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nger1100
danger110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祖先(一)

(2010-05-08 13:44:07)
标签:

杂谈

   解放前,我的祖父从慈溪白沙来到慈溪龙山(当时属镇海县)打短工,祖母则带着我姑姑、父亲寄养在自己娘家慈溪新浦。有时候,祖母得到祖父那里领点钱或者米。终于有一次,等她回到娘家的时候,发现床已经被自己的弟弟拆了。许多年以后,我曾不止一次的想劝她,别为这件事情而对老家有意见--在极端穷困的情况下,她弟弟用这种方式下逐客令是很能理解的。然而我一直没有出口。此后,祖母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到龙山找到祖父,并就地安了家。

显然,这个家很不成熟--没地、没房,祖父也一直只是给人打短工。父亲曾经伤心的向我讲述过一个故事:有一年冬天下大雪6天不止,家里就没有开过们。邻居们都认为这户人家或许已经全部饿死了,幸好祖母用鸡蛋养活了全家。解放时,一家四口终于分到一所无主房。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父亲才到县里办出了地契。

这个家安定后没多久的1953年,51岁的祖父因哮喘病逝。随后祖母改嫁,又有了我叔叔。这些因素导致祖母到龙山之后,极少回娘家走亲,也极少再去祖父家。一直到2002年她将要去世时,开始反复的念叨:希望赶她出门的弟弟家的儿子送一条被子来,放进棺材。她的遗体已经感觉不到外甥这条被子的温暖,却能用这种方式延续着对老家的记忆。

我父亲结婚时,新浦、白沙的亲戚还来过。但从我记事起,我家里的亲戚,父亲一边的就只剩下了姑姑和叔叔,从真正意义上老家来的人几乎没有。我这个家族就像一个弃儿,属于了慈溪龙山。这就是当时的我,所能知道的祖先的全部。

及至我看到了王安忆的小说《纪实与虚构》,被深深的震动。“我从何处来”的严肃命题,她用小说努力化解。她可以,我行吗?

在网络资源丰富的年代,搞清楚姓氏的来源是很容易的。然而从远古的祖先是怎样一步步走到自己这一个个体的呢?要叙述清楚就又是困难重重。

我试图在历史的宏大叙述中,夹入一个罗氏后裔的微薄的影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悲喜之间
后一篇:祖先(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悲喜之间
    后一篇 >祖先(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