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nger1100
danger110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6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故国不堪

(2010-10-28 22:19:15)
标签:

罗子国

楚国

天湖村

故国

                     

                           故国不堪

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丘陵,这介于山区与平原的风景让我无所适从;已经远离城市,依然看不见想象中的蓝天、白云;路边的白杨整齐划一,却因为没有风而显得无精打采;远处稀疏的村落,只见毫无特色可言的建筑。就在这样的混沌中,我奔向心目中的故国--古罗子国。

    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姓隐藏着一段密码,它准确的指示着祖先来自何方在洪荒年代又曾从事过何种工作。我的姓氏――罗,即是其中一例。罗,繁体字作,意为张网捕鸟。在原始部落时期,就有这样一个以捕鸟为生的部落,即是我罗氏最早的先民。相传是夏商时代芈(mei)部落穴熊的一个分支,同为颛顼之后。在荆楚部落随后发展成楚国的漫长岁月中,罗部落与它“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既有被周朝封为罗子国、为天子敬献珍贵鸟类的辉煌,也有被强敌追逐时跟随楚国不得不迁徙的困顿,更有最终被楚国在意欲问鼎中原的准备中无情消灭的凄凉。祖先们曾在甘肃、湖南等地多留下一些诸如罗江、罗山等地名然而,最早的部落发源地被公认为在如今河南省信阳市的罗山县。1979年,罗山莽张乡天湖村村民在一项水利工程中发现一批古墓,据说即为最早的古罗子国遗址。

故国在远方,寻访它的念头,尽管和时代并不合拍,于我却是由来已久。这次乘武汉出差之际,先坐动车北上信阳,又坐中巴向东到罗山县,再打车前往那个遗址。出发前,我曾有过许多种的想象;抵达之后,才发现那些想象都是徒劳。那混沌的景色,逐渐推导出一个混沌的结果。也或许它一直就在冥冥中潜伏,只等着我去盲目将它启开的那一刻。

莽张乡的天湖村已经非常偏远。我到达之后,不同的村民居然给我指出了两个不同地方的遗址。等我耐心的分别走访,发现根本就没有遗址的迹象,只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古墓的洞口。在一间破败的房子前,依稀写着售票处”字样。从跟当地人的交谈中,我了解到这个古遗址确实存在过,也曾对外开放。但因为地处偏远,无法招来更多的游客,反而是盗墓者蜂拥而至。最后村里决定将遗址封起,于是我根本无法看到一点点的迹象。至于村民们指出不同的方向,很可能是为防止盗墓而故意布下的迷魂阵。

唯一的收获是看到了竹竿河,它在不同版本的《罗氏起源》这样的书籍中多次出现。它是淮河的一条支流,在大别山的北麓,是候鸟南来北往路过此地的栖息。在那遥远的年代,古书记载的场景大概是:晚间,先民们在河滩旁边的开阔地,支起大网,在下面点起大火堆。那些晚间飞行的鸟儿,因为分不清方向,向着火光俯冲。先民们将它们捡起之后,挑珍贵的送给天子王公,也能够做一些补药。而所谓的遗迹都在河边的高地上,远看这些高地上是相连的,有城墙的模样。城墙内零散的居住着一些村民,他们并不以罗姓为主。

深秋的竹竿河裸露着河床,仿佛一个连叹息声都将要消失的老人。唯有岸边整齐的白杨林还在为我坚强的守候着初夏时节波涛汹涌时的场景,而岸边的开阔地上似乎还有人群在沸腾。

有些冷意的风,想必能从这儿一直吹到遥远的那个叫宁波的城市。我像一只候鸟,从几千里之外,在几千年之后逆风而归。只是故国不堪,连月明中的回首都可以一概忽略。该将自己调整到哪个方向,方能看到那些筚路褴褛的身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碗馄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碗馄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