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师傅(一)

(2006-11-15 14:33:08)
分类: 枯思漫笔
我的师傅(一)
  刚刚到机务队实习一周,我便觉得烦腻了。在天寒地冻的北国,成天裸着双手与油腻腻的钢铁机器打交道,发动机拆了又装,装了又拆。生冷的西北风将双手割出一道又一道口子,黑乎乎的柴油机油渗进裂缝里,锥刺般疼痛。机务队长是团里的资深老机务,有一手挂双斗倒库的绝活,全团没有几个机务手能够完成,这本应让我们这群楞头青折服,然而成天看着他那张板起的驴脸着实让我们憋得难受,便更想驾着我们组那辆破旧的“东方红1号”驰骋千里棉田。所幸单位给我们组指派的那位师傅和善得不行,一聊竟然还是同乡,便愈发亲近。
  师傅姓刘,瘦小的个子裹在油腻而肥硕的棉衣里显得更加瘦小。他一翻开嘴唇,露出两排黄褐色的牙齿,中间豁开一个黑洞——四颗门牙掉了,在那里面呆过的人很少有不缺少身体某个细小零部件的。师傅面相老实,言谈举止更显得老实巴交,如果剐掉那一身标志性的囚服,活脱脱一个四川中年农民,谁也不会将他与一个抢劫杀人犯联系起来。不过囚徒大抵如此,没有人在脑门上刻字,也没有人天生就长一幅杀人越货的嘴脸。
  十多年的牢狱生活行将结束,所以师傅作为单工零星犯在高墙之外有自己的房间,农忙时节可以在机务场一间小库房里单住。工余时间,我们便在小库房里围着一个破旧的火炉扯此闲篇。师傅会给我们摆一摆十多年前他犯下的事儿,从轻描淡写的叙述中听不出一丝稚嫩的我们臆想中应有的悔意,倒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十多年的禁锢不仅仅是磕掉了他四颗门牙,也让往事如风一般消逝,更超越了道德层面上的拷问。我问及他出狱后的打算,他很尴尬地裂开豁着门牙的嘴,笑了笑,淡淡地说,尽量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其实这已经让我足够欣慰,或者说是已经抵达我期望中的一种抵线。
  虽然师傅平时与我们相处很融洽,但他却是一个很认真的人。我们那台东方红履带拖拉机是全监区服役时间最长的一台,但又是保持出勤率最高的一台。每次拆装完毕之后,师傅总是让我们将机车擦得锃亮,他一坐进驾驶室,便与他那一身脏兮兮的棉衣相映成趣。有时候,由于天气实在太冷,拆装完毕后,我们便径直躲进屋里烤手。师傅虽然在教我们,但却无法对我们进行管束。这时,他默默地拿起抹帕,一个人在雪地里擦车。我们出来的时候,只见裸露的发动机在太阳和雪花的映照下炫出银色的光芒。师傅对我们说,尽管拖拉机只是他服刑的工具,但毕竟在一起十年了,即便是生冷的钢铁也会生出感情的。
  一天下午收工后,师傅突然悄悄跑到宿舍,让我晚饭后到机务场找他。单位领曾经在大会小会上告诫我们,不要和犯人走得太近,特别注意不能与他们单独接触。领导是一片好心,我稍作思索后依然如约而至。师傅已经将拖拉机发动起来了,在空旷的机务场隆隆作响。我坐进驾驶室,师傅便径自将拖拉机开到场后很远的棉田。师傅笑着对我说,早知道你们的手痒了,今天让你过足干瘾。
  棉田一望无际,让我异常兴奋,或许每个男人天生都有驾驭的欲望。师傅经过短暂的示范之后,我便加着笨拙的拖拉机在棉田里“奔驰”起来,顿生一种天地任我行的豪迈。我将拖拉机挂到最快档,拖拉机的履带翻开冻土层,卷起滚滚如烟的尘土。几圈转下来,那一垄棉田灰尘弥漫,远处的房舍、白杨树林都隐退到灰尘深处去了。师傅在一旁看着,并不言语,直到天黑尽,才让我停下来。他指了指我犁过的棉田,我向外一看,原来齐整整的棉垄被我犁得横七竖八,犁沟则深浅不一。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师傅与我调了位置,一面犁地,一面向我讲解犁地时机车的速度控制和液压犁铧吃土的深浅。两三圈转下来,棉田变得平整了,象一床柔软的被子。
  驾驶履带拖拉机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操纵拉杆式方向机和液压手柄都需要力气。我又犁了一阵后,感到胳膊发酸,一股倦意袭卷来而。换了师傅来犁,我靠在座位上很快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当我醒来的时候,透过漫天的尘土,看到一轮满月悬挂中天。我侧目一看,师傅正全神贯助地手握方向机和液压手柄,目不转睛盯着前方。借着微弱的月光,只见他衣服上、脸上全是灰尘,只剩下那双明亮的眼睛泛着光芒。在这四阖无人的野地里,猛一看挺吓人的。我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师傅扭头一看,也笑了,憨憨地说,醒了,那我们回吧。说完,便掉转车头驶向机耕道,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履带翻动的声音在空旷的千里棉田异常响亮……
  二十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出早操的时候,我发现监区外被积雪覆盖的路上留下了两行清晰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我们照例到机务场,一贯比我们先到的师傅还没有来。另外一个机组的犯人师傅告诉我们,他今天出狱,一大早就走了。早操时看到的那两行清晰的脚印顿时浮现在我眼前,我从心底里希望那两行脚印是向安安稳稳的日子延伸。
 
2006年11月15日凌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天堂电影院
后一篇:我的师傅(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天堂电影院
    后一篇 >我的师傅(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