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澜:我们怎么尝试改变坏人的犯罪路径?

(2018-05-15 11:38:10)



五月初发生的空姐搭乘滴滴车,途中遇害,应该是最近最为震撼的一个事件了。因为人们的生活离不开滴滴打车,所以我们要更加严格地监督它,促其规范,这就是舆论集中的地方。

而就案件本身来说,其关键,并不在于此刻的焦点滴滴顺风车,首先是杀人的司机,不用说,他是罪恶的源泉;这个案件发生在滴滴车运行途中,作为平台,它有制度方面的不健全和服务方面的漏洞,这个舆论说得多了,不是我今天的话题。然而,受害者,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首先,她选择出行的时间太晚,使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罪恶都是掩藏在黑暗的阴影里的,在这个时间段,她很难得到援助力量的出现;第二,她本身又美又年轻,属于容易引起别人犯罪欲念的“高危人群”,可惜的是,她没有一定的自我保护的意识;第三,她当晚是不是穿着性感,容易引起别人的邪念?第四,她对于人性恶预计不足,在她意识到司机变态,而同事及时提醒她的时候,别人已经在卸载滴滴软件(他正在改变行车路线),她还说没事没事,这一切因为她没有看到人性恶她就不知道坏人是怎么样的坏法。

滴滴顺风车没有把好司机关,但是它今后能够杜绝这种事的发生吗?不会,只是在最近一段时间会变得控制了一点,因为这本来就是各种人性大碰撞的世界。这件事,不发生在出租车上,也会发生在别处。滴滴此次大肆表态,显得既负责任,也有诚意,难道21岁的空姐是非常珍贵的人命,同样在滴滴打车遇害的24岁的教师就不是宝贵的人命啦?嗯,他们做了一次成功的危机公关,同时会通过内部制度的改革,重新签署系列协议,把一些责任转移到滴滴司机等有关方面去,它不可能永远为这类事情买单的。

这次事件,使我又一次想起了我们在外行走的安全问题。就是突然遇到坏人的时候,怎么使事态发生扭转,化解危险?

首先,我们要有防范意识。比如说我吧,平时在夜晚散步,只要路灯变暗,人迹寂静,我马上就会转身回走。不管我的初衷是往前方购物或者继续看风景,我都不会在不安全的时间,去不安全的地点。比如,你坐公交车,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人,提着一箱子油,东张西望神色不宁,你就要引起警觉和关注。当然,坏事发生的概率极低,但是万一碰到了呢?

北大访美学者章莹颖,是一个平时在生活里防范意识很强,也经常提醒别人的女孩子。她智商很高,也不是个书呆子,应该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有足够的反应能力。为什么她没有能够及时逃脱坏人的魔掌?而且在光天化日的情况下(她在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多上车),她不会呼救,也没有下车?

我相信,这些她都做了,但是没有用,司机把车窗全部锁闭,这个车,就变成了一个可以移动的房间,乘客插翅难飞。

再追溯到章莹颖上车的那一瞬,决定她命运的那一刻,为什么她这么聪明又有自卫意识的人,要上一个陌生人的车?我觉得有几点原因,首先,她是在她工作的本校上车,车主是本校的助教,有安全感;第二,她是在大白天,阳光下,很透明的时间上车,有安全感;第三,她是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接受了一个陌生人抛来“橄榄枝”,他看起来憨态可掬,值得信赖,这一点,是她错误的关键,然而我们扪心自问,同类的错误,你我他同样可能会犯,因为什么?人人都存在着侥幸,以及处理紧急事务时,某个方面的松懈。

因此,在章莹颖事件发生后,我第一次认识到,纵然是像我这样,对于犯罪行为有足够的认知与预防的人,也很难做到,坚决不会掉进犯罪分子的陷阱里去。

在防不胜防的时候,你碰到了那个犯罪嫌疑人,你怎么回撤或者逃离?有一点,我可能比一般人强的地方,是遇到危险因子出现时,我马上就会开始想对策。而大部分人,还看不到对方的危险,并且在被动等待事态的发展,没有反应的过程。因为我已经想象到了我以前看过的若干案例。我以前是政法记者,看到过大量的案件以后,就总是想如何防范的问题,我可以说设计过无数次与犯罪分子的对话。方法有,首先是吓唬,说我哥哥是公安局的,他有我的手机跟踪仪,事实上,在你面对我的时候,你的环境和面貌我已经自动传递给他了,以震撼......;有时候想,有的犯罪分子对执法机构有强烈的叛逆。遇到不怕事的,想闹事的,还有不要命的,效果适得其反。不如说,我哥哥也是黑社会的,叫某某,我想起某次看案卷时,一个有名的绰号,叫“味精兔子”,这是以前的案卷,这个人现在至少五十多岁了,但是我就引用他的一个绰号也无妨嘛,就是那么个讲勇斗狠的人,他还有一帮兄弟......或者,以弱者身份,向他哭泣求饶,这也是一般人善用的方法,我的身世多么可怜、受伤,我这一辈子呀,怎么怎么样失败,如果正好跟他经历相仿,他就会触动恻隐之心......不过话说回来,他敢欺负你,就是因为体力上他比你强很多呀,也不要太寄希望于一个坏人的良心了……

还没有想得太明白,我看到章莹颖在美国大学校园内上车,不幸遇害的新闻。突然有一种感觉,有可能,像我这样有防范意识的女性,也不一定能够及时逃离现场呢。

遇到那个一定要干坏事的人怎么办?有一点始终可以一试,也是必须去做的。那就是,嫌疑人在实施犯罪的过程里,处于一种高度激情的状态,你必须跟他聊天,缓解他的情绪,稳定他的状态,你要不断和他说话,让他对你产生同理心、与你情绪频道的共鸣;如果他愿意聊天,你尽量去了解他的处境,比如,他最缺钱,还是最缺爱呢?他最喜欢什么,最恨的是什么,然后顺着他的话去说话,让他产生幻想,然后这个幻想的预期超过了他犯罪的快乐,他就有可能让你解脱他的势力范围。比如说,有一个罪人叫黄勇,他在2001年-2003年,从网吧骗走了18个男孩子,杀死了17个,放走了最后一个。最后一个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他放走的?就是那个男孩子不断向他求饶,用各种方法示弱,跟他诉说家庭关系的温馨,并且说将来一定会孝敬他,因为黄勇就是在一个缺爱的环境长大的活着很受挫的男人,男孩子温情的话语,使黄勇一时动摇,自动终止了犯罪。

如果你所面对的那个人,正处在他罪大恶极,犯罪激情高炙,而不是他情绪的转弯处,那没办法,你一样等着受死。所以,话又在最后绕回来了,那就是离开危险的人的势力范围。这个范围,就是他单独与你相处的时间,他能够控制你的地方。当他在人群里时,你就要有敏锐的视觉和嗅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