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孟威村的雨季4晚餐

(2009-02-03 10:09:54)
标签:

孟威村

老挝

旅游

4

晚餐

 

摇摇欲坠的夕阳先是被树冠一样的茂盛云朵遮住,随后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直接从山后溜走了。天空的颜色迅速从浅蓝过渡到深蓝,更深的蓝就是黑了。天光好像被星星和月亮给偷吃了,你看,天越黑,它们就越亮。

 

孟威村原本与太阳的作息时间相同,太阳落山了,它也就该睡了。可自从旅游开发之后,每晚7点,村口的发电机就会准时启动,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像被关在铁笼里的野兽。它的咆哮把自然界的声响都盖过,好在,野兽每天只叫3个小时。

通电后的村庄马上亮起三盏路灯。庙前一盏,码头一盏,村口一盏。那相隔遥远的光柱仿佛夜行人晃动的手电筒,只把眼皮底下的一小块区域照亮,却把其他地方映衬得更加黑暗。与村委会的吝啬对比鲜明的是村里的各家餐馆,老板恨不得把桌底都照亮,好像灯开得越多,生意才越好。

餐馆门前都立着水牌,水牌正中是各家店名,不过在游客眼中区别不大,店名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像电报一样简洁,却像箭一样把肠胃缺乏食物的游客射中,这才是区分各家餐馆的关键。

我家的啤酒很凉!——那喝起来一定很爽!

我家有面条!——显然把意大利人定位为目标客户。

我家今天有活鱼!——废话,没鱼也能下河去抓!

在孟威这种与世隔绝的村落,旅行者已把对食物的预期降到填饱肚子的标准,而稍微比这预期稍高一点的刺激,就足以让胃口做出选择。

 

我在一块写着“正宗巴盖”的水牌前停下。巴盖是个法语词,专指法国长棍面包,是我第一次欧洲长途旅行时的主要粮食,马上感觉一阵暖和的亲切。“正宗巴盖”的上方写着“妈妈金的餐馆”。

餐馆是主路边一间被架空的竹楼,比地面高出3尺。竹楼一面墙三面窗,房顶盖着硕大的人字形顶棚。屋里悬着4盏日光灯,两个两个捆在一起。灯下桌面趴着几只被烫死的蚊虫尸体。

厅堂敞亮,摆着四张塑料桌子,上面铺着塑料桌布,桌布上印着色彩鲜艳的热带水果,却被烟头烫出几个边缘焦黄的窟窿。桌面一角放着筷笼子,里面倒竖着几双深棕色木筷子,还有几把透明的塑料刀叉。筷笼子旁是两瓶调料,黄瓶子是辣椒酱,红瓶子是番茄酱。再旁边还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塑料盒,里面缠着一卷皱皱巴巴的淡粉色卫生纸。盒上挖了个圆洞,露出一小截纸头,就像烟花的引线。每张桌子旁还有四把塑料椅子,我旁边的一把椅背只剩一半,像被人斜砍了一刀,视觉上的不平衡让我总想把它扶正。

 

妈妈金一个人坐在窗边,腮架在支起的手掌上,眼睛空洞洞地望着被衬得漆黑的主路,见我进门才起身招呼。她看上去三十多岁,大眼睛高颧骨,穿戴和村中其他妇女一样,宽大背心,粗布裙子,头发向后梳成髻,戴一朵假花。应该是当地已婚女人的统一打扮。她也爱笑,却不像妈妈红那样肆无忌惮,而是抿着嘴,唇角微扬,不露一颗牙齿。

菜单是张打印的A4纸,外面覆了塑料膜,膜上又沾了一层肥厚油渍,肥厚得需要用指甲抠开才能看清压在下面的字迹。塑料膜的边角都已裂开,露出卷起的纸角,也被油浸得透明。与巴盖有关的食物占了A4纸的一半:巴盖金枪鱼,巴盖猪肉,巴盖茄子,巴盖番茄……价格也都统一,素巴盖8千,荤巴盖1万5。

点完餐妈妈金走到屋后,掀起门帘,朝后院大喊一声:仔!巴盖鸡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晚餐上桌。上菜的是那个叫做仔的厨师,竟然认识,就是下午同船把头发染成黄色的时尚小伙。他也认出我,朝我笑笑,还聊了几句。

巴盖鸡蛋是把烤热的法棍从侧面切开一条小口,再把炒好的鸡蛋从口子里塞进去。炒鸡蛋时油放多了,从面包切口流进盘子。半尺长的法棍面包看上去又焦又脆,拿在手里还有点烫,心儿却又白又软,裹着油腻的鸡蛋,再抹上辣椒酱就着吃,咬第一口时,食道就已被完全打开。

 

结账后,妈妈金从屋檐挂着的一大把香蕉中选了两只黄透的摘下,扔到桌上,笑着说,免费。胃口中的最后一点空隙也被塞满,却仍感觉意犹未尽。

 

没想到之后整整一个月,妈妈金的餐馆竟成了我的食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