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背包客小鹏
背包客小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90,445
  • 关注人气:303,8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威村的雨季(二)

(2017-01-28 14:37:27)
标签:

杂谈

经常旅行的人都会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旅行这件事并不是从你踏出家门的瞬间才算开始,比那要早得多,往往发生在你起心动念的时候。

在起心动念和踏出家门之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制定旅行计划(跟团爱好者可以跳过这个步骤)。去多少天,怎么去,在哪儿住,去哪儿吃。就在你一边查着攻略一边写着计划的时候,那些未知的风景,可能会遇到的人,即将发生的故事,就能让大脑皮层比身体预先兴奋起来。这绝对是每个旅行者的春药。

我的旅行计划还要更复杂一些。比如每年年初都会制定一个年度旅行计划,虽然年底总结时老是货不对板,因为变化太快,计划永远赶不上。年度计划的经常性被打乱并没有让我慌张沮丧,因为心底还有一份坚如磐石的长期计划。

在美国有一个世纪旅行者俱乐部(TCC),把全世界划分成324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去过100个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会员。记得当时全世界只有九个人去过全部324个目的地,而我的长期计划就是成为世界第十个、中国第一个在这个星球的每个地方都留下足迹的人。

324,减去当时已经去过的几十个,剩下的该怎样各个击破?为此我制定了周密的战略部署。其实旅行时可以把许多地缘接壤的目的地串成线、连成片。比如只要有申根签证,就几乎能把整个欧洲转个遍,3个月时间大概需要5万;比如走西伯利亚大铁路,到圣彼得堡后还能继续往南前往波罗的海三国,一个月大概需要两万;比如中南半岛五国,两个月用不了一万块;比如美加线、澳新线还有心心念念的南美线……当我把所有在途时间跟旅行费用用Σ求和,得出的结果非常乐观,十年加五十万基本就能搞定。按照我当时每年的收入,减去被压缩到极致的日常开支,用不了十个年头就能让梦想结出硕果。

长期计划诞生在我二十八九岁的时候,可身处2017年已经三十八九岁的自己往回再看,那计划即使现在执行起来也仍旧困难重重。抛开时间金钱不说,光签证一项,仍有许多目的地是中国旅行者的禁区。可话又说回来,谁没有过二十啷当岁时的异想天开,又有谁不乐意跟这个世界最大程度地亲密接触?年轻时的任何想入非非都不过分,就怕你不够想。

当年的我亟需一位领路人,至少能拿来别人的经验去模仿去复制去借鉴,可是都没有。在黑暗中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并不好,走着走着就渐渐失去了方向。尤其在三十而立关口将至的前夜,以前从没考虑过的年龄因素竟成了压力之源。就像小时候多大的炮仗我都敢点,长大后看到别人放炮我都会躲远点。

要么画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要么为自己重新找一条出路。这是在2008年春夏相交的季节,我打算说走就走之前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这也让那次旅行还没出发就显得有点悲壮。

那年四月底时银行卡里还剩下不到2000块,好在五月初有两三笔稿费先后入账,可加一起都不够一张前往欧美国家的机票。324个目的地中的绝大多数都被我一一打叉,算来算去,只有“中南半岛五国,两个月用不了一万块”成了最终选无可选的方案。

中南半岛,因位于中国南部得名,旧称印度支那半岛。半岛上一共五个国家,老挝、泰国、缅甸、柬埔寨、越南,在热带气候的控制下,这里终年炎热。在我的计划中,我会沿着湄公河顺流而下。这条河的国内部分叫做澜沧江,起源于青藏高原,流出国境线后一路灌溉滋养着那片南境之地,也被称为中南半岛的母亲河。

沿着一条大河旅行一直是我的夙愿,这愿望跟一本书有关。就在2007年底的那几天,我去了一趟凤凰古镇。沈从文先生的书籍占据了古镇书摊的半壁江山。除了早已熟读的《边城》,那次旅行最大的收获就是在书摊间无意发现的这本《湘行散记》。发现它,如同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宝藏。再然后,无论我出现在凤凰的哪家饭馆,哪家酒吧,点单后都会把这本书翻开,就着窗外摇曳的灯光看起来。

1934年初的那个晚冬,刚过而立的沈从文回家探望病中老母。他的轻舟沿沅水逆流而上,两岸被白雪覆盖的林木,一道道顺流时从不曾注意到的激流险滩,如一副看不够的画卷,在身前铺展。
水中行舟二十余日,长久的寂寞也催生了创作欲望。可这一次,他却把视线放得很平,不再去描写苗族青年鸳鸯蝴蝶的爱情,而把焦点落在沿途万万千千讨生活的普通人身上。此时独站船头的沈从文发现,刚才还增了几分豪情添了几分酒量的绝色风景竟变得有些模糊,而在命运洪流中始终一往无前的弱小生命却一个个清晰具体起来。
那吊脚楼上烈性的风月女子,却能为个水手等到望眼欲穿。那有些滑头的77岁老纤夫,干起活来却比年轻人还拼命。那当过土匪性格莽撞的水手,却把沈从文给他抽荤烟的赏钱换成几斤橘子送给这体面书生。

无论妓女、纤夫、水手,他们的影子本来渺小得微不足道,他们的故事本来零碎得称不上故事。“他们百年前或百年后的生活可能跟现在一模一样。但他们仍旧忠诚地活着,担负起自己那一份命运,不问所过的是如何贫贱艰难的日子,也从不逃避为求生而应有的一切努力。”(《湘行散记》)

沈先生把这些细碎片段串联成一条波涛汹涌的长河。去发现一条河的万千种变化,也是感受生命变化的一种方式吧。而这种感觉,我非常想要,尤其是在当我的生命之河正经历雨季的时候。

想法成熟后,我只跟《时尚旅游》杂志的编辑总监黄芸姐说了自己的想法,一方面是想听听她的建议,同时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提前预约杂志版面,争取做一个大专题。大专题通常都18页以上,稿费也比普通文章多二三倍,而且《时尚旅游》从来不欠稿费,这样回来后的生活不至于太狼狈。黄芸姐说既然是大专题就得写出深度,“你就尽可能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写你最想写的就好。”

出发前我还把通州租的房子给退掉了,这样就能少交三个月的房租,让旅行资金相对充裕,也才能多走一些地方,多增添一点见闻。现在看来,当时的做法,多少有点孤注一掷的意味。

临行前的准备工作还包括到银行把卡里的大半积蓄换成美金,剩下的钱也都取出来以备不时之需。行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反正能背到身上的,几乎就是我当时的全部。

可就在万事就绪的时候,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清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在清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