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甜的苦咖啡

(2005-12-29 23:57:44)
分类: 枯思漫笔
        闲言在前:现在的时间是2005年12月29日23时57分,时间越来越接近凌晨,头脑越来越清醒,新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我捧着一杯热咖啡,听着丁微的《茶和咖啡》,虽然她唱的是茶和咖啡,然后我却觉得那里咖啡的味道似乎要浓一些,不信你就静静地听。

微甜的苦咖啡

        推窗而望,辉煌的万家灯火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熄灭,一起偃旗息鼓的还有迷蒙的细雨。空气变得有些清新,很难得。如果没有汽车的奔跑,那真有一种万籁俱寂的意境。
        在这样的夜晚聆听丁薇的《茶和咖啡》,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当然,手里如果捧一杯滚烫的加少许糖(一定是少许)的咖啡,那么这种感觉会更甚。
        我曾经一度很排斥咖啡而亲近茶,喜欢茶的清新淡雅,看片片绿叶悄悄地飘浮在清澈的水中,心似乎也跟着澄明起来。不过我不喜欢功夫茶那套把戏,我认为那是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无论最后通过那复杂而繁琐的程序所泡出的茶有多香,我已经毫无饮用的兴趣了。这不符合我一贯坚持的“简单生活”的原则。
        后来,随着生活的一些改变渐渐接触咖啡,慢慢地便品出一些咖啡的好来,以至于去年的这个时节的若干个黄昏时分我真的“不是在咖啡馆,就是在去咖啡馆的路上”。于是,在太白路一家名为“老树”的咖啡馆,你总能看到一位削瘦的男子临窗而坐,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烟缸里未燃尽的半支烟冒着淡蓝色的烟雾。我就坐在那里,时而凝望着下面汹涌的人流和车流,时而捧起咖啡小啜一口,时而夹起烟轻轻地吸。有时候,我会拿着一叠方格稿纸,伏在桌子上不停地乱画。《金秋悠游》系列便是从那里信手涂鸦涂出来的,它也让我赚足了那段时间的咖啡钱。我捧着咖啡,温度传遍了全身,通体舒泰。那黑色的汁液一入口,便满嘴溢香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甜,仿佛浸入了每一个细胞。苦苦的,象生活;甜甜的,也象生活。我觉得咖啡即便不是与生活最贴近的饮品,也是与生活的本质最贴近的饮品。苦和甜就是生活的本质,我们因此而倍感幸福。
        有一段时间,阿非、兰色故事我们几个人总是不约而同地在一间叫做“风云”的小酒馆出现,然后就是闹哄哄并NB哄哄地喝酒、聊文字、泡妞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在夜色的掩护下摇摇晃晃地回家。啤酒撑起的是鼓胀的肚皮,却撑不起越来越空虚的灵魂。直到我一个人悄悄地坐在咖啡馆,才觉得安静会让我如此踏实,而一杯香浓的咖啡也会让安静增色不少。小啜着咖啡,静静地思考,在寻找着什么。或者是一丝文字的线索,或者是一些如歌的往事,或者是遥远的未来,当然也有可能是爱情。有时候,我或者什么也不想,就让时间缓缓地流淌,我在时间的长河里悄悄地荡漾。我就在咖啡味道的缠绕中“看着天一点点变黑”,将人流和车流湮没,然后华灯初放又将暗夜点燃。我看着人们步履匆匆,看着汽车轮胎飞旋,看这个世界的变化越来越快,而我的伐步总是异常缓慢。一切都象丁薇的歌,“哦,时间在浪费”,“谁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挽回”。
        有时候我觉得咖啡就是夜晚的精灵,在灵魂里飞舞,也将灵魂带到无边无际的旷野,思绪得到了无限的延伸。其实一切都无法挽回,“直到我可以面对自己”,然后努力地往前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