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黑暗中奔跑

(2006-11-17 15:42:25)
分类: 枯思漫笔
在黑暗中奔跑
 
  缓缓地推开窗,初冬的冷风一下子涌了进来,而黑暗却是一点儿一点儿渗透进来的,像墨汁浸染一张洁白的宣纸。黑暗渐渐凝固了,犹如记忆一般力透纸背。
  正是由于黑暗是一点儿一点儿涌透进来的,夜晚才变得不是夜晚,反而成了白昼。秩序永远都在改变,被颠覆,固有的时空关系被破坏了,获得一种新的解构。思维是可以穿越任何一个禁区的,但在白天却异常麻木,所以黑暗背叛了夜晚。在黑暗的白昼里尽情地奔跑,无拘无束地奔跑,摆脱了俗尘的桎梏。
  流星拖曳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只不过是对固有轨迹的一种反叛而已。它在这种反叛里窃笑,群星向着白天循规蹈矩地前进,而它却后退,逃向了黑暗。于是,我记住了流星短暂而永恒的光芒,记住了它在黑暗中奔跑的姿势。
  我突然喜欢上一些在夜间出没的动物。记得那一年黄昏,出于对野味极度的饥渴,我在戈壁滩深处一个小小的防风林下了好几个铁丝套儿。深夜如墨汁般漆黑,我借着微弱的手电光去防风林察看。很远就听到了“噗噗噗”扑腾的声音和低沉的哀号声。一只野兔成了不幸的猎物,它的头被细铁丝紧紧地套住,又使劲地支棱着向前拱,后腿不停地蹬地,身后的沙地被掀起了一个小坑。当它感觉到有人向它靠拢时,骤然停止了一切抗争动作,然后扭过头来,一双眼睛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仅仅是一瞬间,它复又回头,继续向前窜,头被细铁丝箍得越来越紧,哀号声也越来越微弱。我突然被感动了,我们都是在荒漠里乞食的小动物,在浩如烟海的黑暗里都如此渺小,也算是同病相怜吧!于是我上前默默地解开了野兔颈上的细铁丝,野兔从我手中猛地蹿了出去,飞矢一般射向无边的黑暗。
  黑暗无声无息,静悄悄地合围,将世界紧抱在怀里,温暖而安详。习惯于在黑暗中奔跑的动物正是在这种温暖和安详里获得了力量,开始左冲右突,努力在黑暗中背叛夜晚,将夜晚踏碎,重新解构成白昼。
  幼年的时候,我曾经拖着病体穿行于深夜里一个死寂的山坳。可怖的死寂,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毛骨悚然。路边的乱坟岗子几乎让我绝望,满噙泪水颓坐于路边湿漉漉的草丛上。清脆的鸟鸣声突然在夜空中响起,一只鸟儿从我头顶掠过,落下来的模糊的影子拂过我颤栗的身体。我能够清晰地听到鸟儿扇动双翼刺穿夜空的声音,节奏鲜明而力道十足,可怖的死寂的山坳鲜活了起来。我单手撑起沉重的肉身,摆动双腿向前迈去,黑夜和乱坟岗子被我抛在了身后。从此,我不再惧怕独自夜行。
  黑暗是一个暗示,必须用一颗沉寂下来的心却理解其中的神启。一旦梦被打破,夜晚也被打破了,跑道向不可预知的远方延伸,为奔跑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白色的宣纸上留下了一些黑色的字或者墨渍,其实那是一只野兔或者鸟儿在黑暗中奔跑掠过时留下的脚印或者影子。
 
  PS:我决定把那只狗抛弃,只留下一个女人在虚幻的背景中奔跑的剪影。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一刻,思想在奔涌。
 
2006年11月17日凌晨·重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的师傅(二)
后一篇:闲时闲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的师傅(二)
    后一篇 >闲时闲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