,定居下来。定居点有大小几十个之多,都紧紧贴着缅泰边界的泰国一侧,最著名的一个是美斯乐。
 
另帖我贴出美斯乐的“泰北义民文史馆”里的展览说明文字和图片,今年1月份摄取的。展览馆2004年才落成,这部分资料相信还很少流传出来。说明文字概括讲述了国民党溃兵(他们称孤军)从退出云南到定居泰国的过程,应该说是大致可信的史实,虽然对于史实他们可以选择讲述哪些,不讲述哪些。展览文字中列出了孤军历次重要行动的高级军官名单,用来对照《流浪金三角》,就看出邓贤的一些虚构了。我必须承认看过这个展览后我很受震撼,放开意识形态,作为一个中国人,为这部分同胞经历的背井离乡、艰难困苦而心痛,也为他们的顽强战斗力和生命力而自豪。
 
同时,因为我关注民族迁徙流变题目,我还欣喜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很容易理解的案例,就是一个民族的一部分是怎么分化演变成另一个新民族的。是的,这些人,他们第一代、第二代(老兵们)还是中国人,逐渐往后就不再是了,在家里或许还说些中文,而且美斯乐也有中文学校,但在外他们都说泰语,必须适应所在地的主流社会,还有重要一点是普遍和当地民族通婚。古今中外的民族演变就这么发生的。这里最有趣的是看到,民族演变是被动发生的,或许我应该用“被迫”这个词。这一点意味深长,换言之,养尊处优、安定富足是不产生求变的需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