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7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凌晨三点的声音

(2006-09-19 18:24:34)
分类: 枯思漫笔
凌晨三点的声音
  我又往茶杯里注满了热水,我不知道这是我为这杯茶里第几次续水了,总之,茶水的味道已经可以淡出个鸟来。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凌晨三点了。时间过得真快,象茶水由浓变淡一样不易察觉。
  从昨夜十点到现在,我不过是看了一场德甲直播、《现代汉语》的三个小节以及《散文》里的两个篇目而已。
  伸个懒腰,下意识地滑开玻璃窗,一些声音便闯了进来,划开了我屋里的寂静。
  从远处不断传来的是汽车声,这个声音不止是凌晨三点才出现,而是一直存在着,象存在了千年,并且永远会持续下去,除非这个世界已经毁灭。这种声音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它不会破坏安睡者的清梦,但却会让一些孤独的醒者更加清醒甚至一夜无眠。尽管汽车声划破了静寂的长空和沉睡的大地,但安睡者依然安然,而醒者却倍加孤独。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排空而来,天空和大地似乎都在为之颤栗。那应该是飙车一族的摩托车在马路上风驰电掣,他们是一群脱缰的野马,在释放着卑微得近乎可怜的个性,连起码的文明与道德都被放逐。
  楼下的夜市开始收摊了。服务员在收拾钢架雨篷,钢管贴着地面划过,或者钢管与钢管相碰,声音清脆而辽远,象那一记响亮的耳光。夜市里还残存着猜拳行令的声音和一些豪言壮语,虽然模糊,却足以沿着墙壁爬到我所居住的21楼,并钻进我的耳朵。我禁不住为住在最下面几层的住户担心起来,他们每晚都睡得安稳么?“叭”,又是一声脆响,那是一只啤酒瓶跌落到,碎了一地,象有时候的心情。
  “叮”,声音从我右侧的楼道时传来,电梯门打开了。接着传来“笃笃笃”的高跟鞋声音,脚步蹒跚而凌乱,毫无规律,应该是一个夜归的女子,肯定是微醉,不知那凌乱的脚步藏着什么样的情节,是快乐抑或悲伤。
  隔壁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又开始发疯了,打开了电视,庸俗的港片,混乱的打斗声枪炮声,混乱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灵魂。对于这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我简直到了失语地境地。他口口声声说将我当作最好的朋友,我经过再三努力,还无法将它提到朋友的高度,更何况“最好的朋友”,因为我暂时不想成为另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再过一会儿,外面还会响起“唰——,唰——”的声音,那是环卫工人扫街的声音,干净而美妙。昨天的一切都无影无踪,包括一些夜里响起的声音都会被他们扫走。深秋的清晨,大街上会泛起明亮而清冷的光。
  “唰——,唰——”,声音刺穿了夜空,我敢肯定我会在这种声音里入眠,尽管我听不见,但我一定会睡得踏实安稳。
 
2006年9月17日凌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