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7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郁文在黑夜里穿行

(2006-01-25 23:20:43)
分类: 枯思漫笔
    闲言有前:现在的时间是2006年1月25日18时4分,农历腊月二十六,再过三天就要过年了。很好,象今天的阳光一下。不过现在尚未时近黄昏,阳光不见了,象一娇羞的姑娘一样躲了起来。

郁文在黑夜里穿行

        突然,天就黑了下来,刚才还明晃晃的高楼大厦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郁文意识到,黑夜终于来临了,不期而至,又今生有约。一些时辰的降临就象一次突发事情,让人猝不及防。
        街上的路灯亮了起来,稀疏的人群,几个妇女与男人还依然在寒风中叫卖着《晨报》,五毛两份或者两份五毛。有人曾经这样劝告,黑夜来临的时候,你一定要买卖报人手中的一份报纸,你又不缺少这几毛钱。郁文没有买,郁文也许不缺少这几毛钱,但郁文却在许多年前缺失了购买的灵魂。
        在夜晚里,郁文喜欢行走,漫无目的地行走,时间的,空间的,灵魂的。郁文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走,他甚至认为行走并不是人干的事情,而是地球和宇宙万物干的事情,唯独没有人这个主角。所以,郁文尽管在走,但那只是一种惯性,一种不自知地走。不知从何时何地开始,也不知何时何地终结,当然也忽略了所有的沿途风景以及感情。
        寒风劲吹,郁文讨厌冬天,因为冬天郁文细腻的皮肤会皴,皱得就象老树皮。郁文想喝水,而且是井水,象家乡村口的那口井里流出的水一样,清冽甘甜,城市的街头没有水井,也就没有井水,只有寡然无味的矿泉水和各种怪味饮料。郁文经常喝咖啡或者可乐,当然还有酒,但这些水的味道都不能与井水相比。郁文感到很失落,城市总是这么无情无义。
        清冷的街道被夜色所覆盖,没有一丝光线,很自然的光线,比如月光。街道在月光早已经被人们消耗殆尽,就象在消费身体与金钱一样。城市里的人腰缠万贯,又一无所有。连一丝月光都不能得到,还算富有么?其实街道上也有一些人与郁文匆匆擦肩而过,然而在郁文眼里那些人其实是建筑,就象身边的摩天大楼一样,只有躯壳,没有体度。
        郁文在夜晚里不所知踪地穿行,象在读一首生涩难懂的诗,象生活一样的诗。华丽的词藻掩盖不住内容的贫乏,一次刻意的跳行象是将生活活生生的割裂撕扯,他甚至听到了疼痛的声音。后来,郁文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从来都读不懂诗,包括小学课本里那些简单的诗句。现在这首诗更高深莫测,连半句都不知其所以然。诗的疼痛终于转嫁到了郁文身上,他听到了自己疼痛的声音,别人都听不见,他只能狠狠地咬紧牙关,象打掉牙齿和血吞一样。
        在街道的转角,两个穿着时尚的男女在热烈地拥吻,象两匹饥饿的恶狼在彼此啃噬着对方的肉体,爱情被他们踩在发脚下,空气里顿时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郁文的脸微微发烫,赶紧躲开。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为什么还会发烫,仿佛那两匹狼的烈火蔓延过来了一般。
        世界本来安静得可以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但嘈杂却撞击着郁文的鼓膜,是振聋发聩的撞击,对于习惯了安静的郁文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他的脸在渐渐地扭曲。
        凌晨零时,郁文的穿行结束了,但另一段穿行才刚刚开始。黑夜将郁文的身影渐渐湮没,象湮没万物一样,没有一丝痕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记忆中的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记忆中的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