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7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思月在他乡

(2006-01-10 23:29:19)
分类: 枯思漫笔
        闲言在前:现在的时间是2006年1月10日22日40分,我刚从公司加班回来,这几天都是这样度过的,有点身心俱疲的感觉。
思月在他乡
        昨天入夜,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大楼里出来,站在解放碑街头,不经意地抬头看天,一轮灰白的月亮隐约悬挂中天,让我感到很是惊讶,仿佛见到了久违的朋友。然后遗憾的是月亮撒下的清辉瞬间便被这座城市的高楼和万盏灯火所湮没,没能在大地上留下一丁点儿惨白的光斑。
        月亮对于现在的城市而言,简直就象一场浪漫的梦。月光已经被城市的高楼、噪音等一切芜杂的事物磨去了所有的清辉,渐渐暗淡,最终消失在粉尘充斥的空中。在去年的中秋,与这座城市同处西部的另一座城市,那座城里的人,只有坐上飞机,到几千米的高空去感受那温柔而如水的月光。城里的人,要想真正的亲近月亮,是如此之难,非得上青天。
        这不由得再次让我梦回故乡,遥想起故乡的那一轮明月来,真有一种“月是故乡明”的感慨。
        韩少功说,“月亮是别在乡村的一枚徽章”。其实月亮岂止是乡村的一枚徽章,简直就是乡村那清新而细腻的皮肤上深深的烙印,是用烙铁深深地印上去的,永远也抚不掉,一如我的乡愁。
        乡村的月亮将光芒撒向山峦、田野、村庄、树梢、屋灯,撒向山村的每一个旮旯角落,碎了一地,月影斑驳。微风拂过,月光还在轻轻地荡漾,更象一汪柔情而清冽的水。那月就是碎在地上,也还反射着温柔而干净的光芒。那是未经污染的光芒,我们在这干净的光芒里洗浴,清洁自己的身体。我们的身体都吸呐着月光的灵气,我们的血管里是那一脉清辉在流动。即便是走出来那个小乡村里出走的人,身体里也是贮满了月光的,比如我、我的小姑以及很多的乡邻,这一群人总会在某几个固定或者不固定的时段再次回到乡村里,接受月光的洗礼,身体里的月光便会贮得更满。
        我们是在月亮下的故事里成长起来的。在月亮底下,我们曾无数次仰望夜空,数着繁星,聆听月亮以及与月亮有关的故事。牛郎织女鹊桥仙,嫦娥玉兔月亮圆,许多与美好有关的故事就是从那时听来的,对美好的向往也是从那里开始的。这种向往是静悄悄地,连我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直到若干年后奔忙于某一座城市,才幡然醒悟。我曾经指着带着光晕的月亮说,月亮长毛了。奶奶怒嗔着打开我上升的手,又满怀爱怜地说月亮是指不得的,指了便会趁我睡觉的时候来割我的耳朵。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担心月亮将我的耳朵割去了。一觉醒来,我的耳朵依然完好无损,也就没有在意,一次又一次地指着月亮,象指向一个遥远的未知。如今,我依然不知道奶奶为什么不准我指着月亮,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去问奶奶这个问题,这或许还会成为永远的谜,就象很多的谜一样。其实不去揭开谜底,它会更美好地存在。
        月亮是乡村的图腾,月光则是乡村最单纯也最唯美的色彩。月光不染一丝纤尘地洁净着每一寸土地以及那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蜗居于城,月亮不见了,月光不见了,被湮没于五光十色之中,象一个孤独的孩子遗失在形形色色的人流之中。“照无眠”的不再是那温柔而干净的月光,而是昏黄而暧昧的灯光。
 
        絮语在后:奶奶的骨质增生越来越严重,背弯得越来越厉害,我却在不远的城市里为了生活而疲于奔命,而不能到她身边进行照顾甚至是问候。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感到愧对她老人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