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断背山下的农场

(2009-05-24 19:06:04)
标签:

旅游

断背山下的农场

 

“请大家注意看右手边,”导游兼司机艾迪一边开车一边用他一贯缺乏起伏的声调开始新一轮的介绍。“这就是李安拍断背山的地方了。本来故事发生在美国怀俄明,但他把整个摄制组搬到加拿大的艾尔伯塔省。这是因为落基山的风景足够迷人,以及这里直到今天仍旧保持着骑马放牧传统,每年还有全球最大的牛仔节。这回李安省事了,想拍什么有什么,根本不需要重新搭景。”

断背山下的农场断背山下的农场

 

听过艾迪的介绍,我发现要把电影中的场景和车窗外的风景融合在一起实在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远方的山冠已经积下了今年的新雪,2200米树线下却依然苍翠得仿佛给人戴上一副绿色隐形。还有红鹿在山林间悠然吃草,偶尔抬头望一望远山的积雪,仿佛在思忖着还有几天就得准备过冬。一切仿佛自然搭设的舞台,山川溪流是布景,日月星辰是效果灯。大幕开启,两个年轻的牛仔骑着骏马翩然登场。

1963年的5月。两个19岁的年轻人来到断背山上。一个外向活泼,一个内向拘谨。一个为了赚钱买牛仔大赛的入场券,一个为了买地盖房和等在家乡的未婚妻成婚。他们的任务是在接下来的四个月中,一起到山中放羊。杰克是外向的那个,因为上一年有过相关工作经验,所以被分配到山间牧羊,而恩尼斯则留在营帐中生火做饭。杰克经常抱怨,为什么总吃豆子?为什么要睡肮脏的帐篷?为什么那些该死的野狼那么难对付?内向的恩尼斯很少抱怨生活与工作的艰辛,但他也慢慢变得话多了,喜欢笑了。有时还会跟杰克说说自己的童年和家庭,说自己的未婚妻多么漂亮。

断背山下的农场这里的骏马都有良好血统

 

艾迪把旅游车停在一处叫做Six Rafter Ranch的农场前。农场出名很早,连迪斯尼先生都曾多次来这里拍电影。1976年,一个叫Cowley的年轻人从前任手中把农场买下。他和新婚妻子把农场改造重建。能想象他重建时得意的神气:这里我要盖个马棚,那里是我家的客厅。

断背山下的农场农场的客厅,墙上贴满奖状、荣誉证书。农场的前主人是个印第安家庭

 

断背山下的农场房间里的装饰品也都很落基山

 

断背山下的农场墙上贴着每天日程表,可以租马,坐四轮马车巡游,吃牛排,看日落

 

眼前的Cowley已是满鬓花白的老人。在他的悉心经营下,如今的农场每年可以带来200多万加元的产值。他有四个儿女,除了大女儿在城里教书,其余都承欢膝下,让他尽享晚年。

断背山下的农场

农场里最多的动物除了马就是狗。老Cowley有4条爱犬,个个体型硕大,健壮得像长了牙的牛犊。虽然它们看上去十分温顺,可仔细打量才发现每条身上都至少有三四处长长的伤疤。老Cowley看出我眼中的疑惑,慢慢解释说,太柔弱的物种没法在落基山生存,农场附近到处是山狮、野狼,它们几个可是我家的功臣!寥寥数语就把不知多少回合月黑风高夜的血肉厮杀一笔带过。 

断背山下的农场

从Cowley家的牧场往远处望去,就是曾经拍摄断背山的三姐妹山了。那么俊秀挺拔的山脉,也仿佛那对牛仔的爱情一样隽永。

断背山的工作虽然辛苦无趣,但日夜相伴的两个英俊小伙很快成为彼此眼中的风景。

白天,营帐中的恩尼斯朝山谷望去,被羊群簇拥的杰克仿佛是个国王。晚上,与羊群过夜的杰克望向山腰,黑夜中燃起的那簇火光,仿佛火把,也把他的心照得亮堂。

一次恩尼斯下山取食物补给。返回的路上被棕熊攻击,惊马狂奔而去,恩尼斯不仅丢了食物还差点丢了性命。望着同伴回来时的两手空空,已饿了一天的杰克怒火中烧,可一看他脸上的伤口,心就一下软下来,帮他把血水清洗干净。丢了食物,又不能杀羊,于是恩尼斯小试枪法,一只麋鹿应声而倒,兴奋的杰克又差点把恩尼斯扑倒。断背山上的故事平常得像每天都要吃米饭和盐,却又注定让两个牛仔在自然天地形成的友谊趋向天荒地老。

虽然现在交通工具发达贯通,但骑马仍旧是游客进入断背山的首选,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Cowley的小儿子大卫。他脚上蹬着高筒牛仔靴,身上穿淡黄色牛皮夹克,头上戴深褐色宽大仔帽。高高的鼻梁,深陷的蓝色眼睛,英俊的面庞也一如电影中的杰克。

断背山下的农场

断背山下的农场

断背山下的农场

断背山下的农场

他骑马在山林间带路,是已进入落基山脉的茂盛丛林。刚下过雨,山路高高低低泥泞不平。身下的马即使只是小跑,也让我不得不死死抓紧马鞍才不至于把自己从马背上弹掉。可一旦走得慢了,这贪吃的小黑马又会被路边野草吸引,任我如何拉扯缰绳,它也非要把那一大口野草填入嘴里才能善罢甘休。眼前的路被幽深密林挡住,但嘈杂的泉水声却越来越密,很快一条大河就在眼前出现。河边有一顶白色帐篷,应该是由前夜进山人所搭建。马队排成纵列在丛林溪涧边兜兜转转。我问大卫他俩一起跳落的那个山崖在哪里?大卫说,就在前面不远。 

断背山下的农场

断背山下的农场大卫的妹妹,曾经参加落基山女牛仔选美

 

那个夏天之后,又过了4年,已分别娶妻生子的两个人再次重逢。再之后的十几年,每个夏天的断背山,那地上松软的草,头顶蔚蓝的天,身边流淌的水,都一次又一次看到一对恋人曾经来过,看到他们曾经在这里缠绵。

杰克一直想说服恩尼斯一起回老家开个牧场,养几头牛,一起见证花好月圆。可恩尼斯不敢。转眼就到了1983,两个在山林中翻滚打闹的男孩也已人到中年。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当知道转年恩尼斯不能再来断背山相会的时候,杰克急了,他说,我真想知道怎么才能离开你(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应该是在说出这句话后,杰克死了心。我是从他眼神中看出这一点。你看,那三月的春波不是分明已化成深秋的死水。恩尼斯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委屈地说,那你为什么不离开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两个男人一瞬间又变成了男孩,跪在地上,雕像般拥抱在一起。此时善良的李安为观众安排了这样一个画面。20年前的夏天,断背山上一个普通清晨。归来的恩尼斯看到杰克站着睡着了,就从身后环抱住他。低声说,你怎么睡得像匹马。杰克在梦中笑了。同样的拥抱,一个温柔如水,一个绝望如冰。当水凝成冰,往日的缠绵也就变得无比坚硬。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一条长长的公路,蜿蜒曲折,一直通向远方天际。同样走在爱情路上的我们大多也像杰克与恩尼斯一样,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往哪里去。只求那么远又那么长的路途中,有这么一段,可以一起走过。

断背山下的农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