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7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点豆腐开始的年夜饭

(2008-01-03 15:00:21)
分类: 枯思漫笔
  尽管离春节还有一个月,父亲的电话却早早就打来了,千叮咛万嘱附,一定要让我提前预订车票,否则又象往年一样赶不上年夜饭的趟,惹得奶奶嘴里不停地念叨。放下电话,我有些木然,然而记忆还是象一枝离弦的利箭穿透时间的盾牌向我疾射过来——年夜饭,是从奶奶点豆腐时开始的。
   年三十的午后,零星的鞭炮声已经在四周清脆地响起。黄豆早已被父亲用石磨磨好,母亲将过了渣的豆汁煮沸,倒进一个木盆里,如田野般清新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这时候,奶奶出场了,腰里系着蓝印花布围裙,手里端着磨好的石膏浆,坐在木盆边的小矮凳上。木盆里的豆汁散发出白蒙蒙的蒸气,蒸气缓缓向上升腾,漫过奶奶的身子,漫过肩头,爬上了发际,好象奶奶的满头青丝是被氤氲的雾气给染白了似的。奶奶屏息静气,低头嗅了嗅,然后直起身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木盆里的豆汁。凝视片刻之后,奶奶用小汤匙从碗里舀出一勺石膏浆,慢慢倒入豆汁中,用汤匙轻轻搅伴,以便让石膏浆与豆汁完全融合。一勺,两勺,三勺,奶奶端着碗,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豆汁仔细察看。又过了片刻,奶奶取过一根木筷,在碗里沾了沾石膏浆,又往木盆里的豆汁上点了点。然后,奶奶将沾上豆汁的筷子伸向舌尖,尝尝,摇了摇头,将木筷在清水里涮涮,又沾上石膏浆往豆汁里点了点。奶奶一言不发,如此反复点了十来次。站在旁边的我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好象奶奶不是在点豆腐,而是象一位化学家正在进行一次严谨的化学试验。终于,奶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行了!”我也跟着长出了一口气。
  母亲告诉我说,点豆腐最重要的工序就是用筷子点的那几下。石膏点多了豆腐显老,吃起来发木,象跑了渣一样。点少了豆腐太嫩,凝不成型,一切就碎,甚至象豆花一样。团方四邻就数你奶奶豆腐点得好呢。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有点骄傲,也象是有点羡慕。奶奶听到这话却笑了,摸着我的头说,点豆腐的窍门在于慢,不急不躁,一滴一滴地将石膏点进去,就象走路,得一步一步走,你们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豆腐都点不出来,当然吃不了热豆腐哦!做事情也是这样,要一件一件地做。我盯着奶奶,突然又觉得她象一个哲学家。
  接下来,奶奶在灶台上又一次显露了她朴素的哲学.在翻煎豆腐的时候,文火烧锅,倒入少许菜油。油熟后,奶奶将刚刚冷凝的豆腐块轻轻放入锅里,只听“哧”的一声,一团白雾从锅里升腾。白雾还未散尽,奶奶已经将豆腐块翻了个个儿。奶奶双手不疾不徐井然有序,一遍又一遍地翻弄着豆腐,不时滴几滴菜油入锅。起锅时,豆腐被煎得黄灿灿的,但没有一处煎糊的。
  直到这时,奶奶置办年夜饭的活儿便宣告结束了。接下来那些急风骤雨般煎炒烹炸的活儿则完全属于我的母亲和父亲。
  夜幕降临的时候,望着满满一桌子丰盛的年夜饭,本以为无从下手,然而,我们一大家子人好象约好了似,无一例外地将第一筷子伸向那盘蒜苗炒豆腐。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发现奶奶没有动筷子,但脸上的笑意已经深深地嵌进了她那被时光雕刻出来的皱纹里,很深很深,也很温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