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威村的雨季(十五)

(2017-03-19 20:31:41)
标签:

杂谈

​​

香蕉客栈一共四间客房,每个房间里都住着一位独行的旅人。两个来自韩国,一个来自以色列,再加上我。

韩国女孩伊姬苏年轻又时尚,头发染成淡金色,穿着剪裁修身的韩版女装,看起来并不像是背包的,更像是来孟威村度假。她打算就在老挝深度游,从首尔直接飞到琅勃拉邦,还要去万象和四千美岛。

韩国大叔看上去五十上下,头发黑中透着灰与白。已经出门半年有余,之前一直待在印度和孟加拉,等签证快到期时再前往下一个国家。他还没想好下一站去哪儿,可能是越南,也可能是柬埔寨,反正不是中国,因为他没有签证。

以色列男孩加布里尔跟我年纪相仿,却比我高出一头,壮半个身位,头发和眼球都是灰褐色的,紧身背心包不住浑身的肌肉,第一次见到他时我马上想到大力水手。他的间隔年计划最让人眼花缭乱,先走东南亚大环线,随后去美国自驾东西海岸,再从纽约飞哥伦比亚,然后买辆二手摩托纵穿南美大陆。他说年底前会抵达阿根廷最南端的乌斯怀亚,再从那里坐船去南极。这计划光听听就能让耳朵怀孕。

一天傍晚,在村子里的发动机停止工作后,我们四个人凑成一桌,却没有打起麻将,而是就着几盏烛光、四瓶beerlao、两袋油炸花生米(绝对是小卖部里的明星产品,我每天都会贡献一两千基普,瓦特也爱吃),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地胡扯。依姬苏还从她的房间里拿出一个MP3播放器和一个无源小音箱,韩pop就成了我们喝酒聊天时的BGM。

就像任何对谈的场合,永远有主角和配角之分。我和加布里尔话密得俩韩国人完全插不进嘴,于是我提议每人想一个跟旅行相关的开放式问题,然后轮流回答。

本着尊老爱幼的原则,韩国大叔第一个提问:“请说出,你们最喜欢的国家是?”加布里尔喜滋滋地正要抢答,大叔却抢在他前面继续说:“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不能说自己的国家。”加布里尔本来已经把脸凑到烛光的势力范围,没想到被大叔一枪击中要害,又悻悻地退回黑暗之中。

依姬苏:“我最喜欢日本,每次去日本,我都会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因为日本人很有礼貌,很整洁,做事情也很认真。我总怕自己出丑,说错话或者做错事,去别的国家旅行时就从没有过这种顾虑。”

我:“法国,我喜欢看电影,第一次去戛纳之前,心情简直就像到麦加朝拜。当然巴黎也很好,男人女人没有不喜欢巴黎的吧,去过两次蓬皮杜,每一次都眼界大开。”

加布里尔:“泰国!当然是泰国!到处是美女,“他一脸坏笑地补充,“当然也有假的,外表完全看不出来,都一样美,只有睡过才知道。泰国就是我的天堂!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

我对他冷嘲热讽:“那你也没必要去南美了,间隔年在曼谷待着就好了。”

加布里尔嬉皮笑脸地说:“不不不!我听说南美姑娘的身材更好。说不定旅行结束时再回答这个问题,就不一定是泰国了,谁知道呢?”

韩国大叔:“我最喜欢印度。刚到印度时我要坐火车从加尔各答到瓦格纳西。没买到AC(带空调卧铺),也没买到SL(普通卧铺),只剩下站票。买站票的人都是种姓最低的人,也最穷,我上车时特别担心被偷被抢。晚上车厢里很挤,很多人直接躺地上睡觉。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双手抱着膝盖,打算就这么将就过去。几个印度人看到我,竟然把一个铺位腾出来让给我,还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条毯子,让我盖上。我跟他们说谢谢,他们却笑着摇起了脑袋。后来才知道,印度人摇头是“不客气”意思(也有‘是的’‘好的’的意思)。”一边说,大叔也学着印度人的样子摇脑袋,“本来我对印度人是有戒心的,那一晚过后,就无所顾忌地跟他们同吃同睡了。”

随后由依姬苏提问,她的问题有点照猫画虎:“你们最爱吃哪国菜?也不许说自己国家。”

我:“泰国菜!”

韩国大叔:“泰国菜!”

加布里尔:“泰国菜!”

我们仨简直异口同声,随后一起击掌相庆。

我报起菜名:“帕泰,泰式冻奶茶,冬阴功汤,绿咖喱鸡,红咖喱蟹,路边摊宽面条和细面条……”

韩国大叔:“我喜欢所有用椰浆做的菜。”

加布里尔:“还那么便宜!”

依姬苏:“我也喜欢泰国菜,味道很yummy,嗯,我也喜欢吃中餐,这问题难就难在选择太多,”纠结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一字一顿地说:“如果……必须要选择……好吧,日料!我最喜欢吃日料!”她一定是《罗马假日》的超级粉丝,因为讲话的逻辑跟安娜公主答记者问时如出一辙。记者:“您去过欧洲那么多地方,最喜欢哪个城市?”安娜公主:“每个国家都有特别之处,都令人难忘,这很难说。罗马,不管怎么说,就是罗马!”

依姬苏继续她的官方代言人身份:“日料精致又健康,还低脂肪,怎么吃都不胖。天妇罗、乌冬面、寿司、怀石……我最喜欢早餐里的纳豆了,还能用筷子搅出丝……”

我不得不强行打断:“好啦,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在孟威村,美食应该被列为禁忌话题,绝对能引起大家的不适。”我说得严肃,大家却都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加布里尔提出第三个问题:“我想请问,你们为什么旅行,或者说说你们为什么来孟威村?”

依姬苏:“以前上班时我总爱做一个相同的白日梦,就是面对面跟自己老板说,我不干了!去你妈的!再把文件扔他一脸,然后在同事们惊诧并羡慕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不过我从来都没有那样的勇气,还是字斟句酌地打好辞职报告,办理好工作交接,收拾好办公桌,灰溜溜地离开了办公室。即使这样,能把辞职的决定付诸行动,我还是觉得挺骄傲的,至少比之前的自己了不起。一个人飞到老挝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希望旅行能给我带来更多勇气。”

韩国大叔用力地点点头,然后说道:“离婚后我一直一个人生活,一天早晨,我系好领带,穿好西装,可就在出门之前,我瞥见穿衣镜里的自己,我被吓了一跳,那个自己表情麻木,就像是个陌生人。我跟自己说,够了!”大叔做了一个解领带的动作,同时说,“这下呼吸就痛快多了。现在我在外面流浪了半年多,就是觉得自由,身与心的自由,什么都自由。每天还能遇到新朋友,比如你们。真希望这样的旅行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我:“最开始旅行就是为了增长见识,英语里有个词组叫做expand your horizon(扩展你的地平线),地平线这个词太有诱惑力了,因为它永远在远方。后来旅行成了我的职业,我给旅游杂志写游记,”我听到黑暗中传来啧啧之声,“这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在中国干这一行的收入少得可怜。这次原计划走湄公河,两个月吧,然后给一本旅游杂志写一个大专题,可到了孟威村就不想走了,我打算在这儿待一个月左右。其实也正是在这种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地方,大家才有机会聚在一起聊天吧。”

加布里尔:“我旅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以色列的年轻人都在旅行。我们国家的兵役制跟韩国还不一样,我听说韩国只有男人要强制服兵役,在以色列,男女都要。不过退役后国家会给我们一笔钱,有的人开店做生意,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去旅行了。你们知道现在全世界从哪个国家出来的旅行者最多吗?以色列!”

第四个问题轮到我了,可我却对打好的腹稿相当不自信,总觉得有点矫情,我怕听到嘘声。大家瓶子里的啤酒都快见底了,每个人都有点醺然,又想我们四个人原本素不相识,明天就可能各奔东西,在这样的氛围下,即使再矫情的问题,也都是可以启齿的吧。于是终于鼓起勇气:“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这次没人抢答,更没有异口同声的答案出现,这就让我有点尴尬。可在烛光之中,我看到他们的表情并非排斥或者抗拒,而是都陷入一种茫然的思考。

仍旧是依姬苏第一个打破沉默:“我,我当过四次伴娘,家里人都催我结婚,可我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加布里尔笑着打断她说:“所以你的梦想是找个男的结婚?”

“不!”依姬苏突然激动起来:“我不想那么早结婚,那么早生孩子,那么早当全职太太。谁说梦想一定是要去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也说得通吧。”说完她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瓶子底“duang”地一声磕在桌面上,我在心里为她鼓起掌来。

加布里尔:“我没有什么梦想,我是说我还没想好旅行结束后要去干什么,但我很乐观,说不定这次间隔年就能给我答案。如果非要说一件,我真的真的真的希望世界和平,至少中东可以和平,我并不讨厌服兵役,可我讨厌随时准备上战场的感觉!我他妈讨厌这种感觉!”说完他也把啤酒干了。

韩国大叔:“我马上就五十岁了,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更没什么梦想了。我现在只有一份遗愿清单,上面写满了我打算去的地方。我的前半生有点平淡,可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至少稳定的工作让我有了积蓄,现在不用为旅费发愁。你们看过《燃情岁月》吗?那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布拉特·皮特扮演的二儿子崔斯坦生性不羁,长大后当了海员,从世界各地给家里寄明信片。我现在每到一个城市,也会给儿子寄。虽然我们没再生活在一起,但我希望能成为他的榜样。其实活到我这个岁数,早就不怕死了,死在路上更好。要是得了绝症,我就去瑞士安乐死。鹏,你们中国的天葬也很好,非常环保,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最后大叔用电影《燃情岁月》的开场白总结陈词:“一个人如果按照内心的声音而活,他要么死了,要么成为一个传奇。”第三个酒瓶也空了。

大叔讲完后,他们三个都把目光聚到我身上。可一张嘴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自己的声音有点抖,于是赶忙咽下一口唾沫,平复一下情绪。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世界总统。”他们三个一齐笑了,我说:“别笑啊,哪个男孩没那么想过?我一定不是特例!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也变得越来越实际。我现在就想着怎么去环游世界,为此千方百计地攒钱攒时间。我本科毕业后就开始旅行,到现在已经走了七年,虽然越走越远,可我却发现这世界大得一辈子都走不完,这让我特别丧气。现在我每天做的事情除了旅行,就是看书写字,一个人去电影院,简直跟时代格格不入。一次参加同学聚会,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我醉醺醺地站起来问大家:‘在你们眼中,我是不是活得就像个笑话?’场面突然冷下来,其中一个同学也有点喝多了,他举起酒杯对着我,说:‘你现在做的事我们都很羡慕,你有你的勇气,才敢活得那么潇洒。我们都希望你能成,真心的,你是我们的骄傲。但是,如果没成,也没关系,我们都站在你身后。’”说到这时,我的声音还是不争气地抖起来。

我:“走了七年,可未来却越来越远,我看不到方向,就像现在,除了眼前这点烛光,四面八方,一片黑暗。这就是我现在处境,这点光,就是我的梦想,可现在它就快熄灭了。我已经有点想要放弃,这次旅行,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出发,回国后我打算开始找工作了,可简历上也没什么好写的,除了旅行,我一无所长……”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并最终陷入了沉默。

酒瓶都空了,蜡烛也灭了。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