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背包客小鹏
背包客小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90,445
  • 关注人气:303,8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威村的雨季(四)

(2017-02-03 12:30:43)
标签:

杂谈

说了无牵挂是因为尽完了自己的一份责任,国难当前,如果不出点力气,而是按照原计划出国旅行,我的良心过不去。可人终究不是吃饱就睡睡醒就吃的单线思维动物,一件事了无牵挂了,还会有更多事被牵挂起来。

那一晚从成都到昆明的火车上,我睡得极不踏实。虽然类似的火车旅行以往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第一次背包就是从天津到桂林的24小时硬座。环境也雷同,列车运行时的高分贝噪音,花生啤酒矿泉水的叫卖,聊天的嗑瓜子的打呼噜的,方便面跟火腿肠混在一起的气味,早就应该因熟悉而习惯了吧。可那一夜无论换怎样的姿势,就是睡不着。看来人心真有七窍,而我的每一窍都在琢磨着不同的事情。三十而不立,无家可归,究竟该坚持还是放弃。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旅程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长途旅行,回来后就要投简历找工作了,我的心就像被重拳击中,空空地疼。我甚至责怪起之前的若干次旅行,是你们让我见识了世界,是你们让我站到了高处,可现在你们却告诉我此路可能不通,我甚至能感到垫脚的基石已经开始松动——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变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

第二天上午抵达昆明。第一件事就是到一路之隔的长途客运站买好当晚前往琅勃拉邦的国际车票。325块,18点出发,24个小时。

这是一辆卧铺车,几十张不容翻身的狭窄卧铺纵向排成矩阵。前面人的脑袋跟后面人的臭脚不过几公分的距离。我睡在下铺,靠窗的位置。我把宽大的车窗想象成电影屏幕,打算躺着看一场流动的电影。可长途车刚开出昆明市区,天空就马上沉下脸来,很快窗外的风景就只剩下214国道上的路灯了,数路灯倒是治疗失眠的好办法。

大巴车中途进了两次休息站。大家都下车松松腿晃晃肩膀,再把吸了半夜的车厢里的污浊空气吐个干净。满天都是星星,有的始终明亮,有的一闪一闪,它们像银色的尘埃,不管夜风再大,也一粒都吹不走。

我相信通过仰望星空这个动作,大脑中的宇宙跟真实的宇宙会联到一起,介质就是天上的星星跟我们的眼睛。此时脑子里出现的不再是生活中的鸡毛蒜皮,而是跟遥远、浩瀚、神秘对应的脑电波。星光虽然微茫,却能为我们指路,不仅是脚下的路,更是心中的路。

凌晨五点汽车抵达磨憨口岸后就停下不走了,一长串的车子都在等海关上班,乘客也趁这个空档下车洗漱吃早点。围过来几个换外汇的小贩,每个人的腰包里都鼓鼓囊囊。1人民币=1250老挝基普,反过来就是1万老挝基普=8人民币。我也换了一些,马上变身成百万富翁。

在中国海关盖完出境章,又在老挝海关办理了落地签证。计划在老挝停留十天左右,落地签给的15天应该绰绰有余了。

踏出国门后天色也已大亮,我的电影屏幕终于派上了用场。道路两侧的梯田应该刚经过一轮灌溉,田间水面被阳光反打,远远近近的山峦就被缠上了无数条银带。

黄昏时抵达琅勃拉邦。长途汽车停在郊区的客运站,卸下一小部分乘客后,还要继续开往老挝首都万象,那里才是真正的终点。我拦下一辆电动三轮车打算进城找住的地方,刚上车雨点就黄豆一样洒下来,虽然三轮车有顶棚,可架不住雨势夺人,很快我就全身湿透,落汤鸡一样。并不觉得有什么狼狈,反正背包防水,相机护照没事就好。至于我自己,早就做好了在东南亚的雨季被一次次浇透的准备。我喜欢这样的大雨,裹卷着能量和激情,而且打在身上,并不觉得冷。本来东南亚的最佳旅游季节是从每年11月到转年三四月,那时阳光晴好,也不会热得睡不着觉,而六到九月份往往雨量充沛,河水暴涨,道路也经常被泥石流冲断。不过既然我决定要写湄公河跟生活在河流两岸的人,显然雨季去才更合适。

琅勃拉邦主城区建在一座半岛之上,由湄公河跟南康河交汇而成。三层以上的建筑在这里是绝迹的,因为楼房高度不能超过庙宇的尖顶。

作为老挝北部最著名的佛教名称,琅勃拉邦有33座庙宇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名录。这里的人们信仰小乘佛教,青年男性在成人礼前,都要先受戒为僧侣。

毕竟只是一个常住人口不到十万的小城,听不到西贡的摩托轰鸣,也找不到曼谷Paragon那类世界级购物中心,却让人感到身心安宁,容易产生长久生活在这里的冲动。

作为前法属殖民地,在这儿到处都能发现殖民者留下的蛛丝马迹。用法文单词拼成的商店招牌。在街头巷尾四处弥漫的法棍香味。印度支那风格的建筑多采用大理石和廊柱,本地民居大多使用木头。一家咖啡馆只用红黑两种颜色作VI,而本地最常见的色彩是金与银。这也是西方旅行者喜欢琅勃拉邦的原因吧,既有神秘的东方情调,也有熟悉的家乡味道。

Th Sisavangvong大街就是琅勃拉邦的王府井。街道两侧星罗棋布地遍布着酒吧、书店、餐馆、纪念品商店、旅行社、外币兑换处……从早到晚,街上潮汐般起伏着各种金发碧眼。每天下午四点半,这条街的一半会被封掉,一个临时搭建的苗族夜市粉墨登场。每个摊位都不大,四角用铁棍支撑,头顶一块红色防雨布,用一根不知从哪儿拉来的电线连一个灯泡作照明。说是苗族夜市,但售卖的商品完全投老外所好,木雕、灯笼、纸伞、土药、油画、T恤衫……价格低廉,还有继续划价的余地。

一条小巷与Th Sisavangvong大街垂直交叉,每晚都会挤满食肆排档,也像王府井的小吃一条街。根本不用刻意寻找,各种食物混在一起的复杂味道肯定能把你吸引到这里。烤鱼、烤猪肉、炸蜘蛛、炸蝗虫,反正河里游的,山里跑的,基本都能在这儿吃到。虽然香气四溢但卫生状况就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到处盘旋着苍蝇,还是戴荧光绿墨镜那种。每晚我都会来这儿囫囵吞下一碗面。基本款就是煮好的面条配青菜再加几片煮好的肉片,作料按照个人口味自由添加,长豆角、干辣椒、柠檬汁、薄荷叶,再点两滴鱼露,就能搭配出万千种滋味。这样一碗面通常要价8000基普。

另一处每天点卯的地方是一家叫做L‘ Etranger的书吧加咖啡馆。一层卖书,二层提供咖啡和茶饮料,这里的茶有25种不同口味。一层的书架直达房顶,在知识面前,再高的人都显得矮一截。其中一个书架售卖跟老挝及东南亚有关的书籍(看到两本湄公河大画册,摄影师找的某些角度可作为日后行程的参考,可精装硬封,贵得我买不起),更多的是英文原版小说,按照男女作家的类目摆放,显眼位置都留给了畅销书作家,史蒂芬·金,丹·布朗,西德尼·谢尔顿……书籍可买可租可换,借书每本每天5000基普,换书通常是同类型书籍两本换一本。每晚会在二楼放映一场电影,纪录片居多,可放映机十分不给力,每半小时就会自动关机,可能因为热量散不出去,店员就马上端起风扇对着吹。

从Th Sisavangvong大街往北走不了多远就看到湄公河了。河面宽广得让对岸看起来只是缥缈的一条虚线。水波荡漾,从西往东奔流而过。也是雨季的缘故,泥沙被从水底卷起并融入水色,看起来满目浑浊,视线只能看清水下几公分的区域。码头边泊着几百条船,长长短短,有的跑长途,有的就近捕鱼。按照计划,几天后我也会从这里登船,前往泰国的清孔,途中会经过著名的金三角。

在琅勃拉邦我还有一份社交方面的收获,跟家庭旅馆老板的儿子成了朋友。一天晚上他带我到哥们聚会的地方。那是一处郊外的啤酒屋,老远就听到从劣质音响里传出来的改编成老挝语的中国歌,这种感觉倒是十分熟悉,就像我们小时候喜欢听的许多粤语歌都是日本人作曲的。Beerlao(老挝啤酒)是当地人最喜欢的啤酒,无论黑啤黄啤酒精含量都不低,两瓶下肚就有点微醺。

在孤独星球的东南亚版中,不仅对琅勃拉邦有非常详尽的介绍,也推荐了附近几个原生态村庄。当我读到其中一句评语时,心就比身体提前飞了过去。

那句评语写到:“有些旅行者只想在孟威村住两天,可收拾行囊时却发现已经待了几个星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