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背包客小鹏
背包客小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90,445
  • 关注人气:303,8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威村的雨季(五)

(2017-02-05 11:17:03)
标签:

杂谈

到现在我也没算清琅勃拉邦与孟威村之间到底相距多少公里。村庄位于湄公河上游南乌江一侧,不通公路,每天只有一班船进一班船出。要从琅勃拉邦先坐三小时汽车再转一小时渡船。当我们无法用具体的米或者公里来度量两点之间的距离时,往往取而代之以时间。比如星系之间,光要走多少年。

每天早晨九点出发的小客车并不是开一个侧门乘客鱼贯而入那种,更像加装了顶棚的皮卡,车尾留个豁口,乘客可以蹦上跳下。后车厢的座椅分左右两排,中间堆着行李。座椅上的皮革表面被划出几道口子,边缘坚硬,坐上去有点硌。刚上车时乘客不多,还能把腿伸直,随着车身颠簸,身体左摇右晃的,就差跳起舞来。

小客车没有固定站点,只要路边有人招手,司机就来一个急刹车,车上乘客瞬间朝驾驶室方向倒过去,所有人都叫起来,当然距离驾驶室越近的人叫得也越惨。车子停下,身后的口子吃掉几个人后继续上路。人越上越多,座位就越来越挤,再颠起来时,身体的摆幅也相应缩窄,就像木乃伊跳舞,根本伸不开手脚。

后来上车的大多是本地人,每个人都大包小裹,像是赶集后各自回家。各种崭新的农具,中国产的收音机,甚至还有羽毛球拍。本地人讲老挝话,听不懂的是内容,看得到的是情绪,各个露出喜悦之情。他们上车时本来应该素不相识,很快就像刚分开不久的亲人,熟络得甚至愿意为对方拆开包裹展示战利品。

路况很差,司机却开得飞快。突然有乘客用力拍了几下后车窗,同时嘴里大喊“qiào qiào qiào(翘翘翘)”紧接着就是一个急刹车。这可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遇到劫匪,自己就要死翘翘。那个乘客十分麻利,拿起行李就跳车而去。第二次听到翘翘翘时,我判断这应该是停车的意思。

大雨时断时续,可每次下得都很认真。雨大时会潲进车厢,先淋湿我们的后背,随后得寸进尺地浇到包裹上面。本地人心同所向,自己淋湿无所谓,却不能容忍出现货损。很快车厢里翘翘声一片,我也起哄似的跟着喊起来。司机停车,把卷在车顶的防雨篷布拉下,再用铁丝跟端板固定,乘客也都帮忙绑铁丝。雨停之后,太阳露出头脸,车厢马上变身烤箱。翘翘翘!司机停车,解铁丝,再把篷布卷到车顶。再次开动时,因为有了刚刚的烤箱经历作对比,马上感到四面八方全是小电扇,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副极享受的表情。

老天似在故意考验司机耐心,这雨下得就像浇花,这儿洒一片,那儿洒一片。司机在此起彼伏的翘翘声中,停车,放篷布,绑铁丝,再停车,解铁丝,收篷布……忙得不可开交,车速也就慢了下来。

中午十二点半才到廊多镇码头,好在渡船两点才开。廊多是一个集市小镇,主路边摆满各种货摊。一些背包客会在廊多停留几日,去参加前往附近溶洞和苗族村寨的徒步旅行。江面上悬着一座索桥,过桥后我看到成片的小客栈和咖啡馆,大多建在江边,走势随河道变化而蜿蜒。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外,看书、喝咖啡、晒太阳、避雨。无所事事又似无比充实。我在心中飞速计算出他们每日的生活成本,不过五六十块人民币。在物价便宜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乌托邦的另一个版本。

再次回到码头时,发现空地上多了十几个孩子,三三两两推着独轮车,车上都是热带水果。菠萝1500基普一个,香蕉2000基普一大把。应该是他们的家长发现了开船前的商机,于是打发孩子过来赚点外快。

突然卖水果的小孩全都一溜烟儿跑没影了,把独轮车丢在原地。我也跟着跑过去,只见一处凉亭下两个瘦弱的男孩在掰手腕,更确切地说,他们是在掰胳膊,两条小胳膊缠在一起,两个小拳头互相勾住。俩小孩都在暗自使劲儿,小眉头一皱一皱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他俩都有自己的拉拉队,围观者远比当事人兴奋,纷纷吹起尖锐的口哨。

下午两点,终于坐上从廊多开往孟威村的渡船。船身瘦长,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顶棚和船帮被漆成淡绿色,倒是与两岸夹江而立的青山十分映衬。山都不高,被江面腾起的水雾笼罩,仿佛山与山之间隔着一层柔白色的面纱。江水呈暗黄色,是适合在激流中咆哮的颜色,可在南乌江这条波澜不兴的水路,就显得有点儿英雄迟暮。

刚上船时,掌船人不停调配两边乘客的重量,在他眼里,无论人、猪或是行李,都会被快速换算成公斤。船舱内左右两排木凳上坐了20几个乘客,逼仄空间让相视而坐的两个人只能膝盖抵着膝盖,像几十条蜷缩在一起的螃蟹腿。

乘客可以分成泾渭分明的两种人:本地人和背包客。前者有到城里赶集的农民,各个满载而归;有身上裹着橘黄色袈裟的和尚,鸠形鹄面又黑又瘦;还有几个孩子,依偎在大人身旁。背包客则来自世界各地,英国、以色列、法国、中国……他们也更容易辨识,背着大包,裹着头巾,戴着太阳镜,手捧旅行攻略。

《孤独星球》上关于孟威村的介绍只有寥寥数语:来到孟威就像梦幻一样的经历,那里与世隔绝,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却保持着纯美的自然风貌和人文景观。

孟威村并不是计划中探访湄公河旅程中的一站。但显然,“有些旅行者只想到这里住两天,可收拾行囊时却发现已经待了几个星期。”这句评语影响了我的选择与决定。可见旅游攻略的评论部分最考验写作者功力,对一个阅读者从未去过的地方,美丽漂亮之类的形容词并不能让白纸染墨,而往往“那座古塔有看日落的最佳角度”,“那里的菜场可是摄影师的最爱”这类侧面的描述总能点燃旅行者心中那条连着冲动的引线。

渡船开行不久就下起大雨。雨点把江面打出无数奶黄色水泡,又噼噼啪啪砸在船顶,像非洲鼓手的疯狂表演。

没人被大雨影响心情。背包们继续用比船头马达和瓢泼大雨更高的分贝聊天,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打算在孟威住几天?之后的话题通常会扩展到书籍、音乐和电影。

坐在身旁的是个六、七岁的当地女孩,躺在妈妈用臂窝搭成的枕头上,摇着摇着就睡着了。掠进船舱的雨点舔着女孩浓黑的头发,慢慢在发梢汇聚成晶亮的水滴,待时机成熟就啪嗒一声,落入妈妈的肘心。坐在母女对面的是个本地男孩,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牛仔裤T恤衫,还把头发染成黄色,是到了懂得时尚的年龄。他从身前的菜篓里拿出一条冰镇丝瓜,用刀剜着吃。又故意剜出一小块放在女孩唇边,丝丝凉气让她的眉毛在梦中皱了一下又慢慢舒展开来。

大雨来去匆匆,雨霁后的天空没有出现彩虹。我把头后仰到船舱外,直到头发碰到江水。天地就倒转过来。江边的水牛,水中的湿地,捕鱼的小船,都好像漂浮在空中之城。

一路行船要经过几个江边村落。大多村庄没有泊船的码头,只用岸边碎石搭起一条通往村口的土路。母女下船的小村也不例外,停船的位置和岸边还有两三米远。母亲先跳进齐腰深的黄泥汤里,再把女儿和行李抱到岸上。站在岸边的女孩望着远去的渡船,不停挥舞着小手,如同风中摇曳的烛光。

当两岸风景不再让视觉兴奋,当每个转弯不再有惊喜,突然发现视线所及的最远处闪着几个彩色斑点,渐渐那些模糊的斑点扩散出房子的轮廓。是十几间建在江边错落分布的竹楼。船行渐近,连房顶的芦苇顶棚都清晰可见,层层向下铺展得整齐顺滑,像水鸟抖擞后的羽翼。马达声渐渐小了,孟威村的码头已近在眼前。

码头边还停着十来条渡船,都以船头抵岸,一下下吻着岸边湿滑的礁石。每条船的颜色都不一样,混在一起色彩斑斓,却被阳光晒得有点浅。船尾则各自散开,像打开的巨大花瓣。

马达停转后,掌船人从船舱里抽出一根竹竿,双手交错握着,把竿子一头直插进水底,再一拧劲,船身就像圆规一样在水面划了四分之一个圆,和岸夹成直角。船头从散开的花瓣中找到一处缺口,然后笔直插入花心。

当地人先下了船。行李多的扛起大包挎着小包走过船头和码头间临时搭的踏板。行李少的干脆把并联的船头当成浮桥,一步一跳地抄近路回家。

背包客随后下船,并不是因为谦让,而是得先活动活动被僵住的腿脚,才有力气支撑起背包的重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